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花 21 天做了款中文字体,下载量过百万! - 优设网 - UISDC

他花 21 天做了款中文字体,下载量过百万!

2019/06/14 14491评论区

他曾因荒废学业而被视作弃子,又靠自己努力重回第一。
他曾为梦想中的公司而披星戴月,又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洒然离开。
他曾为留在北京睡过桥洞,如今靠自己的「手书」功成名就。

他是学霸,也是「文痞」。他是设计师,也是书写者。他爱摄影,画面无声。他喜书写,文字不语。虽然他的作品大都没有声响,但是你会在无数的影视综艺节目、海报设计、街头广告中看到他所设计的文字。

本周六(6月15日)晚9点,尚巍老师将在优设进行直播,扫上方的二维码即可参与。

尚巍介绍

汉仪字库签约设计师
方正字库签约设计师
纪录片《了不起的匠人》专访艺术家
人民邮电出版社签约作者,曾出版《字不语》
江小白、Samsung Galaxy、《我不是药神》等特约设计师

字体作品:汉仪尚巍手书、汉仪尚巍清茶体、汉仪尚巍少年体、汉仪尚巍魔方体、方正尚巍行楷。

出街作品:综艺《极限挑战》、《这!就是街舞》《王牌对王牌》、《2019 年央视春晚》、电影《无名之辈》、《我不是药神》《悟空传》等。

优设:

记得你曾经提到过,你是工业设计出身,虽然现在并没有从事相关领域的工作,但是工业设计的学习给了你哪些影响?

尚巍:

是的,我毕业于燕山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学的是工业设计,现在也叫产品设计。

要说影响,应该是那四年的时间让我第一次新鲜的、系统的了解到什么是设计。而且工业设计相较于视觉设计来讲,除了审美上的好看,它更加注重使用时的感受,需要设计师对一件产品的人机工程,使用习惯甚至是使用诱导都有足够的判断和把握,它不单单是一个界面的优化或者是一种视觉的优化,它更加注重的是“好用”。

要足够的了解用户,了解消费者,了解这个时代的市场。这样的一种总结在我后续去做手写体设计的时候也带来了一些好的影响,至少是在方向的判断上,它会让我有一种更理性且客观的判断,我觉得是一件好事儿吧。

优设:

对你而言,北京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让你愿意睡桥洞,愿意写字写到整个右臂肿胀?

尚巍:

除却我不记事儿的那个年纪跟家人一起来北京,我第一次自己来北京是10年,那一年我还不到20岁,也就是那一次我走投无路,在东直门地铁站的桥柱边睡了20多天(笑~)。

比较惨,嗯,至于惨况就不多说了,反正不是什么很美好的回忆。

说说当时对北京的印象吧,用那个时候不过分渲染的词藻来形容,就是:大!

北京很大,现在依旧觉得。大到你撕心裂肺的痛哭都没有人听见,大到你歇斯底里的大声喊出自己的梦想都没有人看你一眼,大到车水马龙之间每个人脸上都刻满了茫然。

但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北京这么残酷为什么还会有成群结伴的工人?为什么还会有已到中年却奋力拼搏的人?为什么还会有无数张年轻的脸深憋住一口气一头扎进人海里奋力向上游?

后来就懂了,在这样一座所谓“残酷”的城市里,它至少相对公平一些,你勇敢你努力你就可以在这里生活的好一些,另外还有,它会逼着你往前跑,你不跑它就会抛弃你。嗯,我不想被抛弃。我习惯了可以轻易找到星巴克和麦当劳的日子,我习惯了感受这座城市的历史和年轻,我习惯了开车行驶在北四环的深夜。我想生活的好一点。

哦对,睡桥洞的那段日子我遇见了一个人,她区别于那些精英白领和与世无争,这个女人,比我大7、8岁的样子,是我对于那段过往唯一一段想要记住的片段:

一个大雨的深夜,凌晨一两点钟的样子,我当时蜷缩在那个桥柱边,小小一团,即便这样,雨还是隔着桥檐灌进来,我浑身都湿湿的。那女人走近我的时候也差不多衣服都湿透了,她衣着暴露,黑色丝袜,脸上带着雨水和浓妆,还有一身劣质香水味。第一直觉就告诉我:这是一个操皮肉生涯的女人,即便不是,也是KTV里陪唱的女子,或者其他。

