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可可洛N@爆炒地瓜​​​​:很高兴能够邀请到百忙之中的庭安老师,与优设的小伙伴们聊一聊他的设计生活。

出生于1991年的台湾设计师何庭安,在2011年大学期间就展露出了自己的设计才能,参与实践大学的多项品牌识别系统设计,并拍摄官方形象影片,自此开始艺术指导工作。曾受邀参与台北国际书展、国立台湾美术馆和前三宅一生创意总监藤原大所举办的展览,动画作品亦受邀于德国斯图嘉特、北京国际设计周、798艺术区、高雄市立美术馆等地参展。

近期主力以从事形象及品牌设计为兴趣,并着手大量品牌塑造、商业展演及音乐录影带之艺术指导。很高兴能够邀请到百忙之中的庭安老师,与优设的小伙伴们聊一聊他的设计生活。

何庭安 Behance主页:https://www.behance.net/tinganho

优设:

能聊聊您的工作背景么?您的设计成长历程?

庭安:

我目前是一名平面设计师,着力于品牌规划与识别系统设计。当初在大学,其实我就读的是动画导演科系。因为一次偶然临危受命、承接了校方一支形象片的拍摄委托,制作了片中部分文字与图标,这才开始接触了平面设计。

△ 交通大学展览识别

在该片拍摄期间,我注意到学校有大量的形象工作欠缺整合,因此主动与校方高层提案,规划了一系列的识别系统设计,希望他们允许我大刀阔斧的翻修。此后,设计圈便以「品牌设计师」这头衔开始认识我。

优设:

能不能详细的跟我们讲讲「100 Days 100 Nights」的设计过程。

庭安:

「100 Days 100 Nights」 是服装造型设计师陈亚琦的创作展览,展出她一百件刺绣作品,其中有五十件是在白天的创作,另五十件是深夜里的作品,展于台北松山文创园区。

△ 100 Days 100 Nights

说到刺绣,很多人都会将它跟古典、传统、中国等等以东方婉约古老为形象的名词画上等号。当现代人听见刺绣二字,脑中多半会浮现出贤淑女子在自家闺房中修习女红的画面,现代大众对于这门工艺的印象似乎依然保留在一股崇古、学古的风气之中。但是在初次听取简报时,从创作者的要求中,我认为她并不想要再维持这样的印象。

△ 100 Days 100 Nights

为了跳脱出这个刻板印象的死胡同,我与策展人向馆方提出对于「刺绣」的新定义——「在布料表面大胆的二度创作」。在平凡的衣物之上,藉由使用各种线材覆盖过去,就像植物蔓延建筑表面,是以针线为媒介的街头涂鸦,也是对布料征服的宣言。由于概念讨论过程非常顺利,我们很快就进入了视觉制作的阶段。

△ 100 Days 100 Nights

如同我大多数的设计项目,这次流程是没有设计提案简报的。承先前明确的概念策略,我一边在白板上画图,一边透过投影幕打出各式各样的形容词和关键词,与艺术家一步步磨出主视觉的样貌。

我与策展人的观念相同,都希望先行想象观展的完整体验、从整体出发,后再发展识别。于是我们直接把一百个绣框在工作室一字排开,开始作展场的模拟,并将整体的视觉收束为一群「圆」,以此做为展览的主要意象。

△ 100 Days 100 Nights

由于这一百件刺绣作品布展的最大区分在于日、夜之别,我们想要单透过主视觉就能彰显,我制作了初步的标准字,将「圆」的概念运用在日字,就像刚被缝上一条线的圆型刺绣;而相对的「夜」字则使用睡眼惺忪的效果。

△ 100 Days 100 Nights

当初步视觉确定后,便能着手继续整个展览识别的规划。在主要露出的文宣、刊物与广告,我们都尽量避开所有与传统相关的符号,改以洗练、现代而素雅的标准字作为主视觉。

至于字体、编排、配色与呈现,皆与展场布置和灯光设计相呼应,统一以同种灰色作为展览准则色,同时挑选了近似质材的纸张、布料、展台与墙面搭配;包含展览的阅读动线、可视高度、站位距离、个别展品的观赏时间、重点局部光、民众拍照角度,都特别做假设与调整,以此引导观众在不单是观展期间,而是涵盖展前展后所有的体验节奏。

△ 100 Days 100 Nights

△ 100 Days 100 Nights

△ 100 Days 100 Nights

△ 100 Days 100 Nights

△ 100 Days 100 Nights

最终,有赖杰出的项目管理与策展人,在高效率的时间排程下,以最完整的状态开幕展出,并顺利于多国举办巡回。

(此部分照片只为示意,实际上线时可不照此件排列或全部刊载)

优设:

能不能聊一下您的工作流程?

