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三期我们一直在聊日本浮世绘,分别叙述了起源、流派风格和一些代表大咖。

往期回顾:

这一期有一位人物必须单独聊,不然除了听者意犹未尽,叙述者也难免不够过瘾,因为这位大咖除了作品被视为日本视觉符号之外,更是越洋跨海的影响了欧洲画坛,他就是浮世绘当中的「画狂人」葛饰北斋。

如果看了《用这篇超全面的好文,带你了解日本浮世绘的前世今生(中)》分享的朋友们应该还有印象,葛饰北斋是以「名所绘(风景绘)」著名的,而风景绘则又是借鉴了欧洲绘画的,比方透视与明暗结构。却没想到借鉴了欧洲艺术原理的葛饰北斋后来的作品又反过来大力影响了欧洲画坛,比如梵高、德加、高更、马奈这几位世界级欧洲艺术大咖都分别临摹过葛饰北斋的作品。

葛饰北斋1760年9月时候出生于江户隅田川的东岸,原名叫作:中岛铁藏。他的母亲是当时的望族后代,而父亲在德川幕府工作,也属于准武士阶层。有印象的朋友应该记得,我们曾经介绍过江户时代的日本居民是划分为四个阶层的,武士属于最高级别,下面分别是农民、手艺人和商人。

所以葛饰北斋的出身让他内心一直有着武家灵魂,虽然一生都寄居于贫民区,但是却有着桀骜不羁的个性。19岁的葛饰北斋拜师了胜川春章,按照当时浮世绘界名字要师承的规矩,葛饰北斋被师傅更名为胜川春朗。早期的葛饰北斋跟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没有定调,什么新鲜事物都会尝试,所以这个期间美人画、役者绘跟风景绘全都涉猎,而且坦白说,作品不太成熟。

胜川春朗这个名字伴随了葛饰北斋长达15年,直到师傅胜川春章去世之后才停用,他自立门户之后似乎换名字上了瘾,合计更换过30多个名字,其中最著名的自然就是北斋了,而另一个名字也很著名,就是他用作专门创作春宫画的铁棒滑滑,不要忘记我们之前已经说过,每一位浮世绘画家都是春宫绘的高手。

除了喜欢换名字,葛饰北斋还很喜欢搬家,根据资料记载,曾有「生涯之迁居,九十三回,甚者一日三所。」的记载,所以中国有孟母三迁,日本也有北斋的一日三所。搬家原因似乎没有记载,但按现代人的说法,估计是他内心缺乏安全感,所以需要不断变化,这跟他的创作生涯也是很一致的。

1804年,已经四十多岁的葛饰北斋开始获得越来越多客户的认可,而这个期间他也开始创作出一系列风景版画,也开始研究起西方风景画的透视原理,形成了自己比较鲜明的画风。

40岁后,插图成为葛饰北斋一个重要的工作,这项工作也为他提供了充分磨练技巧的机会,单单是1804年前后,他就创作了一千四百余幅插图作品,所以说大师都并非凭空存在的。后来葛饰北斋虽然以风景绘闻名世界,其实他对人物的绘制也是炉火纯青,甚至是好到大家意想不到。

大概1814年,54岁的葛饰北斋刊行了第一个让他成名的绘本《北斋漫画》,这是一个持续创作没有停止的作品,从1812年直到北斋去世,这个系列才停止更新,所以《北斋漫画》由最初的单本变成了一个大套系,而关于主题这绝对是神作,内容包含了社会人情、飞禽走兽、民风习俗、名山大川、花鸟鱼虫,我隐隐觉得北斋是想告诉大家:我没有驾驭不了的题材。这让我想起1980~2000年间无线翡翠台的一档《日本风情画》节目,这个《北斋漫画》可以说就是100多年前的日本风情画,绘尽了世间万象,我们来看一部分节选内容:

从这些绘制内容来看,葛饰北斋几乎是在挑战白描绘画的极限,而有一种说法是北斋希望通过留下这些作品这种形式来传授自己的衣钵,让弟子日后不管绘制什么题材都可以有一些范本可以参考。

所以也不难理解为何他要绘制那么多不同主题,层次丰富的内容了,而这些精湛的白描绘本跟其后期的风景绘经过贸易方式流传到欧洲时,也成为了有志于推进绘画变革的法国印象派一个重要参考资料,也是日后跟喜多川一样成为了欧洲概括的「日本主义」的一部分。

