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习设K先生 :对于经常看书的我们,认识作者,认识译者是很平常的事情,却很少去了解书籍的另一位制作者──书籍设计师。如果说内容是一本书籍的灵魂,那优秀的装帧绝对是一本书的再生父母了。

看脸的时代,读者越发习惯用选美的眼光去挑选书籍,对于陈列在展架上的众多书籍,读者给予每本书的眼光可能只有 1 秒左右,如果没有精美且吸引人的装帧,就吸引不了读者的眼光。

人物梗概

知道王志弘的人都会觉得他是一位书籍设计师,他自己是非常喜欢书籍,可却不希望被定位为书籍设计师,但是他也不介意自己设计生涯的起落点都与书籍有关。作为台湾新生代设计师,专注于书籍装帧设计、排版设计,将中国台湾、中国、日本和西方文化元素融合在一起,形成自己独具一格的设计风格──古典与现代相结合。

△ 王志弘部分作品展示

在设计方面,他专注于字体设计,力求将文字元素与影像元素双方相平衡,达到一种秩序与平衡的境界。王志弘通过对现代版式的解构再创作,将自己的想法与中国文字,文化相结合再传播出去让更多人认识和了解。对中国文字的发展和传承起到促进的作用。

「外面很吵闹,我一个人独自在安静的屋子里。」

这是王志弘对自己描述。王志弘是个极为低调的人,极少公开讨论自己对设计的看法,理念等。他表示自己的表达能力不好,所以很少通过写作或者演讲的形式表达自己的观点,只好将自己的东西做好,通过网站等其他途径呈现给大众看。

书籍设计是整本设计

对于书籍设计,王志弘一直坚持整本书籍的设计,每一个细节都由负责的设计师一手包办,让阅读体验统一连贯,好比看一场电影从头到尾的享受过程,所以在 08 年时王志弘就向出版社提出一个崭新的合作模式,以设计师的身份去介入出版过程,从选书、推广文案到设计。

△ 王志弘部分作品展示

在借助出版社的资源和经验协助完成最接近理想的出版方式。至今为止,已经为读者们引入众多的设计师与艺术家的相关作品。例:荒木经惟、佐藤可士和、横尾忠则等等。这个合作计划的目的是为了给更多的读者们提供更多更好地选择,从而在此过程中与读者一同成长。

对设计的匠人之心

匠人之心,走自己的路。这一匠心,一方面表现在他的低调,无论名气多大,他始终谨守本分,公私不分、日以继夜,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另一方面,与王志弘合作过的出版社都知道他特别难搞,不接受改稿、不允许这边高一点、书名小些、留白太多等等琐碎意见。

早在王志弘出道时他就这样做了,自然这种「不容调整,不肯妥协」的做法也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但也是如此一路走来,始终如一,完成出来的作品也备受业界好评,无形中提升了台湾装帧设计者的地位。

△ 王志弘家中部分场景

王志弘除了性格内敛外,同时也是个超级宅男工作狂,他的家就是他工作的地方。每天公私不分,除了睡觉、吃饭,其他时间都在工作。据说连新年也不休息,是个彻头彻尾的工作狂。

获得奖项

  • 台北国际书展金蝶奖金奖
  • 香港HKDA Design Awards葛西薰评审奖与银奖
  • 东京TDC.提名

是个极为低调的设计师,参与赛事不多。

人物详情

1975 年生于台北,1995 年富兴商工广告设计科毕业,2000 年成立个人工作室,并先后于 2008 年、2012 年与出版社合作,自创 INSIGHT、SOURCE 书系,以设计、艺术为主题,引介如佐藤可士和、荒木经惟、原研哉、草间弥生、横尾忠则等人之著作。2015 年入选为 AGI 会员(国际平面设计联盟)。

△ 富兴商工校内场景

王志弘出生于 1975 年,成长于相对宽容的 80、90 年代,1995 年从私立复兴高级商工职业学校毕业。服完兵役出社会时,电脑时代已经来临,他是第一批使用电脑设备的设计师,电脑设备让他工作时轻易跨越了前辈难以解决的问题,工具的便利让他的工作达到了快、稳、准,网络的便捷使大量的信息呈现在他眼前,扩大他的见识,可以与国内外作品相接触,搜索即得,用心观摩,视野广阔达到了前辈无从拥有的广度。

