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刚认识雨情的时候,只知道她是优设大课堂里木鼠老师的助教,会插画,可是真的窥见她的人生和沿途奇遇之后,才得以看到这个姑娘的瑰丽世界,惊艳的技艺,以及让人咋舌的能量。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独一无二的,但是别人的故事里,有帮你通关的启示和对抗世界的秘密。接下来,是我和雨情的对谈。

子木:听说你最近开始健身了?

雨情:哈哈被你发现了 ~ 其实也还好吧,最主要是想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状态。

子木:我其实之前就在 Dribbble 上注意到你的作品了,插画非常有质感,角色可爱,更难得的是想象力天马行空。现在想调整状态,难道有新的计划?

雨情:其实,当时画的这个系列的插画,正处于探索自己风格的一个阶段,如果你仔细看,会发现每幅插画在细节和风格上都有着微妙的不同。我其实对于这个系列插画,会有一个基础的人物角色设定,其中的内容虽然没有特别的连续性,但是世界观是一致的:存在于我放飞的想象世界当中。

尤其最近加入「日作团」,认识了一大堆插画圈里面都小有名气的人,比如 孙无力、齐天大宋、懒羊可乐。「日作团」是由齐天大宋发起的热爱画画、每日打卡的一个组织,正是因为他们的鞭策,我觉得需要更好地调整自己的节奏,强化练习,打磨画技,向更优秀的人靠拢!现在,我每天都画一幅画,虽然不一定有多复杂,但是会始终保持我的手感和笔力不会生疏!

子木:很赞!你这样说,就让我很想知道你之前的经历。来和大家分享一下你的故事吧!

雨情:我的故事并没有神秘的地方。但是确实,什么事情都有个缘起。

我是打小就喜欢画画的那种,初三的时候,感觉成绩够不了重点高中,临到中考还有几个月的时候就想着拼一把,用每天午休的时间跟着一个老师画石膏体和瓶瓶罐罐。相比很多从初一就开始专门学习美术的同学而言,我起步算晚。最后考上县一中,说是意外之喜一点都不为过。

基础薄弱,我高中开学就比别人早去了一个月,跟着美术老师学习,勉强在开学的时候,跟上了大家的节奏。可是学校毕竟在县城,教学资源比较有限,我起步本就晚,紧迫感之下没法不努力。很难说这种「后发优势」是好是坏,但是我确实是底子最差的学生,一路拼杀到最前几名。

高中时候我性格并不圆润,朋友不多。不过,我一直比较喜欢跟比我大的师兄师姐一起画画,其中有个学长是承德第一个考上央美的。这样的背影在前面,总让人觉得央美这种学校,只要努力也是可以企及的。所以,虽没有什么朋友,好在有条梦想照耀前路。

但是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梦一做就是三年。

作为艺术生,面对规则严苛的艺考,去参加集训是必经的过程。很多同学就近去石家庄,我自不必说,惦记着北京。当时参加集训的画室叫四方画室,在望京。

人从四方来,又散落四方。我在这里认识了两个不错的朋友,也是我当时仅有的朋友,她们也从这里走向更远的地方。后来一个去了英国,一个当年就去了中戏。她俩杀青了,可是我还需要面对高考。离开四方画室后,我去了另一个画室,千度寻,在这里,我碰到了第一批对我产生深远影响的人。命运弄人这句话,我也在高考这件事情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第一年报考的时候出了问题,只能在中央财经大学和北京工商大学的艺术系中选一个的时候,我选错了,不愿意将就,就复读了。

第二年,我过了清华和央美的专业线,又因为报考问题,再次折戟沉沙,修整几天后,我又背包北上。

经历了这么多挫折之后的第三年,我的心态反而慢慢平和下来。命运转折点该来了,早点晚点,它该来了。最后我去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在这里,我终于进入了人生的下一个阶段。

