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这是一个以互联网无障碍设计为主的公众号,但是今天想要讨论一下「泛设计」话题 —— 游戏、动画、玩具、电视节目等流行文化中的「无障碍」设计。

一个月前,我也不免俗地入了《集合吧!动物森友会》的大坑,过上了每天钓钓鱼种种花的悠(bào)闲(gān)无人岛生活。几天前,我像以往一样走进狸猫兄弟的商店里查看当天的特卖家具。有点出乎意料的是,货架上摆着一台轮椅。

从《动森》里的轮椅开始,探讨流行文化中的无障碍设计

这顿时让我很感动。《动森》里的轮椅,是一件普普通通可以买可以制作的道具,和别的桌子椅子咖啡杯没有什么两样。可惜的是,玩家并不能真正坐着它移动,但是它的出现本身也已经意义非凡。

我想,这才是我希望在主流媒体中看到的残障描绘 —— 它只不过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就像游戏里的角色可以有长头发短头发、戴眼镜不戴眼镜一样,轮椅也只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属性。

我在现实中染了粉色头发,所以我在动森里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穷得叮当响的时候就斥巨资买了发色扩展包、把角色的头发染成粉色,这让我觉得这个游戏真正是属于我的。我希望坐轮椅的玩家也能有一样的感受。

Kotaku(知名英文游戏媒体)的一名编辑 Mike Fahey 为此写了篇文章。他 2 年前因为受伤导致截瘫,成为了一名轮椅用户。

他说:

我日常生活的一半都是在轮椅中度过的。我不讨厌它、也不热爱它,它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你可能会想,我为什么要在一个逃避现实的游戏里也要当一个轮椅用户?对,我在动森里可以跑跳爬,这都很好,但是我也可以感受到认同感。这不是一件残障人士经常会在游戏里体会到的事。

游戏往往是满足幻想的载体,没有人的幻想是必须要通过机械器材的帮助才能开枪、开车、移动。但是对于很多玩家来讲,这就是现实。我很高兴看到游戏认可了这件事。动森里的轮椅对我来讲意义重大。我想它对很多人来讲都是如此。

从《动森》里的轮椅开始,探讨流行文化中的无障碍设计

Mike Fahey 发的推文,配图是他的角色在游戏中的房子前开心地坐在轮椅里。

Reddit(美国版贴吧)上一名轮椅玩家分享说,「因为疾病,我有时需要坐轮椅。朋友在动森里给我发来一台轮椅,让我感到被认同了!谢谢你动森!」

从《动森》里的轮椅开始,探讨流行文化中的无障碍设计

Reddit 用户 princessp0tat0 分享的游戏截图,图片中角色在房间里坐着轮椅。

Twitter 用户 Jo(@Adrastah)分享了他通过游戏里的自定义图案制作的、拥有和自己一样胎记的角色。他说,「我第一次在游戏里感觉像我自己!」

从《动森》里的轮椅开始,探讨流行文化中的无障碍设计

△ 左图:Jo的照片;右图:Jo的游戏截图

动森这个游戏,通过提供无限多的定制和可能性,让所有玩家都能在游戏里展现真正的自己。

这让我想到另一个有轮椅角色的游戏:前两年红极一时、人称「分手厨房」的模拟餐馆经营游戏 Overcooked《胡闹厨房》。这个游戏中,玩家扮演不同的动物厨师、协作完成厨房料理任务。其中一个厨师角色就是一只坐着轮椅的浣熊。

从《动森》里的轮椅开始,探讨流行文化中的无障碍设计

△ Overcooked中坐轮椅的浣熊角色

有用户在 Twitter 上提问 Overcooked 官方账号:「我想知道,浣熊的背景故事是什么?他是怎么变成坐轮椅的?」

Overcooked 的官方回答是,「浣熊厨师一直都是坐轮椅的。我们知道的只有这些:TA 拿到了一个顶尖烹饪学院的全额奖学金、在很多不同餐馆当过厨子,最终才加入了洋葱国王的烹饪团队。最喜欢的披头士成员:Ringo。」

我特别喜欢这个回复,言下之意就是,一个人不能被他/她的残障所定义,残障只是身份当中一个普通的、微不足道的组成部分而已,更重要的是人生经验、能力、和梦想。

从《动森》里的轮椅开始,探讨流行文化中的无障碍设计

△ Twitter用户Gatlin和Overcooked官方对话的截图

媒体报道和影视剧中,残障人士往往是不存在的。即便出现的时候,似乎也总是以片面、刻板的印象呈现出来,要么是凄惨可怜的催泪弹(比如被抛弃在家饿死的脑瘫儿、《一公升的眼泪》)、要么是身残志坚的励志鸡汤(比如佩戴义肢的马拉松选手、《万有引力》),甚至在一些科幻片中,残障仅仅被当作赋予角色超能力的一个剧情工具(比如《阿凡达》、《夜魔侠》)。

