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创作了100把最符合人体工学的椅子

一排排茂密的冷杉之下,点缀着冰冻的湖泊和血红色的小木屋;穿着雪地靴的孩子们,在结冰的路面上小心翼翼地行走着;半冻的草地在脚下嘎吱作响。拜访 Yrjö Kukkapuro 位于赫尔辛基郊区的工作室,的确算得上是一场极具芬兰特色的旅程。然而,踏入他的工作室,你就会发现,此前所有关于北欧的陈词滥调都不复存在了。一排排椅子被看似随意地摆放着,它们有着五颜六色的椅腿,椅背上则是各种各样的涂鸦;书籍、画笔、草图和模型占据着每一个桌面;洒满阳光的墙壁上贴着各种图片和剪报。现年 86 岁的 Kukkapuro 正安静地坐在工作室中间,头戴着一顶淡黄色的便帽。

他创作了100把最符合人体工学的椅子

△ 上图:Yrjö Kukkapuro 在他位于赫尔辛基郊外考尼艾宁(Kauniainen)的工作室,摄于2020年2月。沙发上的图案是他的朋友 Pino Milas 在20世纪70年代绘制的;下图:Kukkapuro 的工作室位于赫尔辛基郊外,屋顶采用了弯曲的混凝土结构,由他和他的妻子 Irmeli 在 1968 年设计建造

如果说有谁能从设计的角度去总结上世纪的艺术运动和全球经济变化,那么 Kukkapuro 必然是当仁不让的。他在 20 世纪 50 年代成了一名工业设计师,而这正是芬兰设计的黄金时代——Alvar Aalto、Kaj Franck 等设计大师功不可没。他还见证了1960年代的塑料革命、1980年代的后现代反叛,以及1990 年代数控切割技术的兴起——并欣然接受了这一切。1990 年代,他把自己的生产重心转向了中国,进入新世纪后,他不但在中国建立了知名度,更是从数字革命和全球化中获益良多。可以说,入行以来,每一个新的十年,都在进一步提高 Kukkapuro 的国际声誉,巩固他作为现代设计大师之一的地位。

他创作了100把最符合人体工学的椅子

△ 家具公司Haimi产品目录中收纳了大量 Yrjö Kukkapuro与Tobia Scarpa 设计于1960年代的作品

在芬兰,几乎每一座学校、医院、博物馆和机场都曾使用过 Kukkapuro 设计的座椅,有些至今仍在使用。例如,在ALA建筑事务所2018年建成的赫尔辛基Oodi中央图书馆,二楼的阅览室里就摆放着他设计的CNC椅和A500摇椅,而另一家 Kaisa 图书馆则摆满了他设计的Karuselli 椅和 Moderno 椅。几十年后,这些设计依然焕发着生命力,这是让Kukkapuro尤为骄傲的一件事。他说,「创造经久不衰的设计,这就是我的梦想。」

他创作了100把最符合人体工学的椅子

△ Oodi中央图书馆中的CNC椅和A500摇椅

他的女儿Isa坐在他身旁,辅助我们这次的采访。Isa是他唯一的孩子,目前的主要任务是记录并整理父亲所有的作品和档案——他的办公桌后摆满了一盒盒的文件。Kukkapuro 的妻子 Irmeli 是一位平面艺术家,以前会在工作室另一边的情绪板上进行创作,但她现在已经病得不能再画画了。她的身体机能衰退得非常厉害。访问进行了一个小时之后,Kukkapuro 脸上的血色逐渐消失了,虽然他感到很抱歉,但他现在需要休息一会儿了。他向妻子打了个手势,于是两人便手拉着手,拖着脚走到了他们隔壁的住宅里。「他们现在的身体状况很不好。」Isa 说。

