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丫才美工 :给普通的甲方做设计,多少能挣点糊口费。给强迫症甲方做设计,赔了青春又折命。

平日忙得没日没夜还没钱的设计师们,想必没什么时间追电视剧吧。但如果提到赵又廷,应该不会太陌生。毕竟他既演过《四大天王》的狄仁杰,又演过《三生三世》里的夜华男主角,个个是老幼咸宜口口相传的经典角色。

即使没亲眼看过剧,「夜华夜华」的也该听得耳朵起茧子了。五官精致,声音够磁,演技也出类拔萃。迷倒了高圆圆不算,还俘获了一帮迷妹。但如果赵又廷用他低沉性感的声音,飘到你的身后轻声细语地说上一句:

「这一稿离我想要的,还差上那么一点点。」

「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要什么。」

「不如你先设计出来,我看完再说对不对。」

作为设计师的你,听完有什么感受?这不就是我们熟悉的地狱甲方吗?

现实就是这么幻灭,在最近一档真人秀里,爆出赵又廷为了设计一个兔子主题的 LOGO,花掉整整 4 年。炒掉 2、3 个设计团队,毙掉了 6、70 版稿,设计师直言「我都不认识兔子了」还不满意。

那我就好奇了,他心里的这只兔子究竟长什么样子?

咱们听听赵又廷是怎么描述需求的:

搞了半(4)天(年),全在打哑谜?

难怪 4 年连 1 个 LOGO 定不下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提点建设性的意见也行啊,回答却永远只有「Yes」或「No」。

设计师是搞创意的,不是算命的。这要猜得出来,才真叫是见鬼了。

不光设计被搞到蒙圈,连经纪人都怕了,电话里听到「兔子」两个字,立刻表示自己头大。

新一届接手「画兔子」的勇者设计师,已经和兔子「身心融为一体」。

会议刚开始,信步闲庭、镇定自若:

听闻甲方来,露出兔子般惊恐眼神:

看到甲方真来了之后,面目扭曲:

要不是桌子跟椅子限制了手脚发挥,我估计他跑得比兔子还快。

跑是不能跑的,设计终归要吃饭,最后只能鼓起勇气展示作品。

等到的却是「笑容渐渐冷却.GIF」:

听完汇报,一声叹息,反手打出一套熟练的「死亡三连击」。

隔着屏幕,都能让人感到无比窒息。眼看这回的设计稿又要变成飞机稿,设计师开始自杀式提案,说我们让这个「兔子」从土里冒出来。

疯言疯语,不仅引得众人哈哈大笑,还当场获得了「土兔」的称号。

说我们给他加个「造光」的超能力,又被吐槽说像在刷墙。(可它毕竟只是个 DEMO 啊)

经纪人也看得心里着急,好心提出「能不能把光画得更像光一点。」

此时设计师根本顾不上有没有坑了,反正甲方说什么是什么,立刻满口答应,「这个简单,就是拉个渐变的事儿。」

可一只看得见的兔子就画了4年,看不见摸不着的光,这位仁兄,你打算研究上几年?

神奇的是,虽然这回吐槽依旧猛烈。但这只只有 75~80 分的兔子,最终居然还是过稿了。原因是想起被毙掉的那 70 只兔子,他终于开始有一点「于心不忍」了。

但被毙掉的,真的只有 70 只兔子吗?

单以最终通过的这一稿为例,除了主形象,设计内容还包括三视图,还有不同姿势下的动作延展,以及特殊场景下的动态演绎(Demo)。

被毙掉的,可能是 70 套视觉设计全案。被毙掉的,根本是设计 4 年的青春啊。

账面上 4 年毙掉 70 个,一个月才 1.5 个,两个多星期只用画 1 只兔子。要这么算,设计师过的真叫神仙日子,但如果是整整 70 套的主视觉设计全案,每个月都要拿出 1.5 套方案。不仅每只背后都要十几只兔子去支撑,还要一画 4 年,个个不重样。究竟设计上辈子是造了多大的孽,这辈子才要遭这么大的罪?也难怪设计说「已经不认识兔子了。」

而且不光节目内容很迷幻,网上关于节目内容的评论也很迷幻。

可我无论怎么品,都觉得 4 年困境全是因为「甲方连自己需求都没闹明白」才给大家造成的呢?

Excuse me?真是舒适的环境?你试试在格子间一天到晚画兔子再告诉我这跟坐牢又有什么区别?

怎么着,设计师是工具人?暖自己老婆心,就靠虐别人男/女朋友?

高圆圆的心有没有暖到,我不知道,但是你让一个设计师画兔子画 4 年结果收获的只有:

「嗯,我觉得还差点意思。」

「我不知道我要什么,但这稿不好。」

「说不上来,怎么改我也说不上来。」

那他心里肯定拔凉拔凉的。

还有跑来说动画系一小时画好几只,「一个方向都能算一只」的。

你自己数数,光最终稿画了多少只?

反省一下,为什么连一个赞同都没有。

还有人揶揄,干的不爽不会跑路吗?单方终止合作?做项目不签合同的?说这话的估计根本没毕业,大家也确实都不傻,可谁能想到一个 LOGO 要改上 4 年?工作的坑,都是一点一点滑进去的。

国内真的有甲方会给没过稿的设计稿付费,还给到位?

你瞅瞅,这哪像「合作愉快」的眼神?

姑且相信废稿给钱,那也不是全款,你试试 4 年就挣点废稿钱?长此以往,还能在公司里抬得起头?

不做设计的人,永远觉得,自己比设计更懂设计,说到底还是只能冷暖自知。

有人说最终过稿的兔子也不咋地啊,但很多时候作品跟设计师水平无关,把设计当工具人来使唤,稿子反映的就是甲方自己的审美水平。

白驹过隙,人一辈子也就 20 来个 4 年。

做设计之前读书就花掉了 5 个,还因为甲方的问题,4 年都过不了稿,甲方更提不出明确的修改方向。

这 4 年里,升职加薪肯定是想都别想,搞不好还要被公司鱿鱼炒翻。更可怕的是下份工作咋找?简历咋写?多年兔子设计经验?

其实我们只要把这个故事换一个语境,这事儿就简单得多。好比说你走进一家餐厅,把大厨给叫出来,让他给你做一道菜:

「具体要做哪一道菜,我不知道。」

「味道跟我想的不一样不给全款。」

「我要什么味道,这我也不知道。」

但厨子还是想着法儿给你变了一桌菜,你尝上几口,又说「味道近了,但哪点儿近,我说不出来。」

这一尝还就是 4 年,但厨子还要生活,餐厅还要挣钱。你要真敢这么做,等着你的要么是警察,要么是菜刀。可设计师毕竟人畜无害,所以他们就敢对设计师这么做。

人有一辈子的追求当然没什么不好,但如果是仅为自己虚无缥缈的幻想,就打着商业项目的旗号,找来设计师为自己浪费 4 年的人生,那这故事真是既不暖心,更不地道。

欢迎同学们关注最充满智(dou)慧(bi)的设计账号:

nycmgwxqr

点赞
收藏 8
继续阅读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发布 34

还可以输入 800 个字
 
 
载入中....
34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