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优设小编

cyRotel

浏览全部 4352 篇文章

到我的微博瞧瞧

Facebook 设计师张宁夏:斯坦福大学的人机交互专业是怎样的?

编者按:本期我们请到了硅谷创业公司 Apropose 前设计总监、现 Facebook 设计师张宁夏。她先后就读于复旦大学软件工程与斯坦福大学人机交互专业,毕业后作为 Apropose 的二号员工做产品设计。我们聊了聊她怎样在迷茫中到找到对设计的真正兴趣、在创业公司做第一位设计师的跌撞起伏、初创团队寻找产品方向的艰难探索等等,最后她也与想加入创业公司做设计的同学分享了自己的建议。

「如果这是我已知的未来,它真的是我想要的吗?」

Riceman:能跟我们讲讲你从本科在复旦学软件工程到决定出国留学的经历吗?

张宁夏:可能像很多在中国长大的朋友一样,从小到大我自己的兴趣和真正想发展的方向没有特别被重视。我是在竞争激烈的大省湖北参加的高考,进大学之后我被调剂到了软件工程。当时对这个专业的了解并不多,觉得在张江高科的科技公司做软件工程师就是我的未来。

到大三的时候我开始考虑一个问题,如果这是我已知的未来,它真的是我想要的吗?我觉得肯定有别的东西能更吸引我。我有两个方法发掘自己的兴趣,一是回想自己最初在没有大人的影响下自己喜欢做什么,二是去尝试很多不同的东西。小时候我喜欢画画、书法、素描、雕刻,我舅舅是画家,小时候他一直跟我说长大了跟舅舅学画画吧,我当时也觉得自己会成为画家。但是到了中学我的数理化学得很好,舅舅就说坚决不要跟他学画画,希望我好好学习,将来变成科学家,我受了很多这样的影响。

实践第二个思路,我尝试了很多东西,想看除了软件工程外还有什么别的的可能性。当时我做了一些比较「随机」的事情,比如去公关公司做实习、写文案组织活动等,还和同学组织了 TEDx 五角场。大四的时候,我在渣打银行实习,老板是一个英国人,他在上海有很多朋友是做设计的,有活动的时候就邀请我去参加。当时我去了 IDEO 和 Frog 在上海人民广场做的 Design Workshop,主题是怎么改进婚恋市场(相亲角)。活动做了一天,我们做了市场调查、头脑风暴等等,我之前从来不知道做设计原来是这样的。当天认识了从 NYU,CMU 毕业的同学,和他们聊了之后我觉得非常开眼界,觉得人机交互专业能把创造性和解决问题结合起来,也能把我的优势结合起来。我也了解到 IDEO 做的事情是非常未来导向的,在现在这个以创新为重的时代,设计能为未来解决问题,让当时的我深受启发。

△  本科时的张宁夏在爱尔兰交流

找到 HCI 这个方向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大二的时候决定出国就开始看除了计算机外有哪些项目,我当时看到 CMU 的艺术管理可以做艺术展,觉得很有意思,但是后来发现艺术管理是一个比较难立足的行业。我也找了 CMU 的 ETC 娱乐科技专业,觉得自己之后可以做艺术和科技结合的事情,也很有希望。到了大三大四的时候,看到斯坦福网站上对人机交互专业的介绍是「你会不会对下一个鼠标感兴趣」「你会不会想要创造新的与机器交互的方式」,当时并没有引起我很大的兴趣。后来才发现人机交互所涵盖的领域很广,有设计学与心理学的交叉、科技怎么能对人产生价值并实现在大家的生活中,我觉得这是非常关键的一步。

这对我来说其实不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决定。我申请了所有的人机交互学位,还申请了 NYU ITP 这个更偏交互艺术的项目。当时我拿到了所有这些项目的录取,最想去的是斯坦福、CMU、和NYU ITP 这三个项目。CMU 的项目是一个很紧凑很快速的一年项目,在业界的名气、口碑很好,与 Stanford 的项目相比是非常有优势的。斯坦福整体口碑很好,也绝对是一个非常不错的 CS 硕士项目,但是在人机交互这个特别的方向上不是很有优势。考虑 NYU ITP 项目的时候,当时百度的一个设计总监来我们学校演讲,他自己是从清华学了工科又去中央美院学习,他说我已经有软件工程的背景,要去寻找一个非常不一样的补充,去斯坦福的话还是计算机,所以建议我去 NYU。