他创作了100把最符合人体工学的椅子

△ Fysio办公椅的原始模型,1976年,以压制桦木胶合板和布料制成

Yrjö Kukkapuro Irmeli 是在赫尔辛基的 Ateneum 高等艺术学校读书时认识的,两人在 1956 年步入了婚姻殿堂。Kukkapuro当时学习的是家具设计,他是整个班上唯一一个知道如何制作家具原型的人。这要归功于他在芬兰东部度过的童年时光,当时,他会和父亲(建筑工及油漆工)一起造船和自行车,和母亲(裁缝)一起做针线活。毕业后,他创办了一个名为Moderno的工作室,设计了一系列具有典型北欧风格的靠背长椅、床和沙发。后来,一位建筑师委托他为赫尔辛基的一家新鞋店设计了一款椅子和脚凳——他的 Moderno 系列就是由此诞生的。几年之后,这个系列发展出了六件作品,并成为了 Kukkapuro 极具突破性的代表作。时至今日,芬兰的 Lepo Product 公司和中国的 Avarte 公司仍在生产这个系列。

他创作了100把最符合人体工学的椅子

△ Moderno 系列椅子

赫尔辛基 Lemmetti 画廊的创始人、Kukkapuro 作品的收藏者 Juhani Lemmetti 说:「坐在Kukkapuro设计的椅子上,疗愈感油然而生。他在设计时总会考虑到椅子的背部。」Kukkapuro 表示,一次关于人体工学的讲座深深影响了他的设计思路:「这让我意识到,设计家具也要考虑到生理学和科学方面的因素,从那以后,我设计的每一件作品都会把这些因素考虑在内。」这种对姿势、舒适度和人体结构的痴迷意味着,一把椅子从设计到生产,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来不断调整。

在设计 Karuselli 椅的过程中,Kukkapuro 把自己包裹在了铁丝网中,然后用自己的身体做出了一个躺着的石膏模型,再对其进行雕刻,直到得出最满意的形状。最后,他用玻璃纤维材料做出了这款椅子的原型。经过 4 年的反复实验,1964 年,Karuselli 椅一经投产便立即获得了成功。设计师 TerenceConran 盛赞这是他坐过的最舒服的椅子,而芬兰制造商 Artek 至今仍在生产这款椅子。

他创作了100把最符合人体工学的椅子

△ Kukkapuro 与他的 Karuselli 椅

Kukkapuro 表示,一直以来,妻子Irmeli也是「一个很好的试坐模特。她比我体型小,所以我们可以比较不同的人坐在同一把椅子上是什么感觉。我喜欢近距离观察她的创作,看她是如何处理色彩的,这对我的创作来说一直都很重要」。1968 年,两人在 Irmeli 的父亲给他们的一块土地上建造了这个有着波浪状混凝土屋顶的工作室,到现在,他们已经一起工作了 52 年。

Irmeli对他的影响在上世纪80年代的Experiment系列中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这是一组由桦木胶合板和钢制成的椅子、桌子和沙发,其中的扶手和腿部都采用非常大胆的颜色。Kukkapuro把它当作是对「装饰功能主义」的一次探索,并且以此欢迎了后现代主义的到来,因为它突破了 1970 年代所盛行的功能主义。

他创作了100把最符合人体工学的椅子

△ 上图:Experiment系列中的椅子们;下图:Sculpture Lamp Blue Shade 灯,2019年,为爱沙尼亚的一场展览专门制作;Nelonen Profile椅,制于20世纪90年代

2015 年,Kukkapuro与Lemmetti一 同推出了新的 Color Experiment 系列,目前已包括两款限量版椅子和一款桌子。30年来,Lemmetti一直在收藏Kukkapuro 的设计,目前已拥有40多件原型、实验品和成品。「 Yrjö 会把一切都考虑在内——外形、功能、人体工学、色彩。他富有想象力,但也很实际。对我来说,他是全世界最重要的设计师之一。」Lemmetti 说。新系列中的第四款设计将于今年春季在 Lemmetti 的画廊推出,有了如此坚实的基础,想必未来他们还会有更多的合作。

