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m,欢迎回来 - 优设网 - UISDC

Palm,欢迎回来

2018/10/24 10466评论 11

作为一个积年的Palm粉丝,再次听闻 Palm 要发布新手机的时候,内心是五味杂陈的。

这是一个曾经屡次开创新时代的品牌,无论是普通人还是身为设计师、媒体从业者的我们,直到现在我们每天都在享用 Palm 所留下的遗产。如果时间再往回倒推10年,当Palm 要发布一款新产品的时候,我们会如同面对谷歌和苹果发布会一样,彻夜等待新消息,不止是因为产品,更是因为产品背后的设计。但是在今天,原本的团队早已分崩离析,这个冠以 Palm 名号的团队还是之前的 Palm 么?现在姑且放下疑惑,继续了解。

对于目前即将发布的新机型,官方并未透露具体型号,而是以品牌 Palm 相称。68g的重量仅仅只有 iPhone Xs Max 的三分之一,3.3英寸的屏幕被嵌在仅有银行卡大小的机身上,720p的屏幕分辨率在这个尺寸之下倒也不用操心会看到像素点。更值得注意的是,它没有 SIM卡槽和音量键,仅有一个电源开关。配置上采用的高通骁龙435芯片,3GB运存和32GB容量似乎也谈不上主流和强劲,前置800万像素和后置1200万像素的镜头倒也不算落伍,所有的这些硬件都被放置在这个厚度仅有7毫米的机身内。操作系统并没有老粉丝们期望的 webOS ,而是内置了完整的 Android 8.1 原生操作系统。

△ 图片来自TheVerge,用来对比的是Google Pixel 2 XL

用两个字来形容它,就是极简。对比如今已有的产品,它显得非常奇怪,但是奇怪得令人着迷。

当整个手机从头到脚都开始显得奇怪的时候,那么它极有可能是一个特殊语境之下的产物。敢于重新走到智能手机这片红海的 Palm 品牌,应该有其深意。

在这块像素密度达到 445ppi 的小屏幕上,打字输入毫无问题,但是这个比 iPhone 4还要小上一圈的手机,和「工作」「高效」「高性能」是毫无关系的。要知道,这个68g的机身之内,仅能容纳一块只有800mAh的小电池。这是一个正在和时代大势所对抗的产品,对抗这个高度信息化的时代,对抗高强度工作。它所迎合的是大众对于平静生活的需求。

为信息过载时代而设计

The Verge 的媒体编辑  Dieter Bohn 早在2000年的时候,就已经是粉丝社区 TreoCentral 的内容提供者了,随后辗转 PreCentral ,直到如今成为 The Verge 的编辑。对于 Palm 他恐怕比绝大多数的粉丝更加熟悉,对于Palm 旗下产品更是了如指掌。

「这是一款为你的手机所准备的手机。当你不想用手头上那台超大号的手机的时候,这台功能完善但是尺寸小巧的手机就可以登场了,它就像为你的大手机所准备的小号备用机。」把玩了几个小时之后,他总结道。

这个看起来和 Apple Watch 有几分相似的界面,确实是为小屏幕所专门设计的。对标智能手表的 Palm手机和 Apple Watch 一样采用的是电子SIM卡,不过运营商 Verizon 提供了一个专门的服务,开通之后它就会像 Apple Watch 一样和你的手机共享一个号码,接收信息。

△ 图片来自The Verge

不做主力机,相反只是一个配件,通过设计加入一定限制,让人从纷繁的信息中释放出来,专注享受生活。

如今的 Palm 公司和最初创建的三巨头以及之后的 CEO鲁宾斯坦都没有关系,Dieter Bohn 甚至专门了解过之后坦言,如今整个 Palm 公司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曾经供职于曾经的 Palm。

Palm 的精神继承者

这一点在如今 Palm 公司的创始人 Dennis Miloseski 和 Howard Nuk 那里得到了印证。事实上,如果要追根溯源的话,整个事情的根源还要追溯到三星头上——因为 Miloseski 和 Nuk 是2012年在三星工作的时候认识的。