虽然搭上了电脑时代的第一班车,但是后面的路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走。那时候的他为了进入主流出版领域,去接触更多他感兴趣的书籍,电影、音乐、建筑等,因此他寄出自己的简历给三十多家出版社,只有一家出版社回复了电话,不过最后也是不了了之。显然无论是谁都躲不过艰辛的成长期。

好在「水晶唱片」的任将达联系他,随后合作了几期水晶唱片的封套设计。后来王志弘曾在诚品书店《家饰》短期任职,任职期间有幸认识到建筑圈的阮庆岳先生。在离开《家饰》杂志后,阮庆岳询问他是否能接下他即将要出版的《阮庆岳四色书》。

《阮庆岳四色书》的设计工作,是两人首度合作的作品,也成了王志弘进入主流出版圈的重要关键之一。另一个关键则是任将达将王志弘介绍给何颖怡,为他设计《迷幻異域》后进入城邦出版集团,从而拥有了更多的机会,事业也逐步上升,直到今天。

作品解析

1. 《阮庆岳四色书》(2001)

这本书是王志弘成长至今的关键之一,王志弘自述那时候的他手上没有任何的案子,接到阮庆岳先生的来电,请他设计,抱着做完这本就回去上班的心态做完了这本书。首先他从文字入手,从书中搜线索,寻找书中表达的含义。

因为书中分为四个部分:身体、戏剧、建筑、文学,从四方,四角再到四等分,整个版面和内容都是围绕着「四」做规划。通过这次案子,王志弘获得丰富的经验,让他第一次懂得在设计中运用自己熟悉的设计方式,传达书中的含义。那时候因为台湾极少有这样的设计风格,许多人对王志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 《屋顶上的石斛兰》(2003)

这本是王志弘与阮庆岳的第二次合作,此书内容是阮庆岳与谢英俊两人的书信过程。将两个人英文名的首字母「H」和「R」作为代号,针对两人书信往返过程,然后以小写字母来代表聆听,「r」是阮庆岳在聆听,大写「R」表示阮庆岳在发言。以大小写来表示二人的书信的来往前后关系。

从这时候就已经能从作品中看出王志弘独有的 Typography 风格了。

3. 《不如去流浪》(2006)

此书是为了纪念出版社两周年的纪念作品,当时自转星球出版社只有一个人,社长很懂得与设计师打交道,他不限制王志弘的工作方式,在两人相互探讨合作,配合下完成,作品以最真实包装做概念,全书只有 0.6kg。让该形式去贴合本书的内容,让没有实际参与的读者,拥有一种代入感。

4. 《反叛的凝视》(2007)

看到这个的时候是不是以为王志弘在吸烟时,不小心把烟灰掉书上造成的。其实不是这样的,这个封面的想法可以说我们每个人都想过,也都实验过。

从书名开始解构,凝视:代表一种意识的集中,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群众,是将巨大,分散的力量聚焦于一个点上。王志弘以小学实验为概念入手,利用放大镜将太阳光的热量集中在纸上的一点,当热量足够时纸就会燃烧起来,非常符合凝视的意思,同时他还充满着热度,因为反叛通常需要极大的勇气和热情。

5. 《银色的月亮》(2008)

《银色的月亮》是建筑师王大閎的散文作品,以月亮为主题来命名,在设计时对书籍的空间布置上做了重新的思考,认为书籍封面不应该是一个向内包裹的空间,而应该是一个向外翻转的裸露空间。在此概念下,想要呈现一个完整的宇宙空间,就要将书籍的色彩统一,以全黑的色彩做主色,代表黑暗的太空。月球以烫银表现,下方对立着一个同样尺寸的黑色烫金圆型,来让月球产生悬浮的作用。

6. 《流水账》(2009)

王志弘以流水账为概念将其具象化,将流水账写在纸上,趁他没干之前用水冲洗掉部分字迹,形成文字经过流水的冲洗剥落的效果。既要考虑文字的辨析度,同时还要兼顾美感,在制作的过程中这一步也是很难把握的。

7. 《荒木经惟写真的话》(2009)

这是荒木经惟首次在台湾出版的写真集,那时候的荒木经惟在台湾就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和人气。写真集书封的思路源自王志弘对荒木经惟的印象:「不正经的正经」。

王志弘从荒木经惟的名字入手,将他的名字「ARAKI」翻转,每个字母都翻转了 45°,从 A 到 I 结束看样子是回到了正确的方向,实则不然,I 实际上是完全翻转的,这个翻转的印象代表着王志弘对荒木经惟的印象。

8. 《为什么设计-原研哉与阿部雅世的对话》(2009)