在流行文化中,残障人士很少以一个不完全被自己的残障所定义的、完整全面的形象出现。

《权力的游戏》是个例外。「小恶魔」提利昂(Tyrion Lannister)这个角色,之所以成为全剧人气最高的角色之一,并不是因为他身残志坚、克服了侏儒症带来的限制成为女王的左膀右臂,也更不是因为观众可怜他因为身体残障而经常被家人和社会冷眼相待。

观众对这个角色的喜爱,来自于他是个复杂而立体的、精明又笨拙的、毒辣又温柔的、真实的角色。

从《动森》里的轮椅开始,探讨流行文化中的无障碍设计

△ Peter Dinklage饰演的Tyrion Lannister,HBO电视剧《权力的游戏》

「剧透开始」

开篇的提利昂因为社会对他的不公而自暴自弃、沉溺于酒池肉林,却「一向对残废、杂种、和不完整的东西有一颗温柔的心」(《权力的游戏》第 1 季第 4 集)。年幼的布兰在截瘫后不得不放弃成为英勇骑士的梦想,提利昂却为他设计了一个让他也能骑马的马鞍。为了保护他深爱却地位卑微的女人,他不惜狠下心撒谎把她赶走,却无形中造成更大的悲剧。

剧情后期的提利昂深知精明的头脑和圆滑的外交能力是自己最大的武器,也在心中一直有着强烈的正义感,促使他帮助丹妮打下天下、又在看清丹妮暴走的本性后把权利转交给他眼中更合适的人选。整部剧中,他一直代表着「偶尔会犯点小错、但从始至终冷静沉着、善良正义」的价值观。

提利昂的故事,与他的残障既相关、又无关。《权力的游戏》通过他的残障探讨了残障人群在社会中不公平的地位和待遇,但提利昂这个角色并不被他的残障所定义。

《权力的游戏》的主要角色中还有很多对残障和类似边缘人群的深入刻画:布兰的截瘫、詹姆的断臂(与《神雕侠侣》中杨过的断臂有异曲同工之妙)、布蕾妮男性化的外表、席恩的阉割、阿多的发展障碍、希琳公主和乔拉的灰鳞病、「猎狗」桑铎的烧伤,等等。

但是,这并不是一部关于残障的电视剧,而是一部王道奇幻剧,甚至在指出这一点之前,大部分观众可能都意识不到这部剧中有这么多残障角色。

《权游》这一部以幻想为基调的电视剧,却充满了对残障人士真实又多样的刻画。为此 ,《权游》在 2013 年赢得了美国的 Media Access Award,一个鼓励文化作品中残障人群呈现的奖项。

同年获得该奖项的还有在前几年火遍全球的电视剧 Breaking Bad《绝命毒师》中,饰演男主患有脑瘫的儿子、并且自身患有脑瘫的演员 RJ Mitte。

从《动森》里的轮椅开始,探讨流行文化中的无障碍设计

△ RJ Mitte饰演的Walter White Jr,AMC电视剧《绝命毒师》

比起面向成人的电视剧,我认为更值得讨论的是面向儿童的玩具和节目当中的残障描绘,因为儿童的娱乐产品反映的是社会普遍的价值观、和成年人眼中对儿童的成长很重要的知识。

作为 20 世纪最畅销玩具之一的芭比娃娃,虽然从存在至今一直饱受争议、经常被批判给女孩们带来了单一且病态的审美观,但其实在庞大的舆论压力下,芭比娃娃的形象也是在不断变化的。

从不同肤色、不同职业、到不同体型的娃娃的出现,芭比娃娃的进化史完美映射出了社会对性别角色和美学标准的定义的演变。

2019 年初,芭比进一步拓宽了 Fashionista「时尚达人」线娃娃的多元性,增加至 9 种体型、35 种肤色、94 种发型。其中,还包括了坐轮椅的娃娃、佩戴可拆卸假肢的娃娃、有白癜风的娃娃。

从《动森》里的轮椅开始,探讨流行文化中的无障碍设计

△ 新增加的多元芭比娃娃:娇小体型、中性、佩戴假肢、光头、坐轮椅、丰满体型、白癜风

其实这并不是芭比娃娃第一次发售坐轮椅的娃娃。早在 1997 年,芭比娃娃厂商 Mattel 就推出过坐着轮椅的 Share a Smile Becky,并且两周内就销售一空。之后 Mattel 又陆续推出了教手语的 Becky、残奥 Becky 等残障娃娃。