当时我觉得非常困惑,最后有几点影响了我决定去斯坦福,一是和 IDEO 的接触让我觉得 Design Thinking 很有意思,它是源于斯坦福的,我觉得斯坦福应该会有更多创新动力。CMU 的项目对我来说更像是学校把职业技能传授给学生,然后学生就去业界闯荡。斯坦福是把最新的想法思维和概念传授给学生,然后学生再去创造自己的东西,感觉斯坦福的方式更长远一些。同时我也觉得从工程背景到设计师的转换不是一年时间可以完成的,斯坦福两年的项目更适合我。另外当时不想给家里面带来这么多的负担,斯坦福其实是最便宜的,而且是有最多机会可以拿到助教职位的,当时就是综合这些情况做了最终选择。

△  斯坦福设计学院提出的 Design Thinking 框架

斯坦福的创业教育

张宁夏:斯坦福确实是一个启发性很强的环境,创业气氛很浓。第一个学期就开始和同学做创业项目,在 University Ave 上找投资人了。周围的每一个人都觉得他们有能力改变世界,他们不愿意去给别人打工,都愿意让别人给自己打工,这种想法对人的影响是很强烈的。我在计算机学院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公司,课程的设置上也很重视创业。

斯坦福的项目很高屋建瓴的,他训练人才的方式不是教给你任何特定的技能,而是教你怎么看问题、用什么思维方法去解决问题,怎么去想象未来——确实有种未来领袖的感觉。现在发现这也是有利有弊,不适合所有人。 我身边有很多同学是那种能看到未来某个技术是可以颠覆整个业界,但不愿意深入细节的人,比如不会深入到实现一个网页或者一个算法。斯坦福的课程也会引导大家这样做,基本没有课程会教你具体怎么写 Javascript 或者做视觉设计,都是教过程和概念,最后的项目都非常粗糙,都是想法或者调查研究做的好,具体的细节都是你开公司之后别人帮你做的。我一开始并没有选择创业的道路,在找工作的时候发现,我知道很多理论知识,但是实践能力不如 CMU 的同学。这一点是一开始没有预见到的。如果有朋友现在也面临这样的选择,也可以想一想什么是更适合自己的。

△  张宁夏在斯坦福

加入初创公司

张宁夏:毕业后我直接加入了创业公司 Apropse。在斯坦福学习时的暑假我在一家被 Expedia 收购的初创公司实习,拿到了 return offer;同时也一直和其他同学做创业项目。但我不是一个非常冲动的人,我虽然有做创业的想法,但是技能和思想成熟度还没有到可以创业的阶段,我觉得我没有准备好,也没有碰到让我产生「如果我不去做,没有人会去做,我一定要把这个东西实现给世界」这种想法的事情。我有很多创业的朋友之所以去创业是看到了市场缺口,现在去做这方面的事情可以在这个时代的风潮中取得成绩,他们更愿意去做。世界上确实有很多问题需要去解决,除非我是真心想去解决这个问题、对这个方面有独特的理解,我才去创业,并不是因为「市场有这个缺口,我做了就能赚钱」。 虽然我当时不想做创业,但是我想去了解更多创业的环境,了解创业有哪些困难,创业是什么样的体验,所以毕业后作为设计师加入一个创业公司,对我来说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我加入这家公司的时候是2号员工,在我之前有一个员工,创始人有三个,所以我是公司的第五个人。我男朋友是斯坦福计算机专业的博士,他说人机交互实验室有一个项目要成立公司,我自己之前在人机交互的讨论课上也读过这个项目的论文,觉得挺有意思的。我自己在人工智能的课上也做了一个相关的项目,被这个项目的创始人看到了,他们就联系我,问我有没有兴趣做这个项目的第一个设计师。当时面试过程非常简洁快速,直接在 Palo Alto 的一个咖啡馆,约了一个小时会面,聊完之后就被录取了。聊的内容也比较轻松,包括我对设计的理解,在斯坦福学了哪些课对我最有帮助,以及一些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的概念,聊完之后他们就准备雇用我。

我当时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这是人机交互实验室里一个博士的论文项目,他通过这个项目拿到了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教职,项目也拿到了人机交互领域一个会议上的最佳著作。并且它是介于设计和机器学习之间,是拿计算机科学里的研究成果去做关于设计的东西,我当时觉得很有意思,与我的背景是一个非常好的匹配。

Riceman:很多人都会考虑加入大公司工作,但当时你为什么连申请都没有申请呢,是出于什么考虑,是由于斯坦福对你造成的影响吗?