△ Dennis Miloseski,摄影:Williams + Hirakawa

在去三星之前,Miloseski 在 Google 工作了整整5年,而 Nuk 的工作背景更有趣,他曾经供职过的企业是著名的设计机构青蛙设计,以及 Ammunition (还记得老罗介绍锤子T1工业设计的时候是怎么介绍Ammunition的吧?),他是一个专精硬件的工业设计师。

△ Howard Nuk,摄影:Williams + Hirakawa

Miloseski 和 Nuk 在旧金山的三星设计工作室协作完成了许多优秀的硬件设备,包括手环、智能手表以及耳机等产品。但是,大公司的的制度和工作状态让两人从里到外都感到厌倦,于是在2016年的时候,组队离职。

「我们用过去的20年时间让人们沉迷于技术,」Miloseski说道:「现在我们开始重新思考这个问题了。」在给三星研发智能手表 Gear Fit 的时候,他们意识到这种将人从技术和信息中解放出来的产品,才是他们想要的东西。「不过,虽然智能手表能够从某种程度上把人从手机上解放出来,但是通知从来都没有真正停止过推送,相反人们会更加频繁地看智能手表上的信息,但是手表本身的限制让这种倾向显得极为粗鲁。」

正如同 The Verge 的编辑 Dieter Bohn 在他的文章当中所说的,他们更像是 Palm 的精神继承者,而非硬件和技术的延续者。Miloseski 和 Nuk 并没有在硬件和参数的红海中挣扎,没有继续在「更高、更快、更强」的围城中盘桓,而是直指这个时代最根本的矛盾,试图在做减法这件事情上作出创新。

为了更简约的生活

智能手机所带来的信息成瘾是客观存在的。Google 的设计伦理学家 Tristan Harris 认为科技公司在产品设计的时候,加入了类似老虎机的机制(参考我们之前的文章《明白这4种奖励机制,能让你的设计吸引力暴增》),而这种情形之下会让用户对于数字产品产生强迫症和上瘾倾向。之后,Tristan Harris 在2016年年初离职,并且创立了一个名为 Time Well Spent 的运动来抵抗这一趋势,并且随后发展成一个非盈利组织。

与此同时,Miloseski 和 Nuk 开始筹划自己的产品,而心理治疗师 Nancy Colier 的书《The Power of Off》 正好发布,这本书倒是给了他们不少启示。在书中,Nancy 提到:「和朋友一起聚餐的时候,挡在人与人之间的就是手机。当手机屏幕亮起的时候,大家都会想,是不是有更有意思/更好/更重要的事情发生了,大家为此而上瘾。即使是独处,都很难集中注意力,因为手机让人分心。而来自公司和同事的各种信息,则让现代人对手机产生了恐惧。」

对于智能手机上瘾,心理咨询和治疗早已不少新鲜的东西。同样为手机而苦恼的 Miloseski 和 Nuk 的灵魂探索由此开始。完全脱离智能手机是不现实的,那么能否用一个智能设备,来帮助我们抵挡所有纷繁的信息呢?

△ 图片来自TheVerge

「最初的尝试非常极端,我们将所有的功能和属性都剥离开来。最初的构想里,没有相机,没有按键,它就是一块安静的黑色的鹅卵石,借助声音,它会响应你的需求。(这就是 Palm Pre 最初的原型构思啊!)随后,我们开始加入关键性的功能,直到这个信用卡大小的3.3英寸屏幕的硬件设备的雏形出现,它只有一个按键,运行着可以被轻松定制的 Adnroid 系统,而体验的核心,这是 Life Mode (生活模式)。」

他们试图用一个有限制的数字设备,来作为工作和信息的过滤器,让用户放手去享受生活。

制造简约的用户体验

Miloseski说道:「大家都希望拥有自在而可被掌控的生活。只需要点击棕榈树(palm 有手掌和棕榈树的意思,他们在这儿玩了个双关)的图标,就会开启生活模式。在这种模式之下,包括电话、信息和通知都不会来烦你,只要你手头上有事情在忙活,就永远不会被打扰,因为手机只有在点亮屏幕之后才会连接网络,接受信息推送,而每一个 APP 的后台信息推送都是默认关闭的,你可以自己选择接收哪些信息。除此之外,你还能设置定时接收推送,比如每2小时接收一次信息推送。」

