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综艺《乐队的夏天》第二季热播以来,来自广东海丰县的五条人乐队受到了众多瞩目。尽管穿着拖鞋出现的他们在第一期中就被淘汰,但散漫率性、幽默有梗的两位音乐人「阿茂」和「仁科」,依然收获了大量网友的关注和好感,甚至在知乎亲自回答「如何看待《乐队的夏天 第二季》第一期中五条人被淘汰?」这样的问题。

乐夏将更多的注意力引到了这个小众乐队身上,但其实五条人一早就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故事。曾有人这样形容,不少乐队都能在国外找到参照物或原版,但五条人这样的很难找到。因为沉浸在他们的音乐与歌词里的,是属于海丰这个广东海边城市独有的调性与情绪。

五条人的歌声里,住着海丰县升斗小民吹着海风、潮湿而粗粝的日常生活。在五条人的巡演海报和专辑封面图中,最常见的元素也是人字拖、塑料袋、霓虹灯、财神爷这样的生活物件。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胡镇超,别名胡子,为五条人乐队提供视觉设计多年。设计师与乐队的视觉设计合作很多时候更像是伙伴关系。视觉既承载着声音的诠释,同时设计师也要共同面对乐队的经费与制作等许许多多的现实问题,在这些视觉设计的背后,是设计师与乐队共同浮沉的岁月印记。

在本篇文章中,Design360°将跟大家分享胡子与五条人合作多年的故事,将那些设计和视觉不同寻常的幕后一一展现。

2009年故事的开始:火车历险记

与五条人一样,胡子也是海丰人。他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视觉传达系,一直从事平面设计工作。

谈到最初认识的经历,胡子说是在高中美术考前班的画室和他们偶然认识的,当时由区区500元先生(设计了《县城记》《一些风景》专辑的设计师)策划的第一届「五条人回到海丰音乐会」的举办场地就在那里,从此他就入了五条人音乐的坑。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2009年,五条人带着他们第一张专辑《县城记》首次全国巡演,那时胡子还在重庆上大学,但在五条人巡演到重庆的时候,跟着他们一起坐火车去了成都。当时阿茂和仁科只有两张火车票,但是又想带上胡子一起去玩,就用两张票带着胡子逃票坐火车。胡子说他当时很害怕,但仁科告诉他:「你不用怕,这张票给你。」然后让没有票的阿茂躲到了厕所。每每谈起这段经历,胡子都会很开心。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 胡子与五条人在2009年相识的车票(上),以及2019年五条人巡演时保留的十年纪念车票(下)

胡子正式参与和五条人合作的项目,大概要从2012年开始算起。在这些年里,五条人陆续发表了多张专辑,而胡子也以独立设计师的身份,为他们设计了许多不同风格的巡演海报、部分专辑、周边、VJ视觉等,获得了「五条人视觉系系主任」的称号。

随着五条人在音乐中表达内容的变化,胡子的设计也在表达语言、设计手法等各方面一起改变,与乐队同步生长着,经历了不同的阶段。

2008-2017年跟着五条人不断回到海丰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 五条人2011年回到海丰民谣会(图片:单读)

五条人的第一张专辑《县城记》推出时,还在以方言创作。那时他们每一年都会回去海丰举办一场演出,表达的都是同一个主题「回到海丰音乐会」,大概在年初二、初三的时候置办。

2012年的时候,五条人的第二张专辑《一些风景》发布了,过年期间再次回到海丰,并举办了一场「歌友会」和「音乐会」。「听起来可能觉得很奇怪,毕竟在县城这样的地方,怎么会有歌友会?这个事情听着就很不靠谱。」胡子说道,「通常来说只有大牌明星才会有一个歌友会,比如说周杰伦歌友会之类的,但来个五条人歌友会,就很荒诞,我想从平面上把这种荒诞感表达出来。」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于是就产生了这样一张演出海报。胡子结合了县城里的人们对「会」的理解——开会,然后想到用政府的红头文件去表现这个「开会」。但是胡子又觉得,这个开会并不是严肃的开会,而是唠嗑、聊天、吹水,所以他又联想到平时聊天喝啤酒时会吃的花生和瓜子,决定把这两种另外的元素放在画面中去表现这种感觉。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 摄影:快美林

在胡子看来,每一个物品本身都有自己的语境,比如红头文件放在办公室就很合理,花生瓜子放在大排档也很合理,但如果把花生和瓜子还有红头文件放在一起的时候,它们就从原来的语境剥离了出来,重新组合产生了另外一层意思,并且把他们早期音乐中的味道也表达出来了。