他创作了100把最符合人体工学的椅子

△ 左上顺势针起:Color Experiment 椅,原型,2016年;A500躺椅,原型,1985年;Nelonen Titan 椅(以冰球棍制成)和 Nelonen Z 椅,均为 Kukkapuro 在 1990 年代的作品

工作室的中央放着一张很特别的三座沙发,上面画着山间景色。这是1972年,他的好朋友、平面设计师 Pino Milas 在匆匆来访时留下的。当时,Kukkapuro 要求他给这张沙发创作一些装饰,于是他便留下了这幅画。朋友、助手和合作者们总是来去匆匆,而工作室里的生活也总是充满了未知与不定。当时,MiIas 的卧室是厨房旁边的一个小屋子,Kukkapuro 和 Irmeli 睡在书架后面的一张床上,浴室则是用两个玻璃舱拼起来的,里面只有淋浴头。Kukkapuro 获得了很多奖项,经常需要到国外去演讲或参展。有一次,他们一家三口甚至带着一只帐篷,开着一辆 Mini Clubman四处奔波,就这么在路上度过了四个月的时间。

他创作了100把最符合人体工学的椅子

△ Pino Milas 的画作与 Kukkapuro 制作的椅子

访问过程中,一款名为Simple的椅子原型被推了进来(我们是它的第一批观众)。这把椅子是从中国运来的,目前还是第一版原型,Kukkapuro 希望未来它将是「世界上最简洁的一款椅子」。这把椅子有着黑色的皮革座面,黑色的胶合板椅背和钢框架,看上去已经十分简洁了。但 Kukkapuro 还是边走边摇着头,因为他觉得这把椅子有点太高了,钢制的把手如果做成灰色可能会更好一些。因此,这把椅子不久之后就会被送回到中国的 Avarte——这家公司已经与他合作了 20 年——重新进行调整。

Kukkapuro 第一次来中国是在 1997 年,应建筑师和学者方海的邀请,他在大学里做了一系列关于当代设计的讲座。对 Kukkapuro 来说,这趟旅行是一个新篇章的开始。在中国,他与木匠大师尹洪谦(音)共同创作了 East West Collection,他们将上过漆的竹子和中国细木工结合,打造出了一系列线条利落的椅子。这些作品,连同 Avarte 生产的其他一些经典设计,很快便打入了中国的家具市场,而 Kukkapuro 的经济状况也因此得到了改善。

他创作了100把最符合人体工学的椅子

△ Color Composition椅的局部细节,1993年

与此同时,芬兰也正在从 20 世纪 80 年代末的经济衰退中复苏,国内的关注点已经转向了生态设计。Kukkapuro 用不受欢迎、常常被忽视的接骨木创造了一个实木系列。然而,结果却非常地失败。当他带着这个系列来到柏林的一个展会上时,一位观众称赞他的作品有着强烈的芬兰本土风格。「我简直要崩溃了,我还以为自己是个国际设计师呢!」

因此,1993年,当赫尔辛基设计博物馆邀请他来创作一系列具有「视觉刺激性」的椅子时,Kukkapuro 找来了他的朋友,已故的芬兰平面设计师 Tapani Aartomaa,两人一起创作了「Tattooed」系列——这组由胶合板制成的椅子上装饰着醒目的标语和令人瞠目结舌的树木、龙和老虎图案。

他创作了100把最符合人体工学的椅子

△ 「Tattooed」系列中的椅子及其细节

2008 年,他为自己的回顾展专门设计的 CNC 椅也采用了大胆的色彩,为的是表现电脑数控技术的无限潜力。他表示,「我们的目的是让人们看到,技术可以多么有效地被应用于材料之上。」那么,从入行到现在,Kukkapuro 究竟做过多少把椅子呢?「我不清楚」他说,「大概有 100 把?总有一天我要数一数它们。」

欢迎关注作者的微信公众号:「卷宗Wallpaper」

他创作了100把最符合人体工学的椅子

点赞 6
收藏 3

复制本文链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优设网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