张宁夏:对,当时周围都是这样的人,他们觉得自己有更多抱负可以施展。而且当时我也意识到我在斯坦福学的更多的都是产品策略、创业策略这些方面,如果去大公司做很细致的东西,我没有多大优势。另外,我当时觉得在一个小公司我可以参与更多高层对话和决策,这些事情更适合我,我也更喜欢做这类工作。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当时觉得自己做的东西比较杂,会做的东西很多,但是并没有特别精通某一个领域。如果去大公司,一方面,工作内容会非常精细,另一方面,我的编程背景和在斯坦福学的创业知识也都用不到。在创业公司,我可以把我会的技能都发挥出来,公司也可以很看重我这样一个多技能的人,所以当时我觉得自己去小公司会非常合适。

定义产品 —— 摸着石头过河

张宁夏:我们的产品从视觉、设计的角度搜索网站,通过我们的技术可以做设计相关的搜索,比如我想搜索有某种特定布局的设计师作品集,就可以很简单的自动获取这类网站。此外我们的技术可以做更大规模的趋势分析,比如设计潮流越来越扁平,某类颜色越来越流行,或是特定行业的品牌设计的方向变化,我们都可以通过挖掘数据来反应。目前大家对潮流和趋势只能通过感觉做个大概的判断,但我们可以通过数据精确的量化,通过大数据辅助具体行业更好地做决策,比如你要给医疗行业的某公司做品牌和产品设计,那我们可以通过了解医疗行业目前的普遍现状与最新的设计接轨,用数据来分析哪些设计更打动用户。

△  Apropose: Data-Driven Design

Hoka: 那么你们和花瓣、Pinterest等工具有什么区别呢?

张宁夏:我们理解的设计并不是一张平面的图片,它包括代码的实现、具体的结构和功能、页面元素之间的关系,通过代码识别页面模块然后自动分析,不需要手工标注。我们可以即时搜索所有网站上的 logo、navigation、footer 等,直接抓取特定部分的设计,结果以截图呈现,当然你也可以去找背后的原始代码。这样可以全自动地创造世界上最大的设计材料库,将人类的设计创造自动抓取、自动归类,自动理解人们在设计实践上的变化。而且我们有一个时间维度,可以看到设计的趋势和演进过程,比如 BBC 网页的内容是不断在更新的,但我们可以看出其框架和布局是否真正有变。

张挠挠:所以你当时作为第一个设计师来设计这个关于设计的网站,但你提到在斯坦福没有受到很多关于具体设计实践的教育,可以讲讲你作为唯一的设计师是怎么做这些具体设计工作的吗?

张宁夏:刚开始的时候是大家刚把这个技术的底层基础搭建起来,然后开始想第一个产品应该作什么,这对我们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寻常的点,因为其他的创业公司可能已经有很清晰的产品思路或者已明白要解决的问题,但对我们来说是有一个很神奇的技术却不知道如何应用,而且需要建立一整套产品体系、商业模式和长期发展规划。当时我们的创始人其实一半时间都不在办公室而是在跑沙丘路上的投资人,这种体验一般在大公司不太有,每天老板们白天都不在,晚上回来和我们讨论今天和投资人聊的如何如何、我们的股权分配、投资条件、种子轮融多少钱等等,所以一开始也不是有很多具体细致的设计细节要做。

△  左:沙丘路,硅谷风投的聚居地;右:硅谷顶级风投 Andreessen Horowitz,坐标沙丘路2865号

最后我们有了做一个面向设计师的搜索工具的计划,从我刚开始加入这家公司到定义出这样一个搜索工具产品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吧。当时觉得担子很重,但同时也特别兴奋。坐在我后面的也是一个斯坦福毕业做机器学习的博士,他在尝试一些比较实验性的东西,我和他也有很多这类讨论,我告诉他设计领域的知识,他告诉我技术上的可实现性等等。所以我是非常深度参与公司的每一个决定和领域的,并不是单纯做简单的设计工作,包括我当时还要决定在设计和前端方面需要再招什么样的人。我加入的时候工资并不高,但加入两个月后我们融到硅谷最好的 Andreessen Horowitz 和 NEA 这两家 VC 的种子轮200万美元,觉得在这么好的一个团队非常幸运和有希望,我们公司五个人都是斯坦福的,有好的投资、好的技术和非常充足的 runway(公司拿到投资后可持续运转的时间),那个时候的确是信心满满。