为了让产品在这样的小屏幕上保持简约和易用性,他们针对操作系统进行了不少调整,包括采用了类似 Apple Watch 的界面。由于图标识别度大都非常高,因此在主界面中的图标并没有带有文本标签,而是被均匀地分布在蜂巢式的栅格当中,在滚动的时候,界面两头图标会微微变小,带有轻微的透视效果,给人更强的立体感和愉悦感。

「我们尽量让界面设计得足够紧凑简约。」谈到主界面的时候,Miloseski 这样说道。

借助一些延续自更早的 PalmOS 和 webOS 的设计机制,新的 Palm 手机成功地将体验和交互优化到一个足够精简又恰到好处的程度。

长按唯一的实体按键会呼出 Google 语音助手,快速的语音输入帮用户获得想要的答案,上手即用:

屏幕底下的触控区某种意义上延续了 webOS 的设计,单击返回,双击回到 Home界面。如果长按虚拟按键,则能够呼出后台程序列表,列表会以典型的卡片堆栈形式呈现:

关闭屏幕之后,在屏幕中间滑动可以解锁,在屏幕底部边缘向上滑动,能够快速呼出一个快速输入的区域:

对于这个功能,Miloseski 补充道:「Flesky 所提供的屏幕快捷输入让用户能够最快找到应用,点击打开。」

这个部分的界面设计,毫不掩饰地向最早的Palm 产品 Palm Pilot 的设计致敬,输入方式几乎完全一致,输入区的四个角上还添加了几个快捷操作,这也和当年被国人称为「四大天王」按键的快捷按键相呼应。

构思得差不多,产品要落地的时候,事情就变得很有趣了。

如同很多其他的小型创业团队一样,Miloseski 和 Nuk 在这个阶段就找到中国来了。在广东惠州找到TCL 的时候,他们发现这个能够帮他们代工生产智能手机的品牌手上,还捏着一个相当炸裂的品牌,Palm。

像Palm一样改变世界

这个中国绝大多数用户并不熟悉,但是在数码圈子中颇受追捧的品牌,有着足够辉煌的过去。

1995年问世的 Palm Pilot ,真正定义了「掌上设备」,将掌上智能数码设备不再意味着砖头一样大,重量超过500克的大型设备,而是可以插入衬衣口袋的智能数字助理。可以说移动端智能设备领域的第一次革命,就是Palm 带来的,它让智能设备真正能为人所「一手掌握」。

Palm 的三位创始人之一的霍金斯是一位神经网络领域的科学家,Palm自诞生之初便有一套关乎效率的哲学,被称为,《Zen of Palm》,具体可参考之前的文章:《20年前的三个谜语,为你揭示产品设计的禅理》

△ 图片来自FastCompany,第一款产品,Palm Pilot 1000

进入新世纪,Palm 是智能手机的主要推动者之一,彼时 Palm OS 上已经拥有超过10000个各类应用,包括各领域的专业APP。随后,Palm 以 Treo 180 开局,发布了一系列智能手机,其中 Treo 650 是至今为人津津乐道的经典。

△ 图片来自FastCompany

2007年,杰夫霍金斯展示了一款强调效率和使用体验的轻量级类笔记本设备,名为 Palm Pilot,它是随后的上网本和超级本等笔记本设备的雏形。(这款产品在长三角地区某个OEM厂商手中完成开发,生产了大概1000台,最终因为产品没有上市,包括工程机在内的1000台设备被发回美国,目前在Palm 粉丝中有少量流通。)

△ 图片来自FastCompany

同样是在2007年,老旧的Palm OS 和处于瓶颈的 Palm 公司重组,前苹果工程师鲁宾斯坦携新团队入驻,2009年初于 CES 发布革命性的产品 Palm Pre。如今 iOS 和 Android 中,以手势为核心的整套交互设计几乎全是延续自这台手机中所运行的 webOS,而 Android 背后的 Material Design 的提出者甚至直接是当时 webOS 的主力设计师之一,Matias Duarte。想了解更多,可以读一下这篇文章:《设计师必看系列:从无到有!谷歌的设计美学》

