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虎第十年|悦人,并不丢人

艺术激发痛感,设计带来快感。

悦己,悦人

有一句话,悦人者众,悦己者王。我非常认同。很多时候,我都鼓励身边的人,要首先学会认识自己,取悦自己,找到和自己相处最舒适的方式,而后再考虑如何让别人过的更好。

乍一听,似乎是一种无比自私的选择,但是往回想一想,我们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在这个不缺吃穿的年代,我们活着首先就是为了寻找自己内心的满足,而这个过程一定是带着光,让在乎你的人愉悦。我坚信,所爱之人开怀大笑那一刻,你一定能感受到同等或者更多的满足。

潘虎第十年|悦人,并不丢人

潘虎第十年|悦人,并不丢人

潘虎第十年|悦人,并不丢人

找到自己

前几天跟友人吃饭,我说“到了这个年纪,敌人只剩下自己”,没想到引发全场共鸣。 其实不是来自年龄增长或经验积累的傲慢,反而是找到了同宿命、同生活和谐共处的路径。

山本耀司理解中的自己是看不见的,装上一些别的什么,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所以,跟很强的东西、可怕的东西、水准很高的东西相碰撞,然后才知道,自己是什么。

这才是自我。

潘虎第十年|悦人,并不丢人

潘虎第十年|悦人,并不丢人

潘虎第十年|悦人,并不丢人

但是今天,我想跟阁下交流的,是找到自己或者自我满足以后,我们依然会怀疑,到底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不敢大放厥词,每个人的追寻有所不同。于我而言,我已经在反复的碰撞中找到了自己。

潘虎第十年|悦人,并不丢人

潘虎第十年|悦人,并不丢人

潘虎第十年|悦人,并不丢人

不被定义

我很幸运,在自我满足的路上,还将自己的热爱变成了事业。为什么我在实验室十周年的总结中——“为美、惟真、越己、悦人”,将悦人摘出并放最后?

有了清晰的自我认知后,我才有机会去完成我所热爱的事业的使命。传达设计不就是为了取悦观者吗?哪怕是我们想要高屋建瓴地引发思考,但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愉悦我们的观众。只是这种愉悦,在方式上可能是通过批评、通过挑衅去引发的。说白了,设计总是为了“大家好”去做的。当然,商业设计是带着明确目的去取悦。 但在这个纬度上,我们只需考虑,如何更好地引发大家的积极反馈。

潘虎第十年|悦人,并不丢人

对于设计,我从来不将他与艺术混为一谈。艺术希望引发我们身体某一处、某一刻的痛感,而设计,实际上更倾向于制造爽感。这种爽感,当然不是顺应潮流,无头无脑去迎合、去追随,我更支持的是,我们站在审美的相对高点,去观察群众真正需要。可能是被否定,也可能是被引领,总而言之,不是被定义。

潘虎第十年|悦人,并不丢人

潘虎第十年|悦人,并不丢人

潘虎第十年|悦人,并不丢人

做正确的事

试想一下,谁人愿意被定义为土俗丑呢。毕竟,只提出问题不给解决方案的,都是耍流氓。我清楚地认识到这点,所以,我严禁自己,也严禁团队,自以为是地在自己的领域里心怀窃喜地看低他人,这是最无能的傲慢。愉悦他人,正确地愉悦他人,就是我作为设计师的使命。

最后,我也想送我的读者一句话:

正确看待自己,正确看待自己的职业。做设计,不是多么高尚的事。但是,愉悦他人可能会让这个事情高尚一些。

点赞 22
收藏 1
近期热门文章
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