该书内容是以原研哉和阿部雅世的对话,两人分隔两地,一位在日本,一位在柏林,居住在两个不同城市的设计者进行的一场对话。

王志弘以一个空心圆为底,中间是一条反向 45° 的斜线,斜线的两端一边指着东京,一边指着柏林,空心圆的符号代表着跨越东西方文化的象征,而符号周围,则围绕着两人的对话。同时将两个设计师的相片改为网络头像尺寸,置放与封面上,也代表着生活在大数据时代,地理位置不再是限制交流的难题,同时也象征着两人的互动。

9. 《青春》(2010)

《青春》是韩寒因为当时富士康员工多次跳楼的事件,有感于现今年轻人对生命的不重视,和生活上可悲之事所写的一篇博文。本书的宣传文案「本该在心中的热血,他涂在地上」,也是王志弘想要突出的重点,他认为心中的热血就应该是无声,膨胀,溢出的,而「他涂在地上」也代表着死亡。

王志弘将书指作人,在书口上方绘制了象征血液的液体图案,并用烫红色箔进行加工,加强色彩的反射效果,将液体图案安置于物体边缘处,表示着热血从内而外溢出的用意。血液滴落的意思不言而喻即可明白。

10. 《直到路的尽头》(2010)

该书作者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从西安出发横穿欧亚大陆,骑向陆地的尽头葡萄牙罗卡角,通过这样的旅行去思考生命的意义。王志弘将作者旅行时的笔记,票据,友人的告白等所有旅行所留下来的东西整合在一起,设计成一本拥有众多真实物品所构成的作品,让读者在阅读时有身临其境般的感觉,一起去经历他所经历过的。

11. 《安迪·霍尔的普普人生》(2010)

安迪·霍尔的作品常常和生活中的商品有着直接关系,我们随手可得的物品到他手里都能成为颠覆我们认识的艺术品。在设计这本书的时候就决定从他的包装上入手,书籍本来就是商品,通过包装来让它更加商品化。

在材质上选择了瓦楞纸做书盒,并且将书盒设计成其他商品样式,让人觉得他是某种食品或者其他生活用品。瓦楞盒作为典型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包装材质,将其作为包装物料,有便于将大众普遍对商品的认知,传递给读者。书的反面让商品的标签不断重复,把安迪·霍尔被自身所创造的商品淹没,表示着安迪自身的强大影响力和波普艺术的核心概念。

12. 《无限的网:草间弥生自传》(2011)

本书作为草间弥生第一本自传,叙述了她充满传奇的艺术生涯。王志弘以一个普通平面设计师的角度去切入,圆点又代表着什么、在过往的生活,工作中,又是如何去接触这些圆点?他从自己的经历与经验中去寻找人跟圆点的关系。

后来他在印刷工艺中找到了答案,印刷中的网,既是网,也是点,并且隐藏在他所有的作品之中。这是他与草间弥生之间的一种联系。他表示对于设计思路、想法,除了要围绕主题,主角之外,也要考虑双方之间存在的某种联系,只要寻找到这一点,就能从特殊的角度去贴近对方的核心理念。

13. 《第六病房》(2011)

小说《第六病房》曾被称为整个俄国文学中「最可怕的小说」,小说中的第六病房是监禁精神病患者的特别病房,故事就发生在这个遗世但不独立的空间。

王志弘通过凸显这个被遗忘的空间,让他显得异常重要。利用特殊的纸张与独特的印刷工艺,让介于 5 和 7 之间的 6 不那么明显。代表第六病房的「6」几乎消失,却又留下痕迹。白色的封面除了让人感觉到平静之外,还能带来一种诡异的紧张感。

14. 《时代之眼》摄影集(2011)

时代,在设计中是一个不好表现的主题。它的氛围性广、包容性强、内容主题多样。但王志弘认为:唯独时间是无所不在,它随时都在积累,只要能抓住时间感,就能与时代这个主题对接。对于王志弘来说,他常年与纸打交道,想在纸上表现出时间的痕迹,是很容易的事,破损的碎纸,泛黄堆积的旧纸,这些都是充满时间感的表现。

只要适度地模拟出这样的视觉与触感,并将其运用在封面上给予人们一种饱经风霜的时代感。在制作工艺上,通过利用镭射去雕刻纸片,让其边缘呈现不规则的破损轮廓,在经过人工手撕边缘的护封包裹。让读者翻阅时对这些特殊加工的部分,产生一种珍惜感。

15. 《幽谈》(2012)