她走到我身边避雨,其实也根本避不了多少,她点了一根烟,抽到半截被雨灭掉了,她扭头问我:“抽吗?” 我说:“我不会。” 她还是点了一根递给我,又灭掉了。我们没再说话,过了有几分钟吧,她不时扭头看我,或许那个时候她觉得,我好像不是一个职业乞丐,于是我们简单聊天,她走之前,突然蹲下抱了抱浑身脏兮兮的我,像一个姐姐那样。她说:“生活挺难的,我也挺难的,但我们要好好活着。”然后就走掉了,那一瞬间,我觉得:她比白天那些衣冠楚楚的人,比那些面目慈善的老人,比那些穿着校服满脸阳光的学生,要真实很多。因为他们,已经在连续很多个白天,走过我身边的时候绕远远一圈,甚至嗤之以鼻,这姿态让我怀疑自己是一个乞丐。有些时候,一点温暖真的可以影响一个人一生。

再后来的前些日子,我在社交平台上写了一段话:

那个街边,

化着一脸精致妆容的女人,

突然有一天,

点了一只便宜的烟给我。

她蹲下抱了抱我,

告诉我不要哭泣,

她说她也很难过,

却也要努力活着。

收到一些评论,部分有些戏谑:“后来呢?男女主角莫非…?”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她居然抱你!是不是喜欢你?”等等…我都没有回复,因为有些感受,只想记录下来,不求所有人懂。

但那句“生活挺难的,我也挺难的,但我们要好好活着。”一直在心里,也就是那天,我看着围绕东直门的大厦,告诉自己:“我要好好努力,我要来北京,我要在北京生活的好一些。”

至于那个女人,我后来曾想要不要找到她,当面说一句感谢。但随即就放弃了,她一定也有了自己的生活,我不必去打扰,但心里一直在感激,谢谢她没有嫌弃那个不满20岁的“乞丐”。

至于梦想,光一直就在前面,我只是想离那一点点星火近一些,仅此而已。

优设:

有作家提到,每一次走向写字台,就好像被绑赴刑场,每一部作品的完成都像害了一场大病。想问下您在创作字体时会有类似的感受吗?还是有别的感受呢?

尚巍:

会歇斯底里,会耗尽力气,但没有大病一场的感觉。反而会觉得轻松,会自己一个人闷在房间里嘿嘿傻笑,像神经病。

对于创作,其实更多的时候,我习惯随机的东西,尝试往往不会刻意定性,一切都让它自然而然的发生,自然而然的进行,自然而然的终止,过分强调反而会失去快乐,当然也会有一些很意外的惊喜。

我至今都觉得很多时候,我不是在写字,我只是一个实验者,我尝试所有我可以达到的方式,我尽可能将自己内心里的欲望在纸上表述完整。这期间里所有的状态更像是一种游荡,我闭上眼睛到处摸索,我撞开无数个门,有对的,有错的,有反叛的,有致命的,每一扇门都给我片刻荣耀或是头破血流。无所谓,自己经历过后的感受是真实的,我喜欢真实。

优设:

在写完「汉仪尚巍手书」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还记得当时做了什么吗?

尚巍:

写完「汉仪尚巍手书」,我发誓要睡三天!但后来誓言破灭了,我睡了不到15个小时就饿醒了。哈哈哈哈!

整个尚巍手书的过程其实是很痛苦的,当然,也只是现在回想起来觉得痛苦,觉得心疼自己。正在进行时反而没有太大感受的,只觉得累,觉得脖子胳膊高度紧张。一套字体,9169个汉字,加上字符、西文和日文差不多10000+,我花了21天就完成了手稿的工作,其实很快的,那个时候怎么说呢,太想做成这件事情了,太想证明自己了。所以,嗯,我喜欢自然而然,一切事情都有它最好的方式。

优设:

在你写字和创作的过程中,大家看不到的准备工作和他人感知不到的状态,对你而言是不是都非常的重要?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的感受和体验吗?

