2022年3月,互联网世界卷入了乌克兰与俄罗斯的争端站队当中,互联网产品APP原本作为中立隐形在世界运转幕后的工具,现在走到台前,一脚把曾经视为上帝的用户踹下了神坛。特别是,在战场之外的中国的大疆公司,因为美国制裁大疆,设计软件Figma的公司随即停止了对大疆的服务。令人震惊的也许是这场争端,但同样是这种互联、公开、共享的现代精神的失守。我们是否能够继续相信互联网?特别是现在它似乎不那么互联,还有点卡?

1.0 我们在面临不可抗力

2022年冬奥会世界地球村的和平序曲刚刚落下帷幕,随之而起的就是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干戈,许多知名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公开抵制俄罗斯,断绝与俄罗斯的合作与提供的服务,其中包含的内容有视频、搜索引擎、设计软件、电子货币等等。我们在签署任何合同里,都有一条关于遇到不可抗力,合同可以中止的条款。目前我们所见证的这场互联网公司集体退群,就是我们所见证的第二次不可抗力条款的实现,第一次是新冠疫情,一场席卷全世界的瘟疫。第二次是乌俄争端,一场全世界都在关注的国际事件。

被科技勒索的互联网:写在 Figma 制裁大疆之后

2.0 互联网只是你的房东

最近的设计界新闻,由于美国制裁大疆公司,Figma 作为美国企业也必须遵循这个法规停止为大疆提供软件服务,把文件数据打包还给大疆。这个新闻绝对是最近设计界的爆炸性新闻,并且一下子火速反向把国内的同款平替软件“即时设计”和“MasterGo”推向了大众面前。

被科技勒索的互联网:写在 Figma 制裁大疆之后

为什么这件事值得讨论?这件事给我们带来了什么视野?

首先介绍一下什么是Figma,此处引用官方的介绍:Figma是一个向量图形编辑器和原型设计工具,主要基于网页进行工作,通过macOS或Windows的桌面应用程序,可启用离线编辑功能。适用于Android和iOS的配套软件称为Figma Mirror,可以在移动设备上查看Figma原型。Figma的功能集着重于用户界面设计及用户体验设计,并强调即时协作。

这个软件在这两年来火遍了所有设计师的圈子,因为它的在线实时协作,让所有人都可以基于互联网同时做一个设计项目,不用层层对接,省去了各种沟通的麻烦,可以说是互联网的分享与沟通精神的高光产品了。

但这款富于互联网的分享与沟通精神的高光产品,此时拒绝了大疆,把大疆踢下了它的网线。于此同时,国内的同款平替软件“即时设计”和“MasterGo”顺便截胡了对Figma失望的互联网用户。但对于大众仍然需要警惕的是,这两款软件大概率不会对用户说不,但它们如果愿意,是可以像Figma一样,把用户清退的。

此处并不讨论谁对谁错,就讨论国际竞争与贸易当中的互联网与人与社会的关系。从互联网发明以来,就有着许多关于互联网技术的不稳定性的担忧,无论是从技术性上的有待发展,还是从人为的角度被错误使用,或者是仇恨使用的担忧。关于这些观点,有很多书籍和电影在讲述这个观点。

目前最为著名的,应该就是动画电影与真人电影《攻壳机动队》。在华丽的视觉效果背后,透露了一些让人不安的现实与未来:1、在科技时代,所有赋予给你的机器与网络的便利,都是建立在稳定时期的经济繁荣,一旦这种稳定被打破,所有给予给你的便利,会马上收走,甚至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糟。2、科技本身是好的,但如果掌握科技的人不怀好心,所造成的破坏,比科技带来的好处还要大。3、所有的云端,你所认为永远的家,只是租给你的,平台的拥有者就像房东,房东可以随时把你踢下互联网的网线,你自己拥有的实体的身体,物品才是你真正的永远的财产。

互联网与科技所承诺的东西,经常包含着“永远”“稳定”“靠谱”“你的好帮手”之类的字眼,并且现在的元宇宙的概念,不仅是想当我们的帮手,还想要当我们的房东,让我们住进去。如果说我们一直沉浸在科技时代与互联网时代所带来的物质丰裕与工具方便的自由的狂喜当中,那么这次互联网公司的集体跳票,甚至中国的很多企业都是在美国的长期制裁当中,就是给我们的梦醒时刻:你并不拥有互联网,互联网只是把服务租给你,你在此建立的一切资产与时间在不可抗力面前,只有随时退租的份。

目前的比特币等基于算力计算的代币,在逃离中心管控的路上,像末日狂花一般给了希望在互联网隐居的居民一个选项,毕竟平台需要一个中心才是平台,一个没有中心的系统,谁要把谁弄下线呢?逃离银行,逃离管控,逃离机构。

3.0 当你学习的速度赶不上发布新产品的速度

此处引用介绍《别想摆脱书》的第二章《永久载体最暂时》

这个章节聊的是几位从事文艺工作的大师,谈论科技与书籍与影像的关系,这里面承认了科技给人带来的方便之处,但更多的是在谈论这份方便背后的代价和隐患。

对谈者当中,曾经担任电影电视学校校长的卡里埃尔所经历的技术迭代,虽然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听起来依旧像是现在的人所面临的难题。这里引用原文:

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光盘播映,内容与埃及有关。我们惊诧万分,全然被征服。所有人都为这次革新而倾倒不已,它似乎解决了我们这些图像和档案专业人员长期以来遇到的所有难题。然而,制造这些奇迹般产品的美国工厂 在七年前就关门了。

DVD问世时,我们以为总算拥有了保存和共享图像的理想措施。在此之前,我一直没有建立个人的电影资料库。有了DVD,我以为自己终于拥有了“永久载体”。但完全不是这样。现在又出现了极小的磁盘,可以像存电子书那样存入大量电影,但必须同时购买新的机器。那些美好的老DVD 也不得不丢开,除非我们同时留下老式的播放器。

被科技勒索的互联网:写在 Figma 制裁大疆之后

我们还能读一本五个世纪以前印刷的书,却无法看一张只不过数年以前的电子录像带或老光盘。除非把旧电脑都留在地下室。

今天我们如何建立个人的电影资料库,应该选择哪种载体?我们不可能在家里收藏传统的银胶片拷贝,那需要一间放映室,一个专用的观影厅和大量储藏空间。录像带会掉色,清晰度会下降,很快就模糊了。CD 的时代已经过去了。DVD也不会长久。何况刚才也说过,将来我们不一定有足够的能源去运行所有这些机器。想想 2006年7月纽约那次电力大故障吧。假设范围扩大,时间延长。没有电,一切都会消失,无可弥补。反过来,当人类的一切视听遗产都消失了,我们还可以在白天读书,在夜里点根蜡烛继续。20 世纪让图像自己动起来,有自己的历史,并带有录音——只不过,我们的载体依然极不可靠。多么奇怪:我们的过去没有声音。当然,我们大可以想象鸟儿的歌唱、小溪的流水声一如既往……

我在读到这些观点的时候,感觉三十年过后,我们的现代人依旧在面临同样的问题,并且完全没有一点点的改善。互联网井喷的这几年,我的设计软件已经迭代了四五遍了,各种在当时惊为天人的新的设计工具时,现在已经没有多少生存空间了。上大学的时候UI设计的工具是PS,毕业的时候是sketch,工作的时候是XD,现在的Figma之类的即时工具又要拳打之前的所有软件。同样的体验还有建模软件,maya,犀牛,3dmax,C4d,Blender等等。在这个互联网浪潮当中,学习了一些,忘记了一些,又重新捡起了一些,如此往复循环。

4.0 被科技勒索是什么感觉?

每次面临迭代的时候,我已经过了技术狂喜的阶段,而是在想,这次的工具更新,究竟有比原来的设计工具改善多少吗?如果每一次迭代,都需要整个行业来重新学习与适应,那它所带来的便利是否与这份麻烦互相抵消了?在这场技术崇拜的狂欢当中,是无数设计师在你追我赶追求与学习新技术,生怕错过一场发布会,一个新软件,一个流行色,一个新趋势,就被同行认为是抗拒新科技的老顽固。

在看教程学技术的速度赶不上新东西的发布速度的时候,感到自己十分窘迫,并没有感觉到科技给我带来的福利,我只是感觉到我在被科技勒索,勒索我的时间与精力,但我并没有创作更多东西,也没有学到更多东西。

这里引用卡里埃尔的原文:然而,每次新的科技产生,必会力证自己超越以往所有发明与生俱来的规则和限制。新科技期待自己睥睨一切,独一无二。好像它会自动带给新用户一种天然的能力,无需他们学习如何使用,随时就可以上手似的,好像那种天分是本来就有的,好像它随时准备着肃清以往的科技,把那些胆敢拒绝它的人变成过时的文盲。

我一生都见证着这样的勒索。实际情况恰恰相反。任何新科技的新语言,都需要漫长的接纳过程,我们的脑子越是被前一种科技语言格式化,这个过程也就越是漫长。1903-1905年间出现了一种新的必须认知的电影语言,许多小说家以为可以从小说创作直接转入电影编剧。他们错了。他们不知道,这两种写作对象——小说和剧本,事实上运用着两种迥异的写作方式。

科技绝不是一种便利。它是一种强求。还有什么比为电台改编一场戏更复杂呢!

被科技勒索的互联网:写在 Figma 制裁大疆之后

5.0 我们还能怎么做

我们的生活已经是架空在科技与互联网之上的生活,前面所说的并不是要求大家退回以前的不方便的时候,只是心里要有数,这个平台,并不会永远租给你,当那个时刻来临的时候,要做好准备。或者现在就应该做好准备,所有的数据备份,不仅要储存在各种网盘和网页当中,还要存在本地空间,准备好靠谱的硬盘,重要的文件全部备份。众多储存方式,不以外界变化为转移,才是靠谱的储存吧。

我是设计师冬粉,希望我的文章可以给你带来一些关于互联网的思考,再见。

点赞 40
收藏 10

复制本文链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优设网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