我们决定先做一个比较通用的产品,根据实际使用反馈了解市场更需要什么,但我实际操作了之后发现如果你的产品不能非常清晰的被定义,所做的测试和反馈反而会误导你。同时我们的技术太新,有很多东西需要同步开发和研究。产品的形态、交互方式、对功能的底层支持都不确定,同时使用者还有大量新需求,所以对不同的设计描述我们需要开发新的技术去满足,所以当时做一个很宏伟的搜索工具的目标在设计和技术上都还存在诸多无法解决的问题。

当时我们想做的这个搜索产品主要有两个功能,一是把数据给人,让人根据数据做更好的决定,第二个是我们看到一些认知科学和创新研究表明当设计师设计东西的时候并不是空想灵感,而是搜索和了解竞品的设计、最新的潮流趋势、前人的探索和解决方案,所以可以用我们的技术去回答设计师所的这些问题。做了半年左右我们开始采访各种各样的设计师,发现做视觉相关的静态设计我们很容易可以达到,但交互方向上的模式分析会困难些。这样用户群就缩小到品牌设计的领域,但品牌设计是一个略小的市场且需求频率不高。所以当时投资人在市场方面开始有疑问,虽然在设计师人群有很多正向反馈,但愿意付费的用户主要是品牌设计工作室,市场不够大。公司创始人们主要是研究和学术背景,对商业和市场的了解并不是很多,但在融资和与投资人沟通方面学得非常快,所以我当时错误认为他们在做产品和商业的短板也可以快速被弥补,结果先做产品看市场和商业的反应这种模式并不奏效。

当我们意识到给设计师做工具可能市场太小的问题时,投资人却期望你的前景非常大,所以第一个产品做出来后我们需要重新找一个基于目前设计搜索的新方向。就好像摸着石头过河,突然发现石头不够了,自己再去搬石头;再四处望一望,看哪个岸更好,就把石头往那边铺。对岸朦朦胧胧,河里险滩丛生。如果错误高估了市场规模或是技术跟不上市场,压力就非常大,所以当时非常紧张,每天在会议室里算数字,我作为早期员工在产品设计上也投入很多,因为你对这个公司也占有一部分。

「我们必须要拿一个决定」

Riceman:那这个困难是怎么推进下去的?是找新的方向、投资人给你们一些指导意见、还是说投资人更像是河滩里的鳄鱼推着你们往前走?

张宁夏:作为投资人来讲,他们对你公司的了解是更少的,因为他并没有每天研究这个市场和这个产品。好的投资人不应该是拉着你的手往他们想去的地方去,他们给我们很多空间让我们自己去想。他们可能给的多是一些你可以参考的意见,不会说一定让你走哪条路。但是你必须有一个决定,不能停滞在这儿,哪儿都不走是绝对会淹死的。

我们当时面临四个方向,其一是关注那些常用的、相对固定的交互模式,做基于交互流程的方向,这样会有利于更多的产品设计师,毕竟产品的进化比品牌的进化快很多,覆盖的人更多,但技术上难点也更多。另一条路是把它做成一个 marketplace,比如有一个人是开花店的,他搜索了他喜欢的网站,但他最终能实现这个想法、落实到一个真正的价值上面吗?所以我们可以帮他们联系到这个领域顶尖的设计师,针对性地帮他做这个项目。第三个方向是做面向企业的市场分析,这个方向跟设计走得有点远了,更类似一个咨询公司、更偏向市场而不是设计,但是靠钱近一点。还有一个就是做更面向消费者的方向,当时我去伦敦采访一个工作室,里面一个设计总监说:如果你这个东西真能做得很强大,是不是以后的数字消费可以让大家通过品牌来做决定,类似一个 Digital Supermarket 的概念。到最后其实这几个方向我们都尝试了。

Riceman:都尝试了?你们有那么多资源,时间去做这么多尝试吗?

张宁夏:创业的第一步是要找到 Product/market fit,找到前后可以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公司。我们最痛苦的就是要找这个 Product/market fit。找这个东西的方法,Lean Startup 会告诉你去做实验,去和用户交流,去做市场调研,做不同的实验看有什么样的效果。对我们的产品来讲,做 market validation 太慢了,很多东西太精益求精;如果你的目标是市场验证,那在初期就不是作出一个设计和技术上很好的产品。

△  Product/market fit

张挠挠:当大家对产品方向意见不一致是怎么做呢?

