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今天,两位支付宝设计师热情的向大家展示他们的工作方式和团队氛围,一起来感受大公司是怎么工作的!

△ 陈璇,支付宝UED 资深视觉设计师和体验设计师,目前负责支付宝首页,应用中心等产品

△ 王牧川,支付宝UED 资深交互设计师和体验设计师,目前负责支付宝红包、AA收款等产品

工作流程

问:很多人都好奇大公司的工作流程,两位能介绍一下吗?

牧川:首先是需求的来源。不管是新项目还是改版,来源一般有两种吧。一种是根据业务方向由老板提出的需求,另一种是舆情、用户反馈、数据中得到的产品缺陷点。

然后把这些汇总成需求。刚开始的需求比较笼统,比如「我们要提高转账的成功率、提高转账笔数」这种。那产品经理就需要把这些笼统的需求拆分成具体的改进点。比如「输入账号流程优化、搜索转账人的优化」等等这些产品的语言。这些需求点就会交给交互设计师这边。

之后,交互设计师和产品经理一起去商讨要怎么设计才能达到这么一个预期。这中间还会经过几个版本的修改和讨论。

定方案之后会和视觉设计师一起去商讨要怎么视觉呈现,用户看到的东西是不是易于理解。还有使用性的问题,使用性的问题需要在开发阶段再细致商讨。那设计这边给开发就是一个视觉稿和一个带标注的交互流程图。

之后开发根据这两个东西开发、上线、验收,所有流程完成之后才能最终呈现到用户面前。

问:刚刚说老板会提需求,如果你们对老板的需求有自己的想法的时候,会如何沟通呢?

牧川:首先业务方是听取我们意见的。有时候,其实他只是想拿一个想法和大家一起讨论一下,看能不能和你讨论出一个结果,而并不是我一来就要说要做成什么样子。所以很多时候一个需求是一起讨论出的结果。

问:你们沟通风格还是很开放的。

牧川:对,是挺开放的,有什么想法可以随时发出来。有时候还互相吐槽。

陈璇:对,相互也不会介意,因为其实这是一件好事儿啊。我们会站在用户的角度去看,如果真的看出什么问题,提出来并改掉,那不是很好嘛。

问:产品上线是严格卡着时间,还是一边开发一边再调整时间?

陈璇:支付宝几乎是每个月就会有一次常规升级,不过9月5号出的这次10.1的改动比较大,花了两个月。像之前我俩合作过「AR红包」那个项目,从有这个想法到上线一共花了3个月左右的时间。

问:感觉你们好像不管作业量多还是少,都要卡点上线的。那得经常加班吧?

陈璇&牧川:(毫不犹豫且异口同声地)恩,对对。

陈璇:不过互联网公司都这样,工作方式就有点像我们等公交车,车来了就上车。

反馈与数据

问:支付宝用户体量上亿,你们一定经常听到好的或不好的声音。两位听到这种声音的时候,心理是怎么样的?

陈璇:一般看到这些反馈,第一反应会先判断他是属于哪个类型的用户。然后就是这种声音的数量有多少。有的反馈是很多用户身上也有可能出现的,但有的反馈,它的出现是某个用户的特定个人行为下才会出现的问题。所以就是判断这是个人行为还是普遍的行为。

牧川:对,而且有的时候用户不理解,要看他们是从哪个角度出发的。有的时候用户觉得我都用习惯了,你给我改了,很不方便。但有时我们会从业务的方面考虑,而用户想不到后面的这些。

陈璇:我们要看用户反馈背后的真正问题是什么。比如有的用户不了解视觉、交互、产品这些,他会说「丑」。那你就要看他说的是真的是视觉的丑呢、还是交互感受丑呢、还是广告呈现的太多让人觉得丑呢。就比如这次的10.1的首页改版。上线之后就有一些人说「丑」。但实际上大家觉得是我需要的功能不在首页了,找不着了。但大家把自己的这种感受只是用一个「丑」字来形容。所以看到反馈后需要去探究一下。

问:除了反馈,也会看一些定量的数据吗?

牧川:也会看。比如我之前做AA付款的时候,我们看流量是从哪里进来的。有的是在聊天群里的发起,有的是来自首页的发起。还有就是AA也有很多种类型,那我们就看我们的用户主要用的是哪种类型,使用频次如何。后来我发现这个功能在周一到周五使用的最频繁,周末使用频度一下就低了。那我就可以合理的推测产品使用场景主要是上班的或者学生,吃饭的时候使用的比较多。那当我在做设计的时候就可以围绕这种场景思考。有了数据就可以帮我们排除一些不符合事实的推测。

交互设计师牧川个人采访

问: 聊完需求我们聊聊重点,设计这块。你们拿到需求后是怎么去思考并实现它的,这个整个过程能说说吗?

