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设计咖

设计开放麦!从HR到高级交互设计师的转行之路

李嘉图,高级交互设计师

本科就读于自动化专业,曾经做过 HR 工作,现为贝壳高级交互设计师。认为交互设计是一种“高流畅度的信息整合”,从信息高效传达的角度去链接产品和用户,并以此为基础,为人机交互过程赋予人文关怀。

本篇是第三期设计开放麦,主人公是一位兴趣爱好极其丰富的交互设计师——李嘉图(内部艺名)。接下来,就让我们走进他多姿多彩的内心世界吧。

从不害怕尝试

“创业,做 HR 还有设计师,都是我经历的一部分。”

嘉图本科毕业于华北电力大学,学的是自动化。然而这并不是他的兴趣所在,所以他在大学期间成立了画画协会,为学校绘制地图、制作明信片等,也会为杂志设计封面,还有一段时间的创业经历。

转眼到了大三快要工作的时候,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他觉得自己并不想和专业的同学一样去电厂工作,但具体要做什么也没想好,既然没想好,那就先去试试吧!于是嘉图选择了一个看起来很牛实际上自己也算擅长的职业—HR,嘉图说他觉得HR可能掌握了“生杀大权”,听起来还挺酷的。“而且我本质上其实是个话唠”,他在介绍自己经历时也是滔滔不绝。

由于从小生活在西安,嘉图也想在北方定居,就投递了很多家北京的企业。先后去了好未来、万户网络等公司面试。当贝壳(当时还是链家)通知面试之前,他已做好入职好未来的准备,但最终还是参与了贝壳的面试邀请。在与面试官聊了几个小时后,觉得贝壳真是一个体量大且有潜力的公司。最终在 16 年的 10 月底,嘉图决定加入链家,当时的工位就在现在的楼上——福道6楼。

设计开放麦!从HR到高级交互设计师的转行之路

图 1 嘉图采访视频

职业方向的点灯人

“如果不是白老师,我可能就不会做交互。”

由于工作是 HR,因此嘉图认识了从各个行业加入贝壳的新同事,当时正逢白老师入职,嘉图有机会和她聊了很多关于交互设计的内容,引起了他兴趣点。且在 HR 团队实习的几个月里,嘉图发现工作任务与他想象的有挺大出入的,日常的工作也不能满足他“躁动”想要不断挑战的心,于是他萌生了“转岗”的念头。

没有任何犹豫,嘉图径直找到了 HR 部门的 leader 谈论此事,leader 很爽快的同意,并且也十分支持他找到自己的职场方向。于是帮助他找到了当时产品部门的 leader,经过同意,嘉图就被告知准备一份作品集去面试。由于没有任何系统知识储备,他凭借自己简单的理解准备了一个老年人智能系统相关的作品集,最后去和面试官聊了几个小时。虽然一些专业问题都很犀利,但嘉图展示出的一些基础逻辑和交互思维也帮助他顺利通过了面试环节。

设计开放麦!从HR到高级交互设计师的转行之路

图 2 接受采访中的嘉图

就这样,在这个契机下,靠着自身实力和一些运气,嘉图正式成为了一名交互设计师。因此他说契机很重要,如果当时接触的是 UI,兴许目前是 UI 设计师了。

交互设计是兴趣与特长的结合

“我很喜欢设计这份工作,觉得是很有价值的。”

转岗后,嘉图来到了用户产品部,当时也只有他和白老师两个交互,后续他也不断见证了交互团队的壮大,以及整个 KEDC 团队的壮大。转眼间四年过去了,嘉图还是觉得交互这件事情,有意思也有意义,感觉这才是自己真正感兴趣的领域,也许未来还会做很久。也觉得贝壳这家公司很尊重设计师,认可设计师的价值。只要你有好的想法,就可以提出来,然后大家一起去推进。

虽然工作内容是交互设计,但是他也在不断拓宽自己的边界,如今也算是半个 UI 了。“感觉兴趣使然吧,也不是刻意去学习,自然而然就想要做的更完善一些”,对于别人调侃他在“卷”UI,嘉图说道。

未来有太多不确定的事情,嘉图也不知道他是否能够一直把设计师这份职业做下去。他说以后可能是继续做设计,也可能去做游戏,甚至去写小说,可谁说得准呢。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现阶段来说,他还是想尽可能把自己的热情和能力投入到交互设计中去。

少时梦想今犹在

“我的梦想是完成属于自己的 DOTA 模型。”