子木:很多人认为,现在的大学教育不够好,学不到东西,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雨情:我很难认同这个观点。我大学阶段接触到的是很正宗的艺术教育,我的大学老师们已经竭尽全力地教授给我们关于艺术最本质的那些知识,这些东西并不是让人在职场上立刻、现在、马上就能用的某种「技术」。老师们给我们构建了知识体系,更重要的是帮我们打开了一扇大门,他们会告诉我们如何去探索门里的世界,去哪个书架读哪本书,但是,路要我们自己走,书要我们自己读。

我们和你在一起,但是你必须独自迈出第一步————妮可 凯夫

在大学里面,老师并没有急于传授技巧,而是试图将艺术设计最本真的东西呈现给我们。如果艺术设计是一座巨大图书馆的话,老师就是给我们开门的人。进去之后,我们各自阅读不一样的书,经历不一样的人和事,我们也因此各自拥有一套独属于自己的认知方法,有了更成熟的思维方式。这扇门打开了之后,永远不会关上。

也许之后会因为应接不暇的工作或者琐碎的生活而焦头烂额,会紧迫,会焦虑,这都没问题。但是一旦有机会沉浸下来,我依然可以重新回到这扇门里,继续感悟,在自己身上印证之前老师所留下的教诲。

大学教育给予我认知世界方式,我要的答案还是需要自己去寻找。毕业、工作,所有的经历都印证了我在思维方式上并不弱,缺乏的是一些规律性的技巧,以及大量实践带来的反馈,在实践和练习中掌握技巧,进步是显而易见的。

当然,除了日常的课程之外,学校和老师所提供的工作坊给我的影响同样深远。

子木:刚才你提到了给你影响深远的工作坊,它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形态?我非常好奇这个。

雨情:其实很多大学都有,也就是个Workshop,它就是类似艺术论坛的那种形态,学校联络国外一些著名的兄弟院校,让那边的艺术生和我们一起来做艺术创作。当时在北航,我们邀请的是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和德国卡塞尔艺术学院。来了两个老师带领十几个学生,三个国家的学生混在一起分成几组,各自发挥协同创作,完成之后,举办汇报讲座,并且将最终的成果以展览的形式呈现,讲座持续两天,并且邀请国内一些同行过来评价、交流和分享。

我用四级都没过的塑料英语和这些来自欧洲的学生/老师一同生活了十几天,交了很多要好的朋友。通过工作坊,宏大的世界在我面前展露出了一角,鲜明的声音,迥异的视角,截然不同的人和事,耳目一新。

子木:让我想起一句话,「你连世界都没观过,哪里来的世界观」。除了眼界之外,工作坊还给你带来了什么别的影响?

雨情:工作坊给我带来感触和认知改变是全方位的,当然,更重要的是交到了朋友。当时带队的德国教授,乌苏拉·瓦格纳,是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太太,对于艺术极其执着,在艺术领域内是一个特别有影响力的艺术评论家,也是策展人,头衔很多。后来跟着我们做艺术考察的时候,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一天轻松走上两三万步,还能把我们甩到后面,我们当时都快走废了。

当时还结识了一个华裔小姐姐,她的名字叫 Baoying Biggeri,现在她已经是德国国立博斯伯格电影大学的老师了,在国内叫波茨坦-巴贝尔斯贝格影视学院,相当于国内的北影。我和她一直都有联系,前阵子她还吵吵着给我介绍男朋友,特别可爱。去年过年,她带着她的德国老公回国,我们见面了好一顿聊,特别开心~

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朋友,翻到了2014年的朋友圈,即便现在来看,也能清晰的回忆起当时的情绪,故事太多,在这里就不一一分享了。

其实,大学时候在工作坊能够直接消化的知识和信息并不多,但是它留下的遗产足够丰厚。从那个时候开始意识到设计思维的重要性,它绝对不是打开某个灵感网站之后,自然而然地「借鉴学习」。

大学时候的教育,工作坊的交流,之后的实习和各种体验,让我明白了设计绝不是平时我们常见的那点东西。独立思考,深入生活,面对自己,这是一个太大而大家平时都懒于讨论的命题。就我有限的经验,其实并没有资格来谈这个。

子木:这些命题确实很大,那咱们不如说个小一点的。我们常常需要汲取设计灵感,分享一下你获取灵感的方法呗?