牧川:比如这次AA改版。产品经理给我的需求目的性很强,就是把AA整个使用量提上去。他们其实也没有特别好的主意,后来提几个点。首先钱收齐的成功率问题。

之前存在的问题是我收钱的信息发出去了,但我不知道我这钱有没有收齐,还有就是没收齐的话,我没有通道渠道提醒那些该还钱的人。因为支付宝的社交关系没有那么强,我给我支付宝的好友发了一个AA消息,那他可能就不会去看这个消息,不知道要去付这笔钱。那还有可能这人压根儿就不是我支付宝好友。面对这些妨碍钱收齐成功率的问题,还有支付宝社交关系较弱的现实,我就想能不能换个思路,从近距离还钱的方式着手。刚刚说过我们也会看数据,我发现AA主要发生在周一到周五大家去聚餐的这样一个场景下。一起吃完饭,把钱A出来,其实大部分都是面对面发生的,那就是近场,就可以考虑用扫码收款这样的方式去做。所以我就把我的这种想法和产品设计师说了,他也觉得可以从近场去走这条路。所以接下来就是去做方案。

有一个点就是发起收款后。填好金额和人数后,一张收款卡片之类就会发到聊天群里。现在填好之后会先出一个二维码界面,大家哪怕不是好友也可以面对面收款。

△ AA收款主要使用界面

问:在给出方案的过程中,作为交互设计师,你做了哪些尝试?用了什么工具呢?

牧川:当时实现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问题。这个二维码界面,我第一次进来是为了收款,所以需要二维码。等我再进来的时候可能是想确认之前的款收没收齐。这时候二维码就不太需要了,而且二维码占据很大空间,我们就在想能不能把它收起来。那具体怎么收,还有收起来之后用户能不能理解。这时候我们就会做高保真原型。像这些细节点上ProtoPie这款工具就帮了我们不少忙。之前我们可能就拿两个静态的图去对比,然后向用户描述说它会怎么变化,问「你觉得哪个好」。那用户没有实际操作过,只能凭想象,这时候的很多反馈是想当然的。用了ProtoPie之后,我就可以高度还原我的想法,做成可交互的,然后拿给用户还有老板去看。老板可以两种方案对比着,上手尝试然后给出他的想法。我们去设计的时候肯定会有一些是自己主观的想法,觉得用户应该能理解,但你自己如果不去尝试,很多问题是发现不了的。

△ 牧川使用ProtoPie製作的高保真原型

问:那你们拿着做的交互原型是怎么去找人测试的?还是就给产品设计师看?

牧川:不是,我们就拿着它到处找人。ProtoPie支持原型文件离线储存在手机上,我们就拿着手机随便找人过来问他们的感受。很随机的。反而越去找和这个项目不相关的人去看越有效果。

问:你这个原型已经还原度很高了,里面有视觉的参与吗?

牧川:我做原型的时候,会告诉视觉我的想法,然后问问视觉我这个二维码放在什么位置比较好,听取他的建议,但不会真正输出很正式的视觉稿。

陈璇:其实有些东西,他不需要视觉介入。比如他刚刚说的二维码,都有现成的模板,拉控件就可以解决的,所以视觉已经出来了。

△ 用原型和视觉设计师商讨呈现效果

问:你们的原型会上颜色吗?我听说有的公司故意不让交互设计师上颜色,怕会干扰到视觉。

陈璇:公司可能都不一样吧。之前在腾讯的时候出的都是黑白稿。我们内部也不太一样。有的时候视觉如果没有参与需求会议,而交互觉得有些点想强调突出,但面积已经解决不了。那交互就会故意填上染色,告诉视觉那里很重要。

视觉设计师陈璇个人采访

陈璇也来说说作为视觉设计师,拿到需求的时候是怎么思考并找到解决方案的吧。我们聊聊这次10.1支付宝首页改版吧。

陈璇:其实,首页改版这个…我是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哈哈。

当时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和其他业务部门的合作。因为首页是其他各个业务透出的一个地方,那每个业务都有自己透出的一个形态。如果把大家各自原有的形态汇总在一个地方,看着就会很乱。那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从视觉上思考就是,统一视觉风格。比如淘宝购物,必须要把图标的背景去掉。

问:这个统一的模板是你做的吗?

陈璇:是的。

问:这个模板制定的思路是什么?