《幽谈》是王志弘第一次设计的怪谈类小说,也是独步文化全新系列「恠」的第一本,当时除了设计书封外,还负责设计该书系的 logo。王志弘希望能够避开以往,恐怖、怪谈类的小说给人带来的那种明显的恐怖和诡异的视觉氛围,以一种不一样的方式改变,让读者对怪谈类小说产生一种不同的印象。他表示鬼怪对于他来说是一种很原始欲望的想象,通过设计标准字来传达这种非科学能验证的力量,感受一种「既现代又原始」的氛围。

几何图形除了本身自带的现代性外,同时也能够表现出一种原始感,现代性来自几何线条的非自然表现,比如正方形、三角形等等,「原始感」同样也来自于他的形状,简单的形式就如同一种象形文字。

16. 《冥谈》(2012)

「冥」字自有黑暗的意思,光明出现即藏之,反之光明藏之即出现,两者即有一种互相转换的意思。而本身的含义自有昏暗、黑夜等意思,将文字所表示的含义延伸思考之后,决定从「影子」入手做为《冥谈》的设计概念。

利用「斜投影」的手法营造出一个几何空间,而投影本身就包含了明与暗的概念。「冥」和「谈」二字,在这种形式上形成了一种互为表里的关系,既如「冥」在暗,「谈」在明的意味。因此在几何图形的设计上,另两者产生了一种特殊的前后关系。在观看图形时读者无法明确地说出谁在谁前面,这取决于读者的个人判断,就像一枚银币的正反面一样。所有的事物都是「一体两面」的关系,恐怖小说中所谓的「另一个世界」和我们真实生活的世界或许就存在着这样的关系。

17. 《开门见山色》(2013)

《开门见山色》是阮庆岳所著,该书两次出版都是由王志弘经手。初版发售于 2005 年,与新版差距有八年之久。面对相同的主题和内容,现在再经手已经是完全不一样的理解了。我想无论是谁,同样的命题在不同的时间段都会产出不一样的设计。2005 年时的王志弘设计该书封的时候,需要依靠大量信息在封面上进行编排设计。再看 2013 年这版时,王志弘已经有更多的自信去控制好一个版面,不需要依靠大量的文案信息,也能从中找到可发挥的地方。

「开门见山色」本就是一句颇具中国禅意的话,字面上它包含了动作与景观的含义,若尝试用影像元素表现的话,会让本身所具有的禅意深度流失,且容易与世面上的作品相似变得世俗。好在中文字本身就是一种历史文化的体现,王志弘在文字的笔画、偏旁部首之间寻得灵感,让设计融入字形与字意之中。

18. 《模仿犯》(2013)

小说《模仿犯》描述的是一个社会事件,既然是社会问题,所以犯人就不止是一、两个人。王志弘把设计的重点放在文字上,并且试图传达出这样的一个概念,通过文字的重复,复制来突显出这是一个群体的社会问题。封面上横竖不断重复的「模仿犯」,无论是横向还是斜角都能圈选出「模仿犯」三个字,被圈选的文字就如同在群体之中被捕获般,而圈选后的图案又呈现出猫脸的形状。同时也表达出一种 Copy Cat 的意思。(Copy Cat可以翻译复制猫的意思,又可翻译成盲目模仿者。在社会事件群体中,多数人只是盲目的跟随不明事理的。)

19. 《鄰人的犯罪》(2014)

王志弘将鄰人的「人」做为这次设计的重点,「人」字在这里指的是可疑的、不明确的。通过特殊的制作工艺将「人」字的能见度降低,使它的存在感减少。而鄰字在字意中又有着复数、相邻等空间关系。

因此在书封左下角绘制了两个屋型剪影。小说《鄰人的犯罪》与以往的犯罪推理小说不同,其中故事并没有一点流血,死亡的身影,甚至其中许多桥段令人发笑,虽然书封使用了大量的黑色做主色调,但由于纸质本身的颜色原因,使得印刷后色彩带有一些暖色调,同时在文字上进行了加工,使得文字的字感偏圆润,让人感觉到轻松的氛围。

20.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2014)

往往我们在设计一个产品时也会去调查同行业,同类型的产品是怎样的设计,即便是王志弘也不例外。在设计开始之前,他先去调查了市面上以往的林徽因作品,几乎全是从传统的角度入手设计书法,这种表现形式我们已经看太多了。