雨情:我如果要说是生活的话,似乎会显得太矫情。脱离实际案例,咱们要聊这个确实比较虚,但是实际上,就是这个样子。

在学习设计之初,我们把「生活」这么大个东西摆在面前,很容易让人无所适从。从生活到具体的某个设计或者创作,自然是需要一个转化过程的。

毫无疑问,我们学习任何东西都是基于前人已有的知识或者架构,必须承认的是,发明创造确实是少部分人能够给予整个世界的礼物,一个人创造出新的事物,然后满大街都是。这是我们常见的临摹,甚至是抄袭。真正的设计者不应该如此,也不应该拥抱这种做法。

重复别人,太没意思了。无论是画画还是做UI,又或者其他的什么,我们应该学习的是别人观察世界的方式。常说的「授人以渔」中的「渔」也就是这种技巧和方式。世界是复杂多变的,视角是丰富的,维度是多样的。看到一幅画,不要简单地临摹技法,想想他为什么要画这个,为什么是这个时候画,他画了什么,有什么是没有画出来的。如果可以,你甚至可以去问一下作者,他当时的心境如何,正在经历什么,想过什么,甚至看看他的废稿中藏了什么。

慢慢的你会学习他的观察视角,你的生活和经历会逐渐地塑造出独属于你的视角和设计方式,当然,就画画来说,你画十张画之后,和画一百张画之后,技法,思维,意识,都是不一样的。

接下来,基本功的差异,熟练程度,探索的方式,沉淀下来的经验,会直接反馈在你的设计和作品上。当然,是有一些成型的规律可供你学习的,就像数学里的九九乘法表一样,它是很有用的,但是真实的设计往往是多元方程和复杂的函数。有些轮子早就存在了,但是车需要你自己造。

你有了扎实的基础,打磨过的技巧,又体验了生活,构筑了思维,怎么可能画不出优秀的画作,设计不出优秀的作品呢?

子木:我看你每天下班也都在画画,我在你身上也看到了焦虑的影子。既然你有系统的方法了,按照你既定的计划前进就好了呀,为什么会这么焦虑呢?

雨情: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我是否站在低谷,我自己最清楚。一直以来,我时常担心自己会一蹶不振。

在北京这个城市,只要你愿意去了解,会发现周围有如此之多的优秀的画师和设计师。刚加入日作团的那会儿,我刚刚认识孙无力、齐天大宋、态爷、懒羊可乐、尚魏这些高手,无论是他们的作品,还是他们对待插画的态度,都让我难以企及,那种感觉像被人从头顶浇了整整一桶冷水,心态很快就崩了,觉得自己的愚昧和渺小是那么的清晰。站在山谷的底下,周围全是高大的背影。

子木:没有一蹶不振,说明你后面又燃起斗志了,对吧?

雨情:我能怎么办啊,学习呗,练习呗。为了打磨,我现在已经一天至少画一张了。现实摆在这,他们就站在你眼前,已经那么优秀了,还一天一幅画,你不够优秀,还不努力,岂不是等死?

世界每天都在变化,挑战随时都会有,只有不停地前进,主动地迎战每一个变化,砥砺,对抗,才能拥有更好的自己。

现在和这些每大神一起画画,每天的练习也会进行不同的尝试:

诶,对了,你能看出下面几幅插画有什么讲究么?

子木:看着有点熟悉,第一幅画的姑娘戴的好像是飞行员的帽子,可是头顶上的两坨东西是啥?