陈璇:其实就是试,像排列组合一样。这个阶段需要做动态的交互原型,工具和牧川一样也是ProtoPie。做出多个方案之后先自己主观判断一下。用研团队也会通过调研比较客观的给个结果。当然,这中间还有老板的主观判断。

问:你出的方案如果团队里其他人有不同声音,你怎么处理?

陈璇:都会参考的。其实开发人员的反馈,都是比较客观的。如果他说的有道理肯定会参考。还有就是要探寻其他人这个意见背后的一些东西,要弄清楚他是在哪种考虑下提出的这种意见的。

分工与协作

问:一般大公司里,每人手里会同时有几个项目在进行。协作的时候对你重要的项目对别人来说不一定。那就很容易出现「没时间」「等我做完这个再说」这种被拒绝的情况。你们有出现过吗?怎么解决的?

陈璇:有。那我一般就会先自己往前走一步看看,这样也有利于团队整体的进度。

问: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吗?

牧川:一个人身上经常发生。可能你一个视觉或交互设计师对应好几个项目。每个项目都说我这个着急,我就有过。一般我是先来后到的原则,最简单。还有就是重要度,就比如品牌的需求肯定比一般的需求要高一点。

问:经常能听到有人带着个人情绪去和团队谈工作。导致沟通出现障碍。你们怎么看这个事。

牧川:有时候会有这种。产品拿一个什么东西,让你出个方案。但其实他们自己内部还没决定要不要做这个,他就是自己的一个想法。那我就说让他先在内部讨论,等你们决定要做了再拿过来。因为当时他的那个想法其实另一个团队已经在做了,很像。我跟他说了,但他还是说要自己单做一个。没办法,后来和老板沟通,老板说先给他出一个吧,那就给他出了一个。后来就再也没有消息了,就等于你给他白做了。那心里就会觉得这种产品经理不靠谱,等下次再有什么需求,肯定就往后给他排了。

问:所以其实当一个人说「我很忙」的时候,要不然就是这个事对他不重要,要不就是人对他不重要。

牧川:(很认同地)恩,你说的这个很对。

设计师的发展

问:现在有很多设计师分类,交互设计师,用户体验设计师等等。你们内部是怎么去定义每个名字,怎么去分工的呢?

牧川:现在内部在推的叫用户体验设计师,不仅对视觉或者交互单一点负责。交互和视觉的临界点越来越模糊,只是最后到具体动手实现的时候,可能我偏重做视觉,他偏重做交互。但其实我们希望的这个用户体验设计师,上能够cover产品,下能够cover住交互、视觉等等,最好还能懂点代码。不过这个转化过程会很长,毕竟每个人需要一定时间去培养自己其他方面的能力。

陈璇:很多人觉得交互设计师要做的就是线框图,视觉就是彩色图。但其实在这些图背后还有很多点要去关注。

问:如果让你们排个序,你们觉得哪些能力对用户体验设计师是比较重要的。

牧川:我觉得是对业务的理解,然后就是从用户的需求中找出和产品的结合点。其实很多产品的不成功不一定是设计或开发怎么样,而是产品本身设计或定位就出了问题。我们还是要先把产品的需求定下来,而不是接到需求就做需求。

陈璇:这个可能和工作的年头也有关系。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关注的就是好不好看,等时间长了就关注为什么我要做成这样。这就是新手和老手的区别。

问:那你们觉得代码重要吗?设计师应该学代码吗?

陈璇:「代码」这个东西看你怎么去解读。我觉得设计师应该去了解开发是怎么实现你的想法的,这个逻辑必须要理解。不然你说的话开发听不懂,他说的话你也听不懂,那这个事就没法搞了。还有一种解读就是真的去编代码,如果会也挺好的。不过更重要的是懂业务,我认同一句话「代码是帮助解决问题的,懂业务是去发现问题的,发现问题比解决问题更重要。」所以设计师的发展方向还是先从业务这边开始比较好。

问:现在很多设计师都有危机感,AR/VR这种新的技术出现,还有工具的涌现,以及设计趋势的变化等等。有点压得设计师喘不过气来。你们也有这种危机感吗?来自哪里呢?