张宁夏:这也可以说是创始人和员工的区别吧,创始人的股权比员工多十倍百倍,他是公司的主要决策人,创始人之间也经常不统一意见,你可以发表观点但是最终的决定在于他们。但自己压力还是挺大的,毕竟放了很多期望和心血,也会在考虑怎么增加成功的可能性,操心的事情不仅仅是设计而甚至是整个公司的前景。

Riceman:这时候作为设计师你要站出来了,要做设计原型测试了对吗?

张宁夏:对。我当时觉得完美主义会影响速度,而做「好」并不是这个时候的目标。后面我们加快速度,每个方向探索了两三个月。当时并没有一个 production-ready 的产品,也不仅是做产品设计的验证,也有商业上的验证。我们需要实际地打电话给可能实际需要设计服务的人,我们会拉出一个假广告,做 email campaign,计算多少人回复,有多少人会 convert,通过这些假设数据看有多少商业机会和困难在里面。最后发现获取用户的成本太高了,我们计算了每个人的获客成本是多少、lifetime value 至少要多少才能盈利;也算了所有广告投入,看最后能获得多少用户,最后发现预计成本和预计的顾客终身价值相比并不那么合理。

在进行到一年的时候,我们发现只做搜索行不通,所以做了很多别的尝试和探索。我们想找到的最完美的点是能利用我们的技术提供最大的增长价值,而且技术上可行性最好。只有这些信息都到一条线上才可以,想达到完美是很难的。

新的旅程

张宁夏:去年探索阶段的时候,投资人还是很愿意给我们更多的钱让我们去探索的。当时在那个大环境下他们很乐观地说:你们是一个创新的科技公司,比较前沿,确实需要一些时间来探索。可是到了今年早些时候,环境变了,他们的策略也变了,他们发现我们还在探索模式,收入不那么乐观,就不太愿意投了,这样融资就很有难度。而从我个人的角度说,公司内部管理、交流上也有一些问题,长时间没有让大家兴奋的东西出现,大家很有压力、很沮丧。虽然还是互相鼓励对方,但是都能看到对方的焦虑和忧患。我都知道他们的男女朋友们也都过得不好,因为他们每天回去,家里人都得要尽力支持他们创业。

Riceman:什么时候是考虑离开这家公司、开始新的旅程的?

张宁夏:大概今年4、5月份。我当时还在探索,还能看到希望,觉得经历了那么多觉得比以前成熟很多。但是当时最后一根稻草,确实是因为我看到了创始人在经验和成熟度上还不够,比如处理这个艰难处境以及决策能力和反思能力上的不足。他们非常聪明,以前在研究上非常成功;但是创业这个东西,他们也是做了才发现有多没准备好。当时的融资情况其实很不好,他们不想让我们都跟着担心,隐瞒了很多实情,讲给我们了一个有希望的故事。但后来这个故事瞒不住了之后,我感觉自己没有被包括在一起的战斗中。同时看到创始人之间出于我们和投资人的压力,也变得经常达不到统一意见。我个人来讲的话,考虑事业长期发展,我想要往前走、学不同的东西,想知道用被证明有效的方法做产品是怎样的,而不是重复地来回尝试。所以我萌生了去大公司的念头,想知道 Google、Facebook 这种做了很多年的公司有什么方法可以加速工作流程;需要 mentor 和 peer 可以互相指出哪里可以进步,而不仅是单枪匹马的做所有事。

关于创业、在初创团队做设计的建议

Riceman:现在回首过去两年的创业经历,你有什么建议可以给到大家,给找工作、准备跳槽或者自己创业的同学?很多大公司的设计师可能考虑去创业,很多创业公司面临过或者将要面临你经历过这一切的人,可能都需要你的建议。

张宁夏:对不同的人可能建议会不一样。如果是想自己去创业,是非常值得鼓励的。我觉得如果这一辈子有一次是为了自己的梦想去坚持、去努力,是很有意义的。我周围很多人是这样,一辈子要为自己的梦想拼一次。做创业公司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实现梦想的途径,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要通过创业实现自我价值。比如一个很不错的工程师,可能做 Google 无人车能实现人类最终的出行解决方案,那他的自我价值实现了,对社会的贡献也很大,那他自己出去创业也许不如加入Google 做无人车好啊。我个人是不愿意做一个不知道对人类能不能带来正向价值的东西,我的价值观让我觉得我需要在创业的时候找到一个我很喜欢的想法。如果是有一个独一无二的我必须做的,而且周围有很多支持的人,那我觉得做创业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不要为了创业而创业,除了创业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实现人生的梦想和价值。