工作中,嘉图时刻都充满干劲,然而工作其实只占据了他生活的部分。他说自己是个很关注自己内心想法的人,在完成工作后,剩下的就是属于自己的时间。

设计开放麦!从HR到高级交互设计师的转行之路

图 3 嘉图制作手办模型:DOTA2-影魔

很多男生的兴趣都是玩小人、军团的模型。偶有一次机会,嘉图看到有人玩战锤(一款桌游),据说这款游戏被称作是桌游的天花板,两人用一堆棋子排兵布阵进行作战,但是嘉图貌似对这种对战模式并不感兴趣,他完完全全被这些角色模型吸引了,“他们看起来非常有艺术感”,他感叹道。

设计开放麦!从HR到高级交互设计师的转行之路

图 4 嘉图制作手办模型:DOTA2-骷髅王

设计开放麦!从HR到高级交互设计师的转行之路

图 5 嘉图制作手办模型:DOTA 模型部分

后来有一个朋友送了一个组装的战斗暴龙兽,嘉图就又重新开始玩起手办。为了不浪费手办材料,就开始自己制作战锤角色模型手办。后来又做起了 DOTA2 的模型,从网上找模型文件,找不到的就自己学习 3dmax、c4d 自己建模,调整动作最后送去 3d 打印,得到一个完整的模型。然后再去官方买颜料以及自己去调配颜料一层层给模型上色,最终才得到模型现在的样子。

设计开放麦!从HR到高级交互设计师的转行之路

图 6 制作手办部分工具

嘉图说他的计划就是后续能把 DOTA 游戏里面一百多号英雄全都绘制出来,这样就是属于他自己的独一无二的英雄人物,也是对他的电竞信仰的一种纪念。

能说会道也会说笑

“就是感觉什么都懂一点,虽然不太深入,但我喜欢这种感觉。”

嘉图开始说脱口秀起始于去年年终会上,当时要求每个组派一个人录制视频,主题是吐槽总监。原本的计划是将视频进行处理从而不暴露演讲者,然而当天播放效果很差,总监就决定让大家现场演讲,于是嘉图就临危受命上去了。意外的是,“笑”果竟然特别好,一个一个接连抛出的梗令大家哄堂大笑,中间还穿插一些 call back,这样的经历也令嘉图发现了他的小天赋,后来在年中大会的脱口秀也有很好的反响。

除去脱口秀,嘉图也作为组织人和第一位演讲者参与了贝壳 TED 的策划和举办,起因是在某一次跟总监 one on one,提到需要给团队做一些氛围的调剂。嘉图想到了 TED 这个项目,不定期做一些内容的分享,刚好他本身对历史很感兴趣,也读过一些这方面的书,所以他决定从历史入手。

在嘉图的世界里,历史往往比小说里的故事更精彩,讲故事需要讲逻辑,但现实不用。一想到那些或聪慧、或狡诈、或坚韧、或卑微的历史人物,真真切切地曾和他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上,和他脚踏过同一片土地,和他看过同一个月亮,他就会感到一种难以言说的精神共鸣。

设计开放麦!从HR到高级交互设计师的转行之路

图 5 嘉图作为嘉宾和组织者举办一场贝壳 TED

在 TED 的想法上,嘉图甚至想更进一步,比如办一个现场涂模型的活动,这样也许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带给大家更多的参与感,也能提供一些工作之外的灵感与乐趣。嘉图的知识面很广,跟他聊天总会觉得他好像什么都懂,小到家庭琐事,大至国家大事,什么都能聊得来。“其实我可能很多都了解一些,但又都不深入”,嘉图自己调侃道。但看起来他好像很享受这样的状态,他说太过于深挖会影响他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如果一直玩某个东西,可能就没时间去探索别的领域了。也许这些形式对某些人不适用,但这是嘉图自己自洽的逻辑,他也因此有更多爱好,有更广阔的天地。

尾声

采访到这里结束了,但是对于嘉图来说,他前面的路可丰富着呢!

嘉图说他不是一个喜欢做规划的人,而更喜欢活在当下。他所做的就是遵从自己的内心,走向池沼幽谷,或越过太阳轻云。他不需要别人带着他走,他自己可以“越过星空世界的无涯极限,凌驾于生活之上。前面就是一望无际的非洲草原,夕阳挂在长颈鹿绵长的脖子上,万物都在雨季来临时焕发生机”,事实上,没什么能锁住他。

本期的开放麦,嘉图用自身丰富的工作经验为我们带来了满满的干货,有趣又有内涵。最后,感谢此番真诚的对话,让我们永怀热爱,不断探索与创造用户体验的美好。

欢迎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贝壳KEDC」

设计开放麦!从HR到高级交互设计师的转行之路

点赞 5
收藏 2

复制本文链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优设网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