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评 猛喝粥

链接在哪里链接在哪里?我要买我要买!!!!!!!🥹

放弃50万年薪裸辞,聊聊大龄设计师的职业生涯

一匹脱缰野马的非典型设计生涯

首先介绍一下我这匹“脱缰野马”,我小学六年级时拥有了人生的第一台电脑,Windows 98 系统里有个画图软件,我的设计生涯就是从这个软件开始的。

有了拨号上网,有了“猫”,进入了 BBS 时代后,我开始自学 Fireworks,沉迷于设计制作论坛签名图,再到后来沉迷网页设计。

我是中专学历,不是因为学习成绩不好,当年中考成绩 537 分,可入区重点高中,但是因为某些原因进入了中专,虽然我很想填报这所中专的计算机系,可十几岁的我面对父亲赤裸裸的威胁——如果学计算机我们家就不养你了。

我还是选择了妥协,进入了工业分析与检验专业。

我在这个专业一共学习了两年多,经常出入教师办公室,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我擅长做 PPT 、以及重装系统……

直到我毕业,很多教师都还以为,我是计算机系的学生……

因为我完全是自学,没有任何经验,最重要的是,那时候我才 17 岁,所以有家工作室性质的公司非法用工,雇用了我这个童工……

我的设计师职业生涯自此拉起帷幕。

谢谢那个我已经不记得姓什么的老板,勇敢地违反了劳动法,雇用了 17 岁的我,让我有了 2500 元的月收入。

于是设计这份职业,我从网页设计师干到 UI 设计师再干到产品经理最后成为了全链路设计师……

这就是我接近十年的互联网设计师职业生涯。

直到去年的 11 月,我选择了主动离职——可能也不是太过主动,毕竟是我当着将近十名同事的面先骂的老板,他开除我合情合理,老板嘛,要面子的嘛,再说给我了 N+1 的补偿,老板要面子,我就给足他面子!

我是 91 年生的人,去年 32 岁的我,正式成为了无业游民。

成为无业游民后的我脱坑回踩

首先在家躺了三个月,打通了若干主机游戏,过了一个年。

在这整整三个月的时间里,我唯一能确定的是,我再也不想干互联网行业了。

我甚至在反省,依照我这样的小暴脾气,是怎么在互联网行业做了 10 年设计师的,因为在过去的设计师生涯中,我都无比痛苦。

首先申明,我喜欢做设计,很喜欢,并且,我知道我的设计能力不差。

但我发现,互联网这个行业从来没有尊重过我,也许是因为我不够幸运,没遇到过好的团队和好的项目。

我去年跳了槽,因为之前的公司没人尊重 B 端设计师,产品经历抄着竞品的原型和结构,我再将它 UI 化,当我进行一些小小的发挥,前端认为不该这么做,所以我就只能改回去。我不想做美工,也不想做搬运工,我想做设计师。

所以我跳槽去了一家创业公司,面向海外市场,做 GameFi,我觉得这很酷,能做这么酷的事情的老板,应该也很酷,应该能尊重设计。

我为我的天真付出代价,我的境遇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我想用我自己的专业和经验,努力去做正确的事。

然而设计没有话语权,产品把你当美工,所有人都在按照自己的主观感受评判设计好坏,我的专业和经验在领导的个人审美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没人尊重设计,没人在意用户,审美差得要死的人也能指点江山,只因为他是老板,所以他告诉你,他觉得不好看的时候,就是不好看。

前几天我看到了个鼠标垫,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我是设计师,还是你是设计师?

想来这经历不属于我一个人,这经历属于我们整个设计师群体。

我们虽然是设计师,但显然公司里的其他人认为他们才是设计师。

恰巧,在我离职后,AIGC 开始崛起,感谢 AIGC,让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这个互联网行业是真的干不了了。

可能看到这里的朋友会有一些疑问,比如我是不是没有任何压力。

我是独生女,未婚,存款有个 10 来万,父母双双 73 岁,有一条 10 岁的萨摩耶,也属于上有老下有小,同时还背着 100W 房贷。

所以我有压力,我对付压力的方式就是加大自己抗焦虑药品的剂量,感谢现代医学。

当然我的 10 来万存款总有一天会花完,所以三个月后的我开始迷茫,如果我不干互联网了,那么接下来的人生,我是什么角色?我要做什么?