陈璇:(不假思索似地)有有。我的危机感一方面来自于后起之秀。新来的这些设计师也都很优秀,那我如何让自己的价值发挥出来,体现工作经验的优势。找寻自己的价值,让自己有别于他们。还有一个就是新的技术,比如AR,业务需要,但如果自己要是不懂那就尴尬了。

牧川:还有就是和一些国外设计师的差距好大,感觉他们很多都是全能型的选手。现在国内的设计师有很多还是依托工具,就做自己那一摊事的那种感觉。另外我觉得设计师的话语权还是比较少吧。

陈璇:每个公司话语权也不太一样,现在主要还是运营和产品那边的话语权比较多。他们代表的是商业价值,我们可能更多是为用户考虑。我们考虑怎么样让用户的声音更多一些出来。比如首页上的广告条,商业上希望加上这个广告,那用户的角度肯定就是不想看到。那怎么权衡,这个问题是大是小,这里面话语权就会体现出来。

问:那你们是怎么克服这些危机感的呢?

牧川:那就是靠自己的努力了。现在正努力向体验设计师转型。我觉得业务这边学起来不是很难,接下来就是设计这块的提升。要多总结吧,做一些设计的沉淀。比如你分析过程,把该做的每一步做到。之前做设计的时候可能更多的是凭感觉,或者做个简单的调研就去设计了。那其实整个完整的设计流程都没有走完,也没有什么沉淀。

除了这些,剩下的时间就是多去充充电呗。现在我们很多内部小组都在学习英语,翻译国外的文章啊,还有办讲座啊什么的。

陈璇:那像我刚刚说新技术带来的危机感,要克服的话就得多关注这方面的信息。我每天都会看36氪上的科技文章。

问:现在很多设计师都想转岗。视觉转交互,交互转产品。你们有什么话想送给这些朋友吗?

陈璇: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有一个正确的认识,看你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我有朋友就是视觉转产品,他对产品这方面还是比较敏感的。那我就是相比产品更适合做视觉,自己比较感性。

问:你们觉着这种转岗方向是一个大趋势吗?

牧川:趋势..我觉得产品经理被淘汰才是趋势,呵呵呵。

问:为什么这么说?

牧川:我说的这是大方向。因为我觉得一个公司只要有几个非常不错的产品经理就可以了。现在什么人都去当产品经理,所以才把产品搞得乱七八糟。

问:哈哈,你这话我能写在文章里吗?

小明:可以可以,只要把我名匿掉就可以^o^ (小编:随了你的愿)

工具

问:刚刚说很多时候使用ProtoPie做高保真交互原型,什么时候会用到这个工具?

陈璇:我们从去年开始就在使用。主要是在验证自己想法还有做用研的时候。因为我们想让用户真正的去体验使用场景,静态稿肯定是不够的。这时候就需要高保真的Demo,而ProtoPie就能帮我们大忙。它比较适合不会代码又想做高保真交互的设计师。

问:那之前你们还用过什么交互工具,觉得ProtoPie和他们的区别是什么?

陈璇:之前我用过Principle。我刚从Principle转到ProtoPie的时候,觉得ProtoPie是比较理性的工具。但后来用着用着就发现做那些比较大项目的时候,ProtoPie会更方便。因为他能帮我把项目分成一个个的场景,管理起来很方便,但Principle做不到。

问:现在工具那么多,你们选择工具的标准是什么?

陈璇:我一般先看网上评价吧。不然花精力学完了发现不怎么样,那就挺麻烦的。

牧川:还有就是和其他软件的兼容吧。像可以直接把Sketch导入到ProtoPie这样的,和其他软件的连接性。

神器推荐→ 《简单好上手!帮你快速做出高质量交互原型的ProtoPie》

招聘

问:最近我看到你们团队在招人,你们..

牧川:(激动的大喊)招啊,疯狂招,快来吧!!

问:你们招的的是什么岗位?

牧川:我们希望找交互和视觉设计师,招很多很多,让大家快来加入我们吧!

问:两位希望新来的设计师是怎样的一个搭档?

牧川:我希望是有想法的年轻人进来,能带来更多碰撞,有精力在加班时一起熬夜,下班后还能有一起喝喝酒聊聊天的。

优设人气专题

优设独家专访 | iPhone X 学习指南在线抠图神器灵感大全

免费图库配色神器读书计划PPT 神器鲁班设计

iOS 11 学习指南人工智能PS 教程AI 教程C4D 教程

================明星栏目推荐================

优优教程网 UiiiUiii.com 是优设旗下优质中文教程网站,分享了大量PS、AE、AI、C4D等中文教程,为零基础设计爱好者也准备了贴心的知识树专栏。开启免费自学新篇章,按照我们的专栏一步步学习,一定可以迅速上手并制作出酷炫的视觉效果。

设计导航:国内人气最高的设计网址导航,设计师必备:http://hao.uisdc.com

点赞
收藏 9
继续阅读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发布 1

还可以输入 800 个字
 
 
载入中....
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