△  「除了创业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实现人生的梦想和价值」

而对于想加入创业公司的设计师,我觉得这会是一个很好的体验。最终的经济效益可能不太好,因为相比创始人,你拿的股权少很多,但你的压力和责任并没有少那么多。而且大多数创业公司都会失败,能像 Whatsapp、Instagram 那样最终成功的很少。尽管不要有经济回报很好的想法,但是经历上来说加入创业公司很有意义。如果加入一个存活了一段时间的创业公司的话,确实可以从最开始、最高层次的东西,去确定产品形态,对产品的方向有非常大的话语权、控制权,这会非常有成就感。另一个就是你能看到更多的东西,比如公司怎么运作,这个设计和整个创业公司的发展方向怎么结合,你能做更多不同的东西。比如做市场的人招不到,你就要做市场的东西了。前端的设计师不给力或跳槽了,你可能也要插一插手前端。这种随叫随到特别锻炼人,能让你清晰地看到公司的每一个部分怎么运作,对产品经理或者未来创业而言会是一个很好的经历。

张挠挠:设计师加入创业公司之前,怎么结合自己的兴趣、经历等等,来评估创始人、团队、产品、公司文化和潜在风险?你觉得有什么经验可以给大家?

张宁夏:

  1. 最重要的是你觉得自己的 mission 能不能和公司的 mission 吻合。你是不是很喜欢这个公司做的东西,是不是很有意义?首先你要保证这是你同意的想法、你想做的东西、你觉得是对的东西。
  2. 考虑团队。如果早期加入,对创始人评估是很重要的。首先创始人需要是个很聪明的人,如果他有东西没了解清楚,你的问题他回答不好,那就是不好的信号。最好有之前的创业经历,比如他在学校里有自己创业过。再一个是他对他这个东西有多投入,做了多少研究。
  3. 联合创始人之间要知道他们的强项和短板在哪里,最好能全面覆盖创业需要的技能和经验。像我之前的公司,三个创始人都是技术背景,不能很好的互补。如果创始人中一个是技术背景,加一个MBA背景,或者再加一个有之前经验的,那会比较全面。也有非常强的一个人做创始人,最好是有比较全面的技能和经验。如果他是MBA,之前全部的经历只跟商业有关,就想找几个人写代码,那肯定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4. 还要看创始人对未来有什么打算,公司想的不仅仅是现在做这个产品,而是以后怎么铺展道路,如果这个发生了我会做什么、这个不成功会做什么、最终想到的前景是什么等等,他们都应该有清晰的思路。
  5. 关于企业文化,很多都是从创始人出来的,要找适合你、你认同的文化。很多公司招早期员工的时候,都会考虑你是不是一个能把文化带给更多人的领导者。了解企业文化一方面可以了解创始人的背景,另一方面也可以看他们招人的策略。其实这也是对创始人的一个测试,看他能不能意识到招人的时候并不完全是招 skill fit,而很大程度上是招 culture fit。所以去办公室看看,了解他们业余都做什么,是不是注重性别和种族的公平多样,有没有好的商业道德,这些都很重要。

△  「找到适合你、你认同的文化」

Riceman: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非常感谢张宁夏作客 UX Coffee,我们向你学习了很多关于设计师在创业公司的经历。

联系方式

作品集:ningxiazhang.com

往期回顾:

  1. 《从GOOGLE到AIRBNB,这个萌妹子想让设计更有温度》
  2. 《专访丨不会做PPT的人机交互博士不是好用研》
  3. 《专访丨十年设计,不忘初心(三星北美设计经理穆怡雯)》
  4. 《专访丨从上海到硅谷的GOOGLE 交互设计师王斯捷》
  5. 《专访丨从迪士尼到纪念碑谷的中国设计师》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内搜索「UXCoffee」,关注 UX Coffee 设计咖 微信公众账号:

uxcoffeeqr

【优设网 原创文章 投稿邮箱:yuan@uisdc.com】

================关于优设网================
“优设网uisdc.com“是国内人气最高的网页设计师学习平台,专注分享网页设计、无线端设计以及PS教程。
【特色推荐】
设计师需要读的100本书:史上最全的设计师图书导航:http://hao.uisdc.com/book/
设计微博:拥有粉丝量190万的人气微博@优秀网页设计 ,欢迎关注获取网页设计资源、下载顶尖设计素材。
设计导航:全球顶尖设计网站推荐,设计师必备导航:http://hao.uisdc.com

非特殊说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www.uisdc.com/stamford-human-computer-intera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