雨情:这是《舒克和贝塔》里面的角色!我画的是性转之后的的舒克和贝塔,那个男的其实是里面那只叫咪丽的母猫,哈哈 ~

子木:噗……好吧,你小心暴露年龄。话又说回来,焦虑催你学习,学习带来成长,看来这种情绪在你身上呈现出了一种正反馈。

雨情:对~我现在主要的工作是画插画,但是我学过的东西还挺多的。上学的时候所学习的内容就很杂,包括动画、3D、影视、实验艺术等等等等。现在我也还在摸索自己的风格。

对我而言,榜样的力量很重要,他们不仅是给我压力催我上进的动力,也是我学习成长的对象。我的学习对象很具体。有两个人必须推荐一下,其中一个是我的小伙伴,也是我的小老师,@AIFI矮肥才华有限

他的本职工作是导演,他的画作风格多变,本人非常可爱 ~

下面放几幅他近期的作品,你也能感受到他的功力:

我最近经常会找他帮我看做作品,听取他的意见。多交流很重要,自己琢磨有的时候会浪费很多时间,比不上过来人的一句点拨。所以,我很敬重带我进步的每一个老师。

子木:有人给你在前面领路就是好啊,那么另外一个带你进步的人是谁?

雨情:另外一个就是优设大课堂的木鼠老师了。木鼠大大是我的指路明灯!

掏心窝子地说,没有木鼠老师就没有现在的我。从学校离开,到现在,在木鼠老师这里学习是我最重要的一个阶段,没有他给我教授的系统化的设计知识,我估计很难顺利地跳槽,也不会碰到如今这一帮带我前进的志同道合的朋友,自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加入「日作团」。这个高手云集的「日作团」里,我每天都被督促着绘画,在这个小团体里,每天都能感受到进步的感觉。

正是因为木鼠老师给我提供了能力上的加持,我才能够拥有这个改变自己的契机。感谢木鼠老师!说实话,木鼠老师精益求精的精神对我影响很大,很多优设的小伙伴也深受感染,获益匪浅。感谢我的每一个良师益友。啊啊啊啊啊啊,木鼠大大真的好啊!

子木:说到这里,你有什么书想推荐给大家?

雨情:Emmmmm…….《把草稿钉在墙上》,这是我当年的启蒙书,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国外的艺术教育是什么样的。也许这本书并不是什么工具书,可能也不适合那些已经非常成熟的设计师来阅读,但是对于刚刚进入设计和艺术教育的小白而言,这本书可以告诉你更远的地方是什么样的。

国内的作家,我非常喜欢王小波,他的书我大多数都看过。此外,我也挺喜欢不同国家的各种文学作品的,不过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一些欧洲和南美的作家的文学作品。最近一直很迷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书,表述方式很有趣,精炼的短句读着特别有感觉,也省脑子。我是看《霍乱时期的爱情》这本书逐渐爱上马尔克斯的,之后就把他整套的书都买来看了。

子木:魔幻现实主义……看来你也是个满脑子文学细菌和奇妙幻想的少女啊。除了看书,你还有没有什么别的爱好?

雨情:也有,其实还挺多的,旅游,滑雪,狼人杀,养猫,喝酒,哈哈。我偶尔会和小伙伴去轻吧喝点奇奇怪怪的调制酒。自己在家的时候,会喝点威士忌啥的,整个人身心放松下来之后,就更容易进入绘画的状态。微醺状态下,看书也格外的有味道。

子木:好吧,作为一个滴酒不沾的人,我真的无法体会。最后一个问题来了。你是一个北漂的河北人,那么你怎么看待微博上的著名搞笑博主、号称走不出河北的 @史里芬Schlieffen 老师的?

雨情:……………………我一直在外面上学,不知道!(他不是走出了河北嘛!?)

结语

结束对谈之后,我平复情绪花费了一点时间。我们常常会相信天赋这种东西是存在的,相信有些人确实是老天爷赏饭吃,但是了解越多,越发明白没有无缘无故的优秀。

之前我们聊画插画,总会下意识想到技法、工具、风格这类元素,但是面对雨情,我看到了更多内化的因素:个人的丰富阅历、朋友之间的互相激励、多变的灵感来源、边际宽阔的眼界,等等等等。所有的这些东西促成了今天的雨情,也许我们偶然在 Dribbble 上,或者某个APP和网站上撇过一眼她的作品,感觉还行,但是它背后的东西有多丰厚,真正窥见,忍不住会喟叹天道酬勤诚不我欺。

如果你想关注雨情,请关注她的帐号:

点赞
收藏 25

发表评论 已发布 20

还可以输入 800 个字
 
 
载入中....
相关推荐
2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