谢谢古神——这一定是古神的旨意

我有个从上海逃离去杭州的朋友,今年 1 月的时候他回了一次上海,我不知道他此次返沪为了干啥,反正我架着在我没工作、最穷的阶段买的富士相机拉着他去扫街。

扫街途中,我路过了一家店,店里挂着几个纸风铃,其中一个是造型古怪的“章鱼”,也就是我们克苏鲁界的古神。

我看到它的第一眼就笑了,那一瞬间,这些年来,互联网行业赐予我的所有痛苦都烟消云散了,我一边大笑一边给它拍了照,整个过程也许只有 2 分钟,但那 2 分钟,是我最放松、最快乐的 2 分钟。

这 2 分钟对于我来说无比珍贵。

于是我得到了答案,我要做什么——我要做「造型古怪的“章鱼”纸风铃」,我要整点怪东西。

我要让无数像我一样找不到生活的答案、被结构化的东西困住、始终踉跄前行的年轻人,感到快乐,发出欢笑。

即使那快乐只能维持 2 分钟。

但我相信,这 2 分钟,就能够提供他们继续前进的力量。

我之所以如此相信,是因为“古神”做到了,谢谢“古神”。

放弃50万年薪裸辞,聊聊大龄设计师的职业生涯

开始做玩具,整点功德

我过去一直从事文娱和社区领域,因为工作原因,接触过一段时间的潮玩。

我本身也很喜欢买玩具,有了古神的旨意,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做盲盒吧!

网络上有个功德梗,也有了专门用来敲木鱼的 APP。

我的灵感来源于它们,既然被社会按在地上摩擦的焦虑的年轻人们缺少功德,那我就来做年轻人会喜欢的“木鱼”。

然而我虽然有过潮玩社区产品设计的经验,却从来没有做过玩具,也不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我报了一个 C4D 学习班,学习了两个月后,我学会建模和渲染了!

学成后,我趁热打铁,趁还没有遗忘学到的建模和渲染知识,我找到了另一个从大厂离职、身心俱疲的设计师朋友(以下称她为老占,老占不老,比我小两岁,93 年出生)。

我去了老占家,给她画了张饼,她吃了。

晚饭她给我做了三文鱼烩饭,我吃了。

所以我们就开始一起做玩具了!

我和老占一起埋头做了两个多月,把这个项目发上了众筹平台……

放弃50万年薪裸辞,聊聊大龄设计师的职业生涯

放弃50万年薪裸辞,聊聊大龄设计师的职业生涯

迄今为止收获到了将近 3500 人的看好。

项目发上去后,虽然有很多人看好,但我们的玩具还仅仅停留在渲染图的状态,接下来应该做什么,我主要突出一个一窍不通。

不得不说,世上还是好人多,经过朋友介绍,有一家公司愿意签下我和老占一起设计出来的这套盲盒。

就在 8 月初,我和老占又去了这家公司在四川的工厂实地学习,了解了玩具生产的整个过程,顺便吸了整整 3 天的油漆味。

以下是我们吸了整整 3 天的油漆味的阶段性成果:

放弃50万年薪裸辞,聊聊大龄设计师的职业生涯 放弃50万年薪裸辞,聊聊大龄设计师的职业生涯 放弃50万年薪裸辞,聊聊大龄设计师的职业生涯 放弃50万年薪裸辞,聊聊大龄设计师的职业生涯 放弃50万年薪裸辞,聊聊大龄设计师的职业生涯 放弃50万年薪裸辞,聊聊大龄设计师的职业生涯 放弃50万年薪裸辞,聊聊大龄设计师的职业生涯

就这样,两个 30 多岁的、失业在家的互联网行业设计师,竟然把这事儿干成了……

不得不让人感叹一句

心有多大,梦想就有多大.....

最后唠些有的没的,谈谈出走

互联网设计这个行业瞬息万变,它有它的体系、它有它的结构性、它也有它的天花板。

也许不该我来说这些话,毕竟我已经离开了互联网行业,但我确实知道,迄今坚持在互联网行业从事设计的大家,内心的痛苦和彷徨。

因为我曾痛苦过你的痛苦、也曾彷徨过你的彷徨。

互联网行业有 35 岁即失业的魔咒,这不公平,但这就是现状,个体的力量实在太过渺小,我们暂时无法改变现状,所以我们只能选择接受、或者不接受。

我选择了不接受。

我暂时还没有到 35 岁,我相信也有很多超过 35 岁的人依然还在做设计。

我想说的是,不要学习我的不接受,也不要盲目地、随波逐流地选择接受,因为达克摩斯之剑始终悬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头顶,它终有落下的时候,在落下之前,我祝愿大家都能准备好。

我把我失业后做玩具的这段经历分享上来,只是想传达一件事——

不要害怕失业,不要害怕 35 岁的魔咒,作为设计师的我们,拥有很多条出路。

如果你和我一样,也选择了不接受,也决定出走,那么祝福你,我的朋友,我这么稀里糊涂的人也能走出去,那么你一定也能。

别怕。

加油。

祝好。

祝一切顺利。

收藏 88
点赞 210

复制本文链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优设网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