尚巍:

写字还好,在哪都可以,有纸笔就好,一种安静的表达而已。

创作的话我需要极度的安静。我需要一个封闭的、独处的空间。我身边不能有任何人,我受不了有人影来回晃动甚至是呼吸声,我觉得自己像个神经质很敏感的怪人。

我遇见过两次极为投入的状态:我关掉手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停地在纸上乱画,笔尖下游走的线条是什么我自己都感受不到,只是在漫无目的地游走,我先是脱掉了鞋子和袜子,又脱掉了上衣和裤子,最后全裸,像个变态一样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我觉得这应该是我最极致的状态。

所以有些时候会遇到一些采访说,让我展示一下自己创作时的真实状态,我都是拒绝的,我觉得正常的写写字还好,那种状态太难捕捉了,一方面是因为有人和摄像机在,状态很难达到那个点,另一方面我担心自己开始脱衣服。哈哈哈!

毕竟这样的状态太少了,这么多年我也就只有过两次,我觉得这种极致是不可求的。

优设:

创作字库是一种独立性很强的工作,会不会遇到许多动摇的时刻,这时你是如何教导自己的?

尚巍:

没有,我不知道别人,我完全没有。

其实这种状态我觉得看个人吧,我并没有把创作字库当成是一种工作,我觉得一件事情即便你再喜欢,把它当成工作的话无非也就坚持10年,或者是20年。但如果当成一种情感,或许可以恪守一生。我就不太喜欢把字库创作当成是一种工作,我开心的时候我就去做,不开心的时候就出去玩儿,我觉得这样的状态是很舒服的,而且作品本身呈现出的状态也是不牵强的。

比方说我最近在做的一套字,它是一套完全不商业的、没有任何利益驱动的字体。是一套完全用电脑绘制的标准楷书字体。我在独立去做,没有签署任何的商业字库公司也没有任何的商业合作,只是想做一套对我而言是典范级的楷书,就去做了。我做之前看了大量的书体,我觉得优秀的楷书字体库已经有很多,但我之所以还去坚持做这件事情就只是因为喜欢。我预估了一下,保守来讲,我投入所有时间去做的话,一天最多做5个字,按照一年用300天的时间,也需要至少6年,甚至更多。所以大家近几年不必有所期待,因为这套字什么时候可以做完我自己都不知道。

所以是什么还在让我坚持?是金钱吗?显然不是,这套字做出来以后给我带来的商业价值,很明显是与长达6年的时间不相符的。是名望吗?也不是,6年我可以做很多有意义或者有影响力的事情。所以,只是因为喜欢,因为情感。

优设:

为了创作新的字体,你做了哪些打破常规的尝试?尝试过程中有不尽如人意的情况吗?你是怎么处理这种反复调整修改,又是怎么遭遇灵光乍现的时刻?

尚巍:

尚巍手书算是打破常规吧,虽然是用毛笔,但没有刻意去遵守传统书法的一些规则,去尝试一些更具冲击力的表现手法和用笔,哪怕前段时间被人骂了,哈哈哈哈哈!

魔方体也算是一种,想要表达的就是打破笔画与笔画之间的结构和壁垒,看似相互独立又不失平衡的感觉是我喜欢的感觉。之所以叫魔方,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它的每一个笔画都看似独立,歪歪扭扭,但组合在一起又是舒适的、平衡的。像魔方一样,各自处在各自的位置,牵制平等。

我16年开始投入全部精力去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国内还没有人做,其实那个时候包括我自己都不觉得这会发展为一个行业,即便到现在,全职去做手写体设计的人也很少。所以尝试过程中不尽如人意的情况很多,因为手写体设计虽然是基于汉字,但这个行业的定位太新了,没有人去定义哪个方向是对的,这条路可行不可行。包括我,包括现在身边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也都是在做尝试,遇到问题就去调整,调整不出来就继续尝试,没有人指引我们,只有我们指引自己。

至于灵光乍现的时刻毕竟是少数的,还是刚才我的观点:我只是一个实验者,我能做的只有不断尝试,我甚至不能确定这是对是错,我只能尝试所有我可以达到的方式,我尽可能将自己内心里的欲望在纸上表述完整。如果是对的,我很幸运。如果是错的,我也愿意承受指责。但总要有人出来试错吧,没有错误又怎么会明确方向呢,所以,我愿意成为第一个踏进雷区的人。我不伟大,但还算勇敢。

优设:

你总能用字体拿捏到需求方想要的感觉,除了一些固定的规则和方法以外,你有哪些独特的感知、探索的方法吗?