庭安:

我的工作流程没有太特殊之处,和一般设计公司相去不多。

△ Leviathan 2.0

不过,我舍弃了对客户提案设计的环节,而是拉着客户和我一起开发品牌概念与视觉,算是有点自创的品牌研发术。

优设:

我们知道您现在正在服役阶段,对您日后的设计会产生影响么?

庭安:

我想会更体贴一些。

我所服役的单位是消防队,担任紧急救护员与救灾人力,因此不得不接触到社会各阶级的人们,需要处理见肉见骨或生死垂危的场面也在所难免。过去我常制作着美其名的通用设计,但当见识到真正极端的生活质量后,对许多设计是否「堪够通用」,认知上或许仍有改善空间。

优设:

您最满意的是哪一个项目?

庭安:

不一而足。

△ 文鼎字型 Arphic

目前印象最深的是文鼎科技的上海展览门面(https://tinganho.info/Type-Waterfall)。当你的客户是一群国内专业字体设计师时,结案的成就感不可言喻。

优设:

您是怎么说服客户用您的设计的,在日常中,我们经常碰到许多「指点江山」的甲方,您是如何处理的?

庭安:

如先前所说,我并没有向客户提案设计的环节,而是跟着他们一起激荡、实时发想、立刻回馈的,这有助于省去大量的时间成本,甚至曾有与客户在发想会议时就确定设计、当晚直接结案的经验。前提是,在开会前就需要做足对目标产业的深入调查,以及做好短时间内高速发想的心理准备。

△ 叁式有限公司品牌识别

许多前辈常笑我没什么创作者的自觉,但是我很喜欢与品牌共行,当他们迷航中的领航员。直言之,我是以人为本的设计师,不喜欢将成果以单纯作品视之。

优设:

现在非常流行在线课程,有没有想过开设相关的平面、品牌设计?

庭安:

教育是十分困难的任务,而设计教育又特别艰难。因为网络课程并不是书本,不能随时翻阅、跳过章节,而是线性的体验设计,听者必须逐字逐句的吸收讲者的内容,一刻不漏。在这样的限制下,讲授的大多是硬内容——也就是知识与技术性的课程,而这类工具课程目前暂不缺我入场。在互联技术足够发达的某个未来,或许我会投身其中吧。

优设:

经常在网上看到有人说汉字的设计会比英文更难,作为 Behance 上的人气设计师,您觉得中文的设计更需要注意的是什么?

庭安:

汉字不比英文字难,只是因为习焉不察,在学习阶段要下足确实功夫,不然成果很容易因为笔画繁复而捉襟见肘。

△ Motion Type

因为中文不论是总字数、单一字的笔画数,或是笔画的种类数,都比英文繁复上许多,倘若设计师对于文字流变史、字型发展史或字体设计理论这些死功夫未曾深入着墨,便容易在细节处出现各种毫厘之失:不论是头重脚轻、有骨无肉、左右失衡或是行气不顺,对于最后的阅感都会差之千里。设计字体,说穿了也不过就是几条线画一画就了的事情。设计师若还不讲究细节,那好像也没什么好讲究的了。

优设:

最欣赏的设计师是谁,国内有欣赏的设计师么?

庭安:

讨好一人却得罪百家的答案不太好说啊。

年轻一辈中,我很推崇不毛设计。他们是我在大学起就熟识多年的战友,也是少数重视方法论更胜于表现技法或个人风格的设计工作室之一。(http://nomocreative.com

△ 不毛设计

在光谱的另一个极端,张溥辉是一位作品十分灵巧的平面设计师。私下常跟我插科打诨放一边,光从他在许多书籍封面案例上灵活巧妙的技术运用,就是值得关注的新锐。(http://cargocollective.com/P_

优设:

有什么建议可以给正在新手时期的设计师,有什么书籍、网站或者网站推荐么?

庭安:

多写字。最好是练书法。如果你未曾练过手写大量繁体字,你会讶异它能带给你多少设计上的帮助。

△ 后辽书

小心这一行带来的虚荣。设计的本质是服务与创造,而不是成为大师。

优设:

我们非常感兴趣您的办公环境,能否为我们展示一下您的工作环境?

庭安:

△ 服兵役处办公区

非常感谢庭安老师给优设小伙伴们带来的这次精彩分享,我们学习到了专业设计工作室的流程和经典案例的详解。喜欢庭安老师的小伙伴可以通过以下链接获得更多作品哦!

设计师专访,了解大牛都是如何开展设计的」

点赞 1
收藏 14
继续阅读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发布 7

还可以输入 800 个字
 
 
载入中....
7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