2012年的另外一场「回到海丰音乐会」,胡子使用了同样的拍摄手法制作海报,将儿时常在街边卖的小吃作为视觉元素展现在海报里。但胡子强调,这张海报中扮演关键角色的其实是两只苍蝇。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如果没有这两只苍蝇的话,它看起来就太文艺太乡土了,但如果你了解五条人乐队,就知道他们的着力点其实不在这一块。所以两只苍蝇反而是很生活的,更有他们音乐的味道,就像乐队的两个人一样,所以我就坚持加上了。」

谈起制作海报的经历,胡子这样说道:「最早的时候我也没有想那么多,我是到后面越做越多,慢慢地对他们的作品有了更深的认识。他们的音乐是很有叙述性、故事性的,是他们的音乐教会了我用这样的一种语言去把它做出来,我就相当于他们的音乐的可视化翻译师。」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接下来的几年,胡子一直在为五条人制做基于同一个巡演主题和内容的海报,他不停在发现与五条人的音乐和县城息息相关的事物,同时从自身的生活环境去寻找灵感,比如夏天乘凉用的扇子,或是海丰县街头的三轮车,然后想办法尝试了不同的表现手法,如摄影、木刻、拼贴等,在海报中突出拖鞋或是编织袋这类从侧面代表县城青年的元素,以一种质朴粗矿的方式讲述着五条人的背景故事。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听过五条人的歌就知道,他们在歌词中会以对话的方式直白地唱出县民交谈的情景:「嘿,阿弟!你要去县城,那就得悠着点,注意,小心,车多啊!」听着这样淳朴的歌词,胡子也选用了一些在他看来具备直白象征意义的形象,比如三轮车。胡子觉得三轮车代表着县城的生命状态,它们的存在把路堵得水泄不通,人们不断地按喇叭,制造出的噪音刻画着县城热闹聒噪的一面。

任何人都可以通过这些海报和封面,感受到海丰县的地方特点和城市气息,溯源他们音乐中独特的方言味道、草莽架势和对城市的写照。无论是初次听到五条人音乐的观众还是老乐迷,这些设计和音乐都丰富着他们对南方县城的印象和想象。

2014年用动画为现场做出仪式感

2014年,胡子开设了自己的独立工作室「胡子设计有限公司」。同时,他开始在设计巡演海报之外, 为五条人的演出增加了视觉投影的部分。「就算只是在很小的酒吧,我们也想做出仪式感。」胡子这样说道。

最初他制作的是静态的背景,比如在由编织袋三原色红蓝白的背景中,胡子使用PS技术,为乐队P多了三个长着阿茂或是仁科面貌的乐队成员,展示出五个古惑仔的形象,以幽默地方式回应五条人被媒体问得最多的问题「五条人为什么只有两个人?」。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胡子解释说这不单纯是在搞笑,因为在县城这样的地方,他们当年接收到的文化熏陶更多来自港台,从小是看古惑仔的片子长大的,天天都想着当老大。他说当时台下的观众看到这样的演出背景都笑翻了,虽然很搞笑,但它确实是对这样一种港台文化、街头文化和古惑仔文化的致敬。像是胡子在老家海丰拍的这张照片,就有一位在看守鱼塘的大哥,直接把对江湖文化的喜爱展现在身体上面。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后来,胡子开始为五条人的巡演制作部分歌曲的视觉,为他们提供可以使用一台电脑就能简单播放的GIF动画,方便巡演的时候可以随时找人播放投影。胡子觉得,客观条件的存在所导致的这种风格和视觉,反而会更加的奇特,比那种酷炫的动画更让人感兴趣。

于是五条人歌曲故事中喝醉酒的老伯、城市找猪的经历、渔夫出海的传统歌曲,或是红灯黄灯照样走的县城三轮车,都一一出现了「简单粗暴」的动画版本。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胡子分享到,五条人常常提到的「海丰」,第一次听到的人会以为是海风,觉得他们的歌会很抒情。「你听了他们的歌会发现掉坑里了。他们挖了一个浪漫主义的坑,结果里面是狗屎,这样的事情会经常出现。所以我想把他所理解的那种诗意给表达出来。」

2018年,仁科在一席的五条人讲座分享中也讲过:「有时候你觉得诗意的东西,我觉得有点恶心;我觉得有诗意的东西,你说这是什么鬼。」 带着传递这样感觉的想法,胡子也试着在动画视觉上把浪漫的东西给瓦解掉,比如想到以一个风扇的形象表现海风(谐音:海丰),「这也是海风嘛,但我是用风扇吹的。」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2015-2017年晚上好,霓虹小姐

2015年,五条人在摩登天空旗下,推出了他们的第三张专辑《广东姑娘》,在这张专辑里国语音乐和方言音乐平分秋色。胡子说当时出版方要求采用经典的CD塑料壳做包装,控制好样碟和印刷等制作的费用。