尚巍:

这可能跟我的专业有关,刚才也说了,我大学学的是工业设计专业,工业设计相较于视觉设计来讲,除了审美上的好看,它更加注重使用时的感受,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更加注重字体使用人群的原因。

同时我将手写体做了一个大的系统整合,我将不同的书写方式赋予不同的性格,柔和的、文艺的、可爱的、冲击的等等。汉字的不同书写会传达不同的视觉感受,除却历史发展的必然,汉字在这个时代应该有更多元的表现。

其实大学毕业之后我没有直接去做手写字体,我先是去了一家工业设计公司,做我的老本行,但在整个工作过程当中我就发现国内现有的字体是不够设计师用的,尤其是手写字体。设计师在做一张平面效果图的时候,往往需要用到大量的笔刷,然后一遍遍写,一遍遍调整,一遍遍拼凑,要花上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最终效果还不好,很生硬。所以后来离职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做一套适合设计师使用的手写字体「汉仪尚巍手书」。它可能有一些违背传统,也可能有一些缺点,但我觉得无碍,因为我不是在写一幅书法作品,我只是做了一个适合设计师使用的字体库产品,更何况它也达不到书法的级别。它的目的很简单:便于设计师工作,为广大设计师在手写字体这一块节省时间。

方法的话,除了一些固定的规则和总结,我觉得要多看,并且尝试。要善于发现每一种表现风格背后的手法和规律。

优设:

当第一套字体取得成功后,你想得最多的是什么?

尚巍:

有过短暂的欣喜和不知所措。

其实第一套字体发布之前,我对于它的预估是这样的:从一开始我就不觉得那套字体会成为常规。当时在我心里对它的判断分为两种极端,一种好的极端是卖得非常好,短时间内被设计行业认可并成为畅销字体。另外一种不好的极端是被传统书法界的老前辈封杀,去批判我为什么可以如此玷污中国传统书法。

后来的结果大家也都明了了,「汉仪尚巍手书」自2016年10月发布,三个月内就成为了全国最畅销的字体库产品。对于字体库这种需要长期渗透型的产品,「汉仪尚巍手书」在上线第一年,它的产品销量直接跻身前十,这可以说是一个记录。同时我也觉得它成为了近两年的一个现象级产品,催生了多套手写体字库的产生,这是积极的。

再再后来的一些观点相信有些朋友也看到了,「汉仪尚巍手书」引起了《书法报》的注意并公开对其进行了指责。对于这件事情我倒没有太多想反驳的观点,只想在此阐述:首先,我无比尊重传统书法,无比尊重每一位老一代的书法家,也尊重所有声音。同时我也深知,真正的书法艺术是我目前乃至一生都无法企及的高度。「汉仪尚巍手书」只是一个字体库产品,它达不到书法的艺术高度,只是字体,只是为了便于设计师使用而已。我最新看到「汉仪尚巍手书」的点击下载数据是164万+,这套字体一直处于数据首位,谈不上过分感动和荣耀,适者生存吧。

最初看到大街小巷都是我的字时,会随手拍下来,会很开心的到处跟人讲说“你看,这个是我的字诶!”。但这样的兴奋感仅仅持续了很短的时间,这样所谓的“成功”开始让我去反思更多元的表现,我想要去做更多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或者说我想去探索手写字体有多少种可能。我不是一个满足于现状的人,我渴望在自己有限的时间里将效率最大化,遗憾是注定的,负面声音也是注定的,我只想走自己选择的路,即便孤独。

优设:

能否向读者介绍一下你的创作习惯?

尚巍:

没有习惯,没有固定的方式和时间,没有固定的要求和工具,比较随性,大部分状态下是看心情的。

不同的内心情绪会催生不同的表现效果,用笔柔软的字一定是在心平气和时写下的,墨水喷溅的字一定是在重金属音乐背景里写下的,我不擅长去给自己制造框架,我不喜欢一切有规律的东西,我不喜欢循规蹈矩,不喜欢秩序井然,不喜欢让自己在写字这件事情上有习惯,因为没有性情在。

如果一定要有,洗干净手、脱掉鞋子算是一种吧,即便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洗干净手算是敬畏,那脱掉鞋子呢?更加接地气吗?哈哈哈哈我不知道。

优设:

「尚巍手书」大火后,引起了个别书法界人士的批评,对这类批评你的看法是什么?