我们可以来看一组作品,就是莫奈27岁时完成的《圣阿德雷斯的花园》,其实在构图上就「致敬」了葛饰北斋的名作《五百罗汉寺荣螺堂》:

各位听到这里不免有些着急了,话说葛饰北斋不是以风景绘闻名吗,对的,但这他有点大器晚成,大器晚成自然不是坏事,但得有前提条件,最基本的就是你要活得久。

根据历史记载,葛饰北斋一生活到了90岁,是当时一般日本人寿命的两倍,而他最富盛名的不朽巨作《富岳三十六景》则诞生于72岁,其实根据考证,这个作品是从他六十三岁开始构思及收集资料研究,六十八岁正式开始创作,合计画了5年,创作出这三十六幅巨作,而作品一经发表广受大众欢迎,后来又再追加了十幅,所以《富岳三十六景》其实合计一共有46幅。

这个作品的主角其实就是日本的象征──富士山,葛饰北斋通过5年时间,从不同位置、不同角度、不同时间、不同季节、不同情节的方式来全方位表现了富士山这个主题,这也是风景绘极具开创性的一种新形式。

相信大家都清楚,富士山是日本最为地标性的存在,其海拔3776米,横跨东京西南方的静冈县与山梨县,接近太平洋,是一座休眠火山,但地质学家仍然把它列入活火山行列,自781年有文字记载以来,共喷发了18次,最后一次喷发是在1707年,此后休眠至今。

它也是全日本合计二百五十余座火山当中形态最简洁,整体最雄伟的一座,多少年来日本人用无数的艺术形式来歌颂表现它,比方我们之前聊过的日本「和歌」,类似「玉扇倒悬东海天」、「富士白雪映朝阳」这些名句就是形容富士山的,而日本民众也尊称富士山为「圣岳」,所以我们假设葛饰北斋基于一个营销角度,他的创作选题实在是太对了。

这四十六幅作品当中,最为著名的自然就是我们多次提及的《神奈川冲浪里》,而仅次于它的则是被誉为「浮世绘之王」的《凯风快晴》,鉴于我们曾经多次聊过神奈川而且也有很多人在聊它,所以我们今天就不聊了,而是将重点放在这个「浮世绘之王」上。

《凯风快晴》被视为与《神奈川冲浪里》是一动一静的经典组合,色调上也是补色关系,《凯风快晴》当中葛饰北斋使用两条极具张力的弧线来简练的概括出富士山雄伟姿态,山脚下则是繁密的森林,而最为精彩的是被描绘为橘红色的山体,在湛蓝色的天际背景中非常夺目,云层通过大小位置的设置极富层次感,就是我们俗称的空间感。

对比如今,多数设计师经常喜欢将「简洁不简单」挂在嘴上,而真正能做到的人极少,葛饰北斋这个作品其实就是完美诠释了什么叫简洁而不简单,无论颜色还是线条等元素在《凯风快晴》里其实都并不多,但给人非常丰富细腻的视觉感。同时假设你观看这个画面一些时间,你很容易会产生代入感,觉得自己就在富士山前欣赏它,也能感受到夏日黄昏那种气氛,不愧被视为「浮世绘之王」。

创作完《富岳三十六景》后的葛饰北斋陆续创作了更多风景绘,比方《琉球八景》、《诸国瀑布览胜》、《诸国名桥奇览》等等,晚年的葛饰北斋开始专注于手绘创作,比方1834年他出版了三册白描绘本《富岳百景》,合计120幅作品,是继《富岳三十六景》后葛饰北斋再次歌颂富士山的集大成之作。

他的不凡画技得到下至平民上至天皇的认可,今天日本的皇宫里还收藏了葛饰北斋1839年79岁时的手绘作品《西瓜图》。他几乎终其一生没有停止过绘画创作,1849年,他生命最后时期的绝笔之作《富士越龙图》诞生,画技真正达到了炉火纯青,但他却在离世之际留下这么一句话:天若再保五年寿命,我必成真画工。可见他对其自身的要求多么的苛刻。

关于葛饰北斋的故事我们今天虽然花了一些篇幅叙述,但其实还有一些他的创作故事、家庭故事无法完整讲述,所以对他感兴趣的朋友也可以继续在互联网上搜刮一些他的故事,我们一起在讨论区交流。

欢迎关注作者的微信公众号:「远麦刘斌」

点赞
收藏 26

发表评论 已发布 1

还可以输入 800 个字
 
 
载入中....
相关推荐
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