如果说乔布斯在2007年发布的 iPhone 重新定义了智能手机并且开启了第二次移动端智能革命,那么Palm Pre 则是下半场的白金王者,内置的webOS定义了后面十年的用户交互和用户体验的基准。

2010 年,Palm 被惠普收购,公司内核心技术和设计人员在收购案前后各奔前途。

2011年,Palm 品牌在惠普名存实亡,剩余人员被集中到一个部门,并准备更名为为 Gram。

2013年,Palm 品牌为LG所收购,相应人员组成 LG 北美研发中心,着力开发 webOS 系统的智能电视以及智能手表。

2014年,中国品牌 TCL 收购 Palm,并声称要将 webOS 运用到智能手机之上。还好这只是虚惊一场,这个品牌最终在 TCL 手上继续沉睡。

Miloseski 和 Nuk 很想重现Palm这个品牌,而 TCL 也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于是授权给他们。睽违多年的 Palm 终于重新回来了。

从团队到产品,Palm 都是极简

如今的 Palm 公司全称是「Palm Ventures Group」,面对 FastCompany 的采访,和 Miloseski 和 Nuk 一同站在白板前面的,还有知名篮球明星库里(Stephen Curry)以及他大学时期的室友 Bryant Barr ,目前这四个人共同掌管着 Palm 公司的决策和走向。除开篮球明星的身份,库里还是投资机构 SC30 的现任总裁,并且以投资人身份入驻 Palm 公司并担任创意总监。

明星的光环和多重的身份使得库里是新 Palm 的天然代言人。对于这位勇士队的明星球员而言,Palm 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品牌,他的父亲曾经就拥有过 Palm 的首款产品 Palm Pilot,库里对此有着清晰的记忆。

当Palm 负责产品管理的 David Woodland 带着策划幻灯片和手机原型在健身房和库里见面的时候,库里很快想起了小时候对于 Palm 的记忆,并很快被新产品的独特定位吸引住了。「它最终会怎样?现在就能用吗?我现在能拥有吗?」库里的好奇心和热情,最终在几个月后转化为实际的投资,并在2018年正式加入 Palm。

目前,Palm 团队始终保持着清晰而简单的架构,整个团队人数并不多。

最后入局的是美国运营商 Verizon,他们成为了产品服务的提供商,并享有独家销售权。不过考虑到 Verizon 在2010年前后曾经有过坑 Palm 的黑历史,加上Palm 几经起落的历史,The Verge 编辑  Dieter Bohn 不无讽刺地说 :「如果新 Palm 手机也最终失败了,应该也算得上是一件很 Palm 的事情吧?」

结语

这款名为 Palm 智能设备最终会在今年11月在美国上市,它无疑是一款针对细分需求的小众产品。在 Palm 这样一个象征创新也同样承载着失败的老品牌,它身上无疑有着一层奇异的色彩。但是无论如何,这个世界依然需要一些新的想法,新的产品,新的设计,新的体验。哪怕如今的 Palm 是之前品牌的精神继承者,我也真心地说一句,欢迎回来。

优设大课堂

非特殊说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s://www.uisdc.com/palm-welcome-back

发表评论 加载中....

评论加载中....

uisdc

评论区都快饿瘪了,看看我期盼的小眼神...

转场动效 设计师 扁平化设计 交互设计师 优设专访 界面设计 优设大课堂 排版布局 职场 配色 视觉设计 素材下载 web前端开发 设计流程 AI教程 设计理论 设计师专访 神器下载 字体下载 平面设计 设计趋势 psd下载 海报设计 用户体验设计 设计规范 动效设计 图标设计 logo设计 产品设计 ICON 神器推荐 App设计 职场规划 字体设计 酷站推荐 交互设计 ui设计 设计师职场 优秀网页设计 ps技巧 酷站 用户体验 PS教程 网页设计 经验分享

您还没有登录

优设启用更安全省心的 微信扫码登录

微信扫码

300万设计师聚集地!优设网是极具人气的设计师平台
2012年成立至今,一直专注于设计师的学习成长交流

把好文章收藏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码分享
学设计 优设网 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