尚巍:

哈哈哈~终于问到了这个问题!我早就知道你们会问我这个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我想多说几句:

首先,我想再次重申一下我的态度:我无比尊重传统书法,尊重每一位老一代的书法家。同时我也非常自知的明白,书法这种高度是我很难企及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自始至终不敢在自己的内容里提及“书法”两个字。包括我的字体库,包括我写的《字不语》,包括我对外所有的分享和演讲,我都很自知的避开“书法”两个字,尤其是我在写《字不语》的时候,我反反复复跟我的编辑确认,我对她讲说:“一定一定不要提书法两个字,我的内容不是书法,我只是在写字而已,一定不要引起老一辈艺术家们的异议。”是的,我不敢提,我宁肯放低姿态说自己的内容是“手写体字型”。我对传统书法表示敬畏。

其次,我尊重每一种声音,无论他们的评判角度是否跟我契合,我都尊重。我始终坚信:艺术创作不是语言暴力,也不应该畏惧语言暴力,艺术创作是孤独的。当你硬要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撕裂一些东西的时候,就已经是在走弯路了。刚才我也说了,尚巍手书发布之前,我对于它的预判就有了两种极端:一种好的极端是卖得非常好,另外一种不好的极端是被传统书法界的老前辈封杀。所以我很理解,我也保持尊重。

然后,我想说一下自己的定位:其实自16年开始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将承受巨大的非议,搞不好会被写进历史,或万人膜拜,或万人唾弃。

一来我不敢说自己是在做字体设计,因为16年我进到这个行业的时候,有一群行业前辈都已经把电脑字体设计做的名声在外,我不敢说自己的是字体设计。只是手写。

二来我自始至终不敢说自己的是书法,我只对外表述过我从很小的年纪开始写字,写了很多年,后来学习设计专业开始尝试手写字体的多种表现,我更多的是想要将传统书法和设计相结合,我想要去发掘手写是否有更多元的表现形式,我称它为“手写体字型”。只是手写。

我也在很多公开场合多次表述:“我不是书法家,书法家都是老前辈,他们的身影那么大,我被笼罩着,我一生都追逐不上。我只是一个写字的而已。”

我很小的时候开始学习传统书法,每个周末爸妈都带我去少年宫跟老师去学习,不管春夏秋冬,不管阴晴风雪。我那个时候才5、6岁,年纪很小,但我打一开始就觉得自己对这件事情是有激情的,后来长大一些,我觉得艺术可以改变世界,无论是音乐、美术、书法还是电影,我觉得每一种艺术形式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声音去改变世界,但现在我觉得世界改变的太慢了。我所接触到的书法跟我小时候学习的东西是一样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思维模式和表现方式没有任何变化。所以这对我后来就产生了困扰,我不止一次的向自己提问:到底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们?加上在设计公司遇见的困扰,我决定跳出来,去做一件事情,我想跳出传统,结合当下。没想过做多伟大的事情,没想过扬名行业。只是自己学过书法和设计,想做一些年轻人做的事情而已。

「汉仪尚巍手书」不是书法,只是一种手写方式,这套字的初衷也不是想要传承中国传统书法,我何德何能?我有什么资格去传承?我的初衷只是为行业内的设计师们节省时间而已,后来的现象大家也都看到了,这套字刷街、刷综艺、刷广告行业等等,至今热度没有衰减。它为这个行业的设计师节省了时间,它让设计师的工作更有价值,让我更有价值,我觉得这就足矣了。无关亵渎传统,我尊重传统。

另外,那篇文章我也有仔细看过,文章内表述我的“江湖体”颠覆了书法人的至美追求,混沌了全社会对书法美的传统认知。中国传统书法历经几千年,我居然可以轻易颠覆?试问为什么?试问站在那样一个角度写下那篇文章的所谓“传统书家”,他是不是应该思考去真正意义上做点什么?“颠覆了书法人的至美追求,混沌了全社会对书法美的传统认知”这么伟大而具有历史意义的事情,不应该是书法协会做的事情么,怎么就轮到了我身上?艺术是流动的,如果我的一套尚巍手书就搞的书法界如临大敌,我觉得这是一件挺悲哀的事情。