最终,坐轮椅的 Becky 娃娃因为「芭比梦之屋缺乏无障碍设施、轮椅无法进出」带来的舆论风波而惨遭停产。这一点讽刺般地反映了现实 —— 比起改造梦之屋加入无障碍设施、制作商选择了剔除残障娃娃,仿佛无视残障就没有问题。

获得过 5 枚残奥会金牌、拥有 9 项世界纪录的英国轮椅竞速运动员 Hannah Cockroft 在 Twitter 上写到,「很高兴看到(坐轮椅的娃娃)再次出现。Becky 娃娃对我的成长很重要,她让我感到自己是个正常人。」

从《动森》里的轮椅开始,探讨流行文化中的无障碍设计

Hannah Cockroft 的推文,配图是她小时候坐着轮椅、抱着坐轮椅的 Becky 娃娃。

另一家更高端的美国娃娃公司 American Girl 也推出了「2020 年度女孩」Joss —— 一个佩戴助听器、热爱冲浪的小姑娘。配套的故事书中写到,虽然 Joss 因为重听偶尔会在团队中遇到一些困难,但她的队友们很快意识到,只要在沟通的时候稍微留心一点,就能一起玩得很开心。

从《动森》里的轮椅开始,探讨流行文化中的无障碍设计

△ American Girl娃娃2020年度女孩Joss

还记得我小学的时候,有好几只金发碧眼的芭比娃娃,也有一只穿着中式礼服的、黑头发的羽西娃娃。虽然那个时候根本没有任何「多元化」、「政治正确」的意识,但只是单纯地觉得羽西娃娃有种亲切感,总是拿着迷你的塑料玩具梳子给她梳那一头乌黑的塑料头发。

我希望坐着轮椅、佩戴假肢、佩戴助听器、有白癜风的孩子们,也能从一个长得像自己的娃娃中得到亲切感、认同感、归属感,看到自己不再是主流文化中的隐形人。

2019 年 4 月,火遍全宇宙的儿童动画《小猪佩奇》增加了一个新的角色:Mandy,一只坐着轮椅的小老鼠。短短的 2 分钟的一集动画,却充满了正能量教育。

羚羊老师介绍她的时候,说的是「我们课上来了一个新访客」,没有指出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也没有任何角色觉得有哪里不正常。

从《动森》里的轮椅开始,探讨流行文化中的无障碍设计

△ 小猪佩奇片段:Mandy的介绍

但是 Mandy 的残障并没有被完全忽视:在下一幕中,Mandy 和小朋友们一起冲向游乐场、滑下斜坡、比别人都要快。大家围着她说「哇,你跑得好快」。

佩奇问她「你为什么坐轮椅呢?」,她只是平淡地回答,「因为我的腿和你的不太一样」,然后在一片惊叹声中展示了自己酷炫的轮椅漂移技巧。

从《动森》里的轮椅开始,探讨流行文化中的无障碍设计

△ 小猪佩奇片段:Mandy展示轮椅漂移

2017 年,老牌儿童节目《芝麻街》也添加了一个有自闭症的角色 Julia,她擅长画画、喜欢和亲密的朋友们一起玩,只是与别人交流的方式不太一样而已。

在 Julia 出现之后,芝麻街甚至在网站上开设了自闭症专区和专属 app,帮助家长找到更加适合自闭症儿童的内容。

从《动森》里的轮椅开始,探讨流行文化中的无障碍设计

△ 芝麻街截图:专心画画中的Julia

看到这样的节目让我感到特别暖心。小朋友们也许在日常中很少有和残障人士接触的机会,但是如果能通过动画学到 残障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只是个不一样的生活方式,甚至还在某些方面有优势,那么相信这些小朋友也会有更完善、更健康的残障认知。

近几年,不断地在主流电视节目、游戏、玩具、动画片中看到更加丰富多样、更真实的残障描写,在 YouTube 和哔哩哔哩上也有越来越多的残障 up 主分享自己的日常,这个趋势让我特别开心。

就像我自己的职位(安卓无障碍设计师)也是两年前才诞生一样,我能够切身实地地感受到社会对残障群体的意识正在提高、并且正在从「可怜/励志」的片面理解转变为更立体、更常态化的形象。

希望看到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包容友善、希望每个人都能被善待。

参考文章/书籍:

欢迎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无障碍设计研究小组」

从《动森》里的轮椅开始,探讨流行文化中的无障碍设计

点赞 13
收藏 8
继续阅读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发布 2

还可以输入 800 个字
 
 
载入中....
2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