他希望能有一个完全不同以往的设计,强调年轻、现代、设计感,同时能让女性所特有的气质隐喻其中。林徽因除了是诗人外还是一位建筑师,以往过去出版的设计少有从建筑这个角度入手。

书名《你是人间的四月天》中的「四月天」让人感受最为明显,他是一年当中的某个时节,而书中的诗句又是充满对季节的描述。因此从书中提取了六个关键的元素,将他提炼成关键的符号,搭配上经过设计而充满图形感的「四月天」三字,在将他们置入网格之中去规范。使呈现出来的产品既充满诗情画意,又有合乎情理的理性逻辑。

21. 《繁华落尽的黄金时代》(2014)

本书描述的时间点,锁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前一年。1913 年,作者将这关键转折的年代给记录下来,并以月份作为章节做区分,统一将欧洲的几个重要城市用名人轶事给串联起来。王志弘认为此书结构明确且有它的独特之处,而时间本身就是该书的重要元素,必须将它妥善运用在封面上。

以时间为设计核心,表现出时间中「风起云涌」的变化。将书中内容的主要架构「月份」陈列在封面上形成一个画面,并且在月份的底下置入一层云雾,来表现时间低下暗藏的变化。在选材上选用了深蓝色珠光质感的欧洲美术字,搭配白色与金色的 UV 印刷,让书籍呈现出特有的繁华感,起到点题作用。封面在用色上刻意选用偏暗沉的色调,映射着繁华最后还是走到了尽头。

22. 《枕草子》(2015)

《枕草子》是一千年前平安时代女作家清少纳言的著作,内容描述的是对于日常生活的观察与想法,取材氛围极广,自然、四季、宫中生活琐事等等,从中也能看出作者本人的一些品味喜好。通过搜索到的资料,王志弘得出这样的概念:「枕草子」是由无数个极其琐碎的「点」集结构成,同时也是通过这些「细微」才能渗透入人们的感官之中。为了表达琐碎的「点」,制作出了大量大小不一的圆点,渗透于封面两端「枕草子」之间,而这些圆点对于「枕草子」三个字而言是双向的。圆点向右散发是思想的凝聚形成力量散播的表现。

23. 《浮世澡堂》(2015)

澡堂里面充满了漂浮的蒸汽和沐浴人们的汗味,除了使用图片表现外,王志弘还对文字进行了设计,他通过观察书名发现书名中的「浮」与「澡」两个字皆为三点水偏旁,王志弘以这一点为发力点,舍弃原有的部首,使用烫金加工处理成水流,蒸汽的形状,让文字结构产生有趣的变化。除了改变字形外,还在字的笔画中加上了一些装饰物,这些装饰物代表着泡澡人们身上残留的汗味。改变后的文字除了容易让人产生联想外,还使文字充满了温度感。

24. 《教父》(2015)

《教父》是 70 年代初的美国黑帮电影,而英文电影片名「The Godfather」的标准字设计是从《教父1》到《教父3》都一直延用,早已在人们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对此设计中文版的《教父》小说时,首先要面对的就是这个广为人知的标准字。

「The Godfather」在中文版本封面上势必会出现,那是最容易让人辨认的部分,决不能舍弃,而中文「教父」二字若无法延续这种特征,也将无法传递出相同经典的感受。

25. 《黄昏的故事》(2016)

书名《黄昏的故事》具有浓浓的怀旧感,对于不熟悉书中内容的人,通过名字也能自然地将文字与自身过去的记忆融合。纵观平面设计,在过去年代里的特征,去回顾捕捉过去小说所具有的时代感,比如街道上的看板用字,用色以及各式各样的出版物的特征,都可以用来当作表现手法来点明这个主题。

在过去没有电脑的情况下,平面设计的印刷、装订精确度不如现在,所产出的印刷品往往都会有些失误,那些错误放到此时此刻来看却有一番风味。因此《黄昏的故事》封面上有些细节是故意的安排,粗糙、重影都是现在的时代极少会有的。回想往昔,曾经持于手中的劣质印刷物,杂货铺架上的各式物品包装,都可能成为情感的触发物,而触发物往往都具有错版、色差、位移、扁字等等,这些特征是微小细微却又不可或缺的部分,他们的突然出现,总是能将你拉回某个年代,回想起当时的往往。

如果还想了解更多王志弘的作品可查阅官网。官网指路:http://wangzhihong.com/Project

欢迎关注研习社的微信公众号:「Yanxishe2017」

点赞 2
收藏 33
继续阅读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发布 4

还可以输入 800 个字
 
 
载入中....
4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