胡子说,其实做设计师的一般不太喜欢直接用音乐人的照片做封面,但是阿茂和仁科不同,他们对以乐队的形象出现在封面是有个人情结的,这与他们在早期的走鬼生涯中,大量接触国外经典的乐队封面有关。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此外,胡子还为这张专辑加入了一些顽皮的元素,比如侧封的发廊旋转廊图案(花掉了1元钱的预算),在有限的资源里为整张专辑增添了亮点,让听众先能闻到浓浓的粤式古早味,再去品尝主食。

谈到歌词本内页的粉红桌布背景图案,其实是胡子埋下的一个小趣味。它是那些大排档、厨房或是餐桌上用来挡油的桌布,很廉价但又很漂亮。胡子觉得这就和五条人专辑中的歌曲所传递的感觉一样,很甜蜜,但是也很便宜。这张在胡子老家拍摄的照片,就是他妈妈把它用来包在抽油烟机上面的样子。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胡子形容此时五条人乐队的风格和前面已经不太一样了,他们在歌词中描写的事物已经离开了县城,大量地刻画了城中村的和城市的灯红酒绿,因此作为设计师他也会在视觉上跟着一起变化。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而在五条人于2016年发布了专辑《梦幻丽莎发廊》后,胡子为这张专辑的巡演设计的一系列霓虹灯风格的海报和VJ视觉,及其梦幻复古。谈起这些VJ,胡子说他认为五条人演出的时候环境都很昏暗,而霓虹灯会很适合表现他们的风格,同时也能为现场表演加分。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后来,五条人开始在剧场演出,讲求演出的完整性,突出舞台的戏剧效果。为了更好地接下这种比较大型的演出,在仁科、阿茂的策划下,他们开始自制宣传片,胡子开始和仁科、阿茂合力为乐队制作宣传片,往往一天就能拍好,默契十足。

宣传片链接:https://v.qq.com/x/page/h0157ojwoqs.html

2015-2017年民间文化视听大乱炖

五条人的音乐中也有许多源出戏曲的历史故事,或是近代海丰县城里的人物。在单曲「曹操你别怕」(英文名:Don‘t Worry,Man!)中,他们结合了戏曲、摇滚、说唱等元素,基于和朋友一起聊天起哄的经历,编写了一个关于潮剧演员的故事,将一碗「民谣乱炖」端给观众。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与之相对应的,胡子也喜欢从当地文化中汲取视觉元素,像是民间当地祭祀神祗时所用的物品,其中的艺术表现形式、版式和装饰图案等,都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他的创作,比如在VJ视觉中结合甲马的图案,或是根据2015年「回到海丰音乐会」现场演出的戏剧背景,做了一张很受乐迷喜欢的老虎海报。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在2017年的巡演中,胡子想为五条人做一个旌旗,就像老家当地的那些旌旗一样。因为五条人每年初都会回来演出,在海丰县也形成了一个当地年轻人的节日,年轻人年初二就可以去看五条人演出,趁此聚会。因此,旌旗作为一个很有仪式感的符号化事物,在胡子看来也能代表五条人每年回去海丰带来音乐会于当地人的意义。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不过,事情进展的并不似想象的那般顺利,胡子在当地到处寻找制作旌旗的店家,想把自己的排版、字体和设计应用在旌旗的制作中,但最后处处碰壁,没能找到可以制作的店家。最后,他另辟别径,选择以像素风格制作2017年的巡演旌旗海报, 主角是一条龙。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虽然五条人在海丰的演出最后因为某些原因被取消了,但依然约有170位硬核粉丝没有退票,于是他们就想这场演出录制下来,再制成专辑后送给他们。次年新年的时候,他为这张专辑制作了一套现场的DVD加双CD专辑,除了音乐唱片外,还在红包里装有门票和座位卡以及演出海报等。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2017年明天,塑料袋依然为你升起

仁科在乐夏第二季中提到了一个红色的塑料袋:「你看我们的乐队的标志,就是一个塑料袋,我们喜欢自己的歌里面有一种塑料感,因为塑料对我们来说,是另外一种赤裸裸的真实。」他说的塑料袋最早的雏形源自2017年胡子为他们设计的巡演海报。

那年,五条人的全国巡演主题是「明天的太阳依然为你升起。」 胡子照例需要为他们制作海报,他使用了艺术家曾翰拍的照片,画面中是广州花城大道的隧道,下大雨过后看起来很像河,然后有五个民工在那里洗澡。胡子在照片上P了一个塑料袋,而不是放一个高照的太阳。他说:「这便是我所理解的五条人式的诗意。」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 海报摄影:曾翰

