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名利场艺术(wh2dian)

西安一下雪,就变成了长安;古城一场雪,就回到了大唐。

长安最美在雪覆未央,大唐最美在万千女子形象。

梦回大唐,手执拂尘端一副清高傲然的模样,盘束最素颜的发,着最淡雅的唐装,冷眼旁观这盛世长安。

梦回大唐,女子为官,头顶乌沙紫袍加身,手握朱豪胸怀天下,文可提笔安天下武可马上定乾坤。

不施粉黛权倾朝野,满朝文武皆为手下败将。

梦回大唐,女子不再是「无才便是德」。

头戴步摇冠,凤翎一戴,睥睨天下。

梦回大唐,贞观盛世好一场包罗万象,万里秦长城可抵外患但挡不住千里胡人朝圣观瞻,唐诗过于阳春白雪难于模仿,只好学学唐人着唐装。

梦回大唐,胡人铁骑没能南下,唐人追逐潮流的心却早已北上,头戴浑脱帽,身着翻领装,似笑非笑间手拈桃花满面春风,小女子与大男人的混搭,皆是胡汉文化的交融韵味。

这一张张梦回大唐,出自插画师XINYUE之手。

△ XINYUE

XINYUE 毕业于日本文化服装学院及文化大学院大学,现居英国,微博ID@御茶菓子

服装设计专业毕业的 XINYUE 现如今是一名职业插画师。

她参考唐代绘画、佛窟造像、文献资料,用弯弯绕绕的线条勾勒唐朝的底蕴,用五彩斑斓的颜色涂抹唐朝的风华,创作出令人神往的《大唐女子图鉴》系列,万千「画友」争相临摹。

虽然每一幅画都精致到放大都挑不出毛病,但是看过XINYUE的「草稿」,才知道原来这是一场从青铜到王者的「大神排位进阶赛」。

草稿,体现的是青铜时期的XINYUE。

勾线,则是钻石玩家,把细腻的勾线当作放松,在绘图中游刃有余。

上色,就是开了挂的人民币玩家,一幅画收割一波粉丝。

偏爱自由创作环境的XINYUE彷佛把自由的灵魂也注入作品中,画作中的神情流露出一股「无所谓」的霸气。

盛唐的傲然,中晚唐的飘然,映衬在每一双眼睛中,凸显在每一张面容里;

历史的年轮,在眉宇间休憩,在华服里碾压出厚重的尘埃。

一幅幅《大唐女子图鉴》,重现一幕幕大唐生活画卷。

佳节的盛大映衬出盛世长安,长安的上元佳节何等繁华.

而今夜我们避开亮如白昼的灯节不谈,脱下华丽的女装,挽起乌发做成男人发髻,着男装与新城长公主秉烛夜游吧。

我看到故事里的长安,长安城有人在歌诗三百有人在描红妆。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李太白一首清平调,跃然于纸上。

盛世的容颜,是前无古人的;盛世的自信,是体态丰腴的;盛世的大唐女子,永久定格在文人骚客的诗词里,传承数千年,与XINYUE的画笔遥相辉映。

大唐女子的娇羞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男人在觥筹交错间畅所欲言,女子在旋律婉转里眉目传情:「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古代美人的美,美在不自知,魅在自知。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杜甫一首丽人行,和XINYUE笔下的中唐女子如出一辙:态浓意远远在天边却又恰似在眼前。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

温庭筠的诗词审美造诣极高,他把最自然的言辞拼叠起来,诗句就流露出了真性情。

XINYUE的画笔沾染了温庭筠诗词里的「香腮雪」,惹上一处粉红色的温柔乡。

唐代近三百年的历史孕育出足够丰富的文化,这是唐朝独特的魅力,也是XINYUE创作灵感的源泉。

人物服饰造型更迭既快又多,抱着严谨的创作初衷,创作出《大唐女子图鉴》系列,让我们去了解一个空前繁荣、包容自信的大唐。

《大唐女子系列》中,XINYUE偏喜敦煌供养人。

从权势显赫的官吏到平民百姓,他们怀抱着虔诚以期名垂后世,于是在宗教绘画或雕像的边角或者侧面画上或雕刻自己和家族、亲眷和奴婢等人的肖像,配上文字题记,那一生或丰功伟绩或功德善事。

XINYUE参考莫高窟第9窟壁画史苇湘先生的临本,重现活色生香敦煌供养人。

都说大唐是盛世,长安一百一十坊,百业兴旺,从供养人的妆扮上亦能窥见真章。

她把大量的精力花在首饰和服饰纹样的绘制上,发钗也是临摹于文物样本,每一笔竭力细致入微,好像古董家能透过纹样辨别朝代一样,透过她的画笔,重现晚唐浮华。

大唐,满载着汉字的骄傲,跨越千年,停落在博物馆,定格在敦煌莫高窟,成画于XINYUE的《大唐女子图鉴》。

对于非历史专业出身的XINYEU,难的不仅是史料的搜集与查找,她还需要根据史料合理地去想象和创作。

重现壁画中人物或陶俑的造型衣着是史学家做的事,作为一名创作者,XINYUE大胆的在史料上涂抹自己适度的夸张与想象。

大仲马说历史不过是挂小说的一颗钉子。

在XINYUE笔下,这颗钉子同样刺激着她的绘画「再创作」。

开元盛世,隆冬已至。

女子身披绒衣,头戴耳衣,踏雪寻梅处,弥漫女人香,这是XINYUE对耳衣的猜想。

「美妆博主」XINYUE上线,对美的包容也从侧面体现着时代的包容。

这位「以丹紫三四横,约于目上下」的「血晕妆」少女,造型源自洛阳古代艺术博物馆藏《侍者图》局部。

即使是放到当代,这样的妆容也足够在年度美妆排行榜上有名。

XINYUE在「再创作」的过程上耗费了足够的心力,也是对历史抱着尊重态度的心力,才点燃了作品中大唐女子的灵魂,重现盛唐风采、晚唐奢靡。

人是反映时代的最明显标志,大唐女子图鉴中的女人,她们或雍容,或华贵;或清雅,或俏皮,兼容并蓄,风格繁多。

画像的花枝招展背后,盛开的是以唐烙印的花。

《大唐女子图鉴》之后,XINYUE开始触及清代、宋朝,看过的书走过的路都变成资料,一步一个脚印的在这条路上缓慢且愉悦的行进着。

从服装设计师到自由插画师,XINYUE还是一个新人。

因为《大唐女子图鉴》系列火了的她来说,常常思考应该如何平衡个人创作激情与商业约稿的关系,把自己称为「千千万万喜爱画画的普通人之一」的她,似乎把这个问题看得更透彻一些。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不论是单纯的爱好还是以此为业,只有不断地精进自己,才能保持继续前行的勇气。」

她的画笔从唐绘到了明,她笔下的「明代女子图鉴」,是传奇话本里温婉如玉却也敢爱敢恨的大家闺秀,还是秦淮河畔吟诗作对的才女名妓呢?

不妨期待XINYUE的再创作,带给我们蕴藏历史味道的视觉冲击。

中国人骨子那份与生俱来的自豪正透过XINYUE的传承与另类解读,夺屏而出。

微博@御茶菓子

更多顶尖插画师:

欢迎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名利场艺术」

点赞 21
收藏 21
继续阅读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发布 4

还可以输入 800 个字
 
 
载入中....
4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