其实我对很多大众讨论的观点都会多多少少有一些自己的判断,比方说行业内的一些代表人物对行业发展错位的反思,是没有的。他们都不去反思一下到底是哪方面出了真正的问题,从而促成了这样的一个局面。我觉得如果这些具备代表性的人物,或者是一个通过代表性渠道发声的人物失去了反思能力,失去了在这样一个时代洪流里对自我弱点的揭示能力,那所谓的代表性人物和大众百姓还有什么区别?他们困在禁锢里,拿着丰厚的薪水,拿着国家津贴养尊处优,直到有一天,一个像我这样的人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们才站出来以一个所谓正派的角度去评判说:“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大逆不道的人凭什么就成功了?!”我亦觉得这是一件挺悲哀的事情。

那几天我也看到了一些设计类公众号站出来以一个设计师的角度去为我发声,那些为我抱不平的文章我也有看,完全以设计角度去评判也是有些片面了,我不希望大家为了我浪费媒体资源去撕,我恳请大家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去评判就好。其中有一篇公众号的回应就写的很中肯,叫「墙艺术」,我还转发了,大家可以看一下。

最后,表个态吧,算是回应:我不会因为外界的声音去放弃自己的坚持,每一条新道路去开辟的时候都是孤独的,我不奢望被所有人认同,我只希望自己可以在孤独的道路上越走越羽翼丰满。我相信会有很多设计师记住我的名字,我相信尚巍手书系列会让很多人感受得到我对手写的情感,我相信适者生存。

在此谢谢大家,谢谢每一位素不相识却愿意支持我的人。

优设:

最近除了创作字体外,还有什么新的打算?

尚巍:

很多,觉得时间不太够用。

我在整理一本自己写的诗集,我准备叫它《笔染时光》。那种乱七八糟的文字有时候自己看起来都看不太懂,万一哪天有出版社看上了呢。

我会定期背着相机出门拍照,我喜欢拍一些一刹那的画面,真实纯粹的那种。

我在北京的工作室最近在做几套新字,其中有一套是一位85岁高龄书法家的,我受老人家的委托为他做定制字体库,嗯,85岁,很感动。

我在老家开了一家幼儿园,我喜欢孩子,至于原因,也是因为孩子的脸真实纯粹吧。

我还在唐山开了一家品牌公司,是时候以自己热爱的方式找回设计初心了,它叫“笔染时光”。

至于未来,谁知道呢?

指不定哪天开了一家民宿,叫“笔染时光”。

指不定哪天开了一家餐馆,叫“笔染时光”。

指不定哪天开了一家书店,叫“笔染时光”。

一边走一边看吧,毕竟未来可期。

尚巍老师的直播来了!

本周六(6月15日)晚9点,在直播间不见不散!不想错过直播?先关注我们的服务号「优设UISDC」(微信号为全拼:youshesifangke),以便收到提醒!

在电脑上查看直播的同学,可以戳这个链接进去:「人气大咖尚巍的手写体设计创作术」

想直接在手机上查看直播的同学,可以直接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优设大课堂

非特殊说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s://www.uisdc.com/uisdc-interviewe-shangwei

发表评论 加载中....

评论加载中....

uisdc

评论区都快饿瘪了,看看我期盼的小眼神...

版式设计 交互设计师 界面设计 排版布局 职场 设计师干货 优设专访 优设大课堂 设计达人 配色 视觉设计 web前端开发 素材下载 AI教程 设计流程 设计理论 神器下载 字体下载 设计师专访 psd下载 设计规范 用户体验设计 海报设计 设计趋势 平面设计 动效设计 logo设计 图标设计 ICON 产品设计 神器推荐 App设计 字体设计 职场规划 酷站推荐 交互设计 ui设计 优秀网页设计 设计师职场 ps技巧 酷站 用户体验 PS教程 网页设计 经验分享

您还没有登录

优设启用更安全省心的 微信扫码登录

微信扫码

300万设计师聚集地!优设网是极具人气的设计师平台
2012年成立至今,一直专注于设计师的学习成长交流

把好文章收藏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码分享
学设计 优设网 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