作家张晓舟曾为2017年的「五条人海报展」给出这样的题词:「每个五条人的设计师——不管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都深陷其中不愿醒来,都想成为梦中的另一条新人,都想以五条人的名义,怪力乱神。」此言如是。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 「五条人海报展」现场

2019年《故事会》重出江湖

2019年,五条人发布了他们的第六张正式专辑《故事会》, 这张专辑的风格也开始变得繁杂多元,胡子感觉很难用一个具体的东西去承载它,但唯一没有变的是他们的叙述性,以及对故事的刻画,于是他想不如把这张专辑包装成一部电影。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 绘画:吴启明、胡子

而在专辑内部,胡子做了一本跟《故事会》杂志一模一样的歌词本。他甄选了许多老版《故事会》中的小广告、名人名言和框架,扫描了放在这个歌词本中,然后重新排版。

比如在歌词的排列上,胡子说他第一次尝试了不分行将五条人的歌词排成一篇文章,通过排版制造一个视觉的误导,让人觉得这里有故事在发生,而不是在看歌词的感觉。而当歌词在讲漂亮女孩子的故事时候,他就对应地在页面中并置一个健美或是服装广告。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此外,胡子还在这本《故事会》里设置了像是脑筋急转弯这样的常见栏目,邀请读者阅读并在歌词本的某一页找到答案。可能有人觉得专辑的歌词本跟封面有所脱节, 但胡子分享到,这个封面中有个隐藏的小彩蛋,就是封面中的人物其实拿着一本故事会,这个故事会就是专辑里面的歌词本。这个很酷的想法是仁科向胡子提议的,于是胡子把这个信息隐藏在封面里,邀请观众像警察探案一样,挖掘这层信息。

2020年跟着五条人穿拖鞋去流浪

2019年8月,五条人前往葡萄牙进行了六场巡演,并在一周前正式推出了他们的第七张正式专辑《昨夜我又梦见自己去流浪》。而2017年巡演海报中的那个红色塑料袋,也通过这张新专辑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这张专辑的封面还有一个故事,胡子透露最初的版本其实是他早期绘制过的一匹「疯马」手稿。那时他在为2015年五条人前往台湾地区巡演制作海报,选用了仁科的早期音乐《疯马村永恒的一天》中出现过的「疯马」作为视觉元素。

虽然最后五条人并未使用那张海报(乐队选了那张著名的老虎海报),但因为「疯马」一直是仁科早期的歌曲、小说和美术创作中的一个重要意象,因此他们的好友张晓舟希望能将这个形象带回到五条人的最新专辑中。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据张晓舟描述,仁科一如他在乐夏里所表现的随性,在这张专辑打样出来后,突然提出想换封面,觉得这匹小马过于可爱了,承载不了此时此地他们想表达的,并且和专辑打开后的乐队LOGO——红色塑料袋不契合了。

于是他们将原来的生猛小马替换成了现在的封面照片,并由胡子为这张专辑设计了布面硬壳的精装,他在中英葡三语的歌词本上随意涂鸦,试图为五条人营造「似梦非梦的‘流浪’场景。 」现在的专辑封面照片,是一张由吴冠雄拍摄的海丰县某停车场照片,画面中有一盆看起来像是塑料制品的假桃花,以及由胡子P到闭路电视上的五条人在葡萄牙海滩的照片。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对于五条人的第七张正式专辑,张晓舟为他们写道,「塑料是现代文明最流行也最本质的现实,从五条人卖过的打口塑料唱片,到他们脚下的拖鞋,再到精心包装的流行文化产业。塑料感,廉价的塑料感,一直贯穿在五条人的音乐和视觉当中。」

值得注意的是,五条人官方公众号还在卖新专辑的推文尾部悄悄带上了「由五条人王牌设计师胡子操刀设计」的新单品预告。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提及五条人,那种县城的烟火气息以及市井式的浪漫已经立刻浮现在大家眼前。他们就如大家在吃夜宵的时候隔壁桌坐着的少年,普通,却让人有着鲜活的记忆。一路下来,胡子为五条人创作的设计都承载着这样散漫而率性的视觉印记,如今,还开始与五条人涉足日用品设计产业。他们的这条合作之路的下一个10年令人无比期待。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以上部分图片由胡子提供部分内容来自Design360° 讲座「设计音乐 白冈冈 × 胡子」

更多歌手海报设计师:

欢迎关注作者公众号:Design360

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为五条人乐队做设计的8年创作故事

点赞 24
收藏 23
继续阅读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发布 10

还可以输入 800 个字
 
 
载入中....
1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