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也许你已经在很多不同的地方看到过柴霖霖的插画作品了,这些奇诡张扬的角色,富有张力的画作看过一次就很难忘记。一个人的脑海中到底要有多瑰丽的世界,才能创作出这样的作品?带着期待和疑问,我们请来了这位插画设计领域的新锐画手,隔空对谈。

对了,在倾听他分享、欣赏他作品的时候,最好打开这个插画歌单,跟着他的节奏,风味更佳。

子木:说实话,跟你对谈我还有点紧张……

柴霖霖:为啥?

子木:恩,看你作品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不由自主就正襟危坐了。

柴霖霖:不用啊!其实我很好沟通的!真实随性一点的人,他一定是画画的。打官腔的,不一定是大师。

子木:Keep Real ?

柴霖霖:Keep Real !

子木:那我要开始瞎聊了哈,准备好了没?

柴霖霖:来吧。

子木:听说你现在入职腾讯了,在深圳最令你焦虑的是什么?

柴霖霖:气候!我是一个山东人,面食是山东的灵魂。我能做到没有煎饼的情况瞎坚强地活下去,但是最终败给了潮湿的气候。湿漉漉的空气无处可逃,真的是……一言难尽。

好在其他各方面都还挺不错的,整体氛围和工作本身都令我很感觉很愉悦,包括工作的节奏和生活之间的平衡。现在的整个状态,都是我想要的样子。

子木:其实,很多人都很好奇,你的插画都是怎么画出来的。有啥秘诀,能透露吗?

柴霖霖:说实话?

子木:说实话!

柴霖霖:真实的情况是……我从来都是怎么爽怎么来的!好像大家都很想聊设计的原则、技巧、方法一类的东西,但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至少在我这里不是最核心的东西。我的秘诀和这些没有直接的关系。

在我画画的时候,没有草稿,没有规划,没有那些听起来高大上的概念和想法,我会直接下笔开始画。

子木:真的就那么直接开始画?

柴霖霖:我会先带上耳机。我喜欢 Rap 和电子音乐。有人会觉得我这样的描述很装逼,但是想过没有?那些真正富有冲击力的插画和设计,大都不是靠逻辑堆砌出来的,当你能感受到情绪的时候,那一定是作者本身就投注进情绪才出得来的东西!

而帮我勾起灵感和情绪的东西,就是音乐。强烈的鼓点,分明的节奏和令人震颤的音乐氛围,这些都是我所喜欢的,我所享受的。音乐创造的氛围起来之后,最重要的创作工具就会逐渐发挥作用——我的大脑。

我的插画从来都是天马行空。创作一个独一无二的东西,你与其将它交给逻辑,不如将它交给你的大脑。血脉贲张情绪上扬、身体内的化学反应、神经之间电信号、脑海中的形象和汪洋恣肆的想象一同混于一炉,在节奏的驱动下,自然而然地发生。

当初给我启蒙的漫画是《火影忍者》,后来对我风格定位产生直接作用的,其实是漫威DC 为代表的欧美漫画,以及各种街头艺术。你说哪个对我影响最大?它们早在我的脑子里面融为一体了,需要的时候,不要靠理智去思考,它们自己会出来。

子木:那么你的插画,都是以类似这样的方式……创造出来的?

柴霖霖:对。不过想要做到这样,并不是凭空得来的。

当你想要创造某种独一无二的东西的时候,最强大的武器其实是你自己,是你几十年来的经历积淀,经验累积,每天的所见所想,你看过的电影影响,倾听过的音乐,阅读过的书与知识,经历过的情感和回忆,所有的朋友和经历过的恋人,所有的这些共同构成了独一无二的你。

而我就是通过能够激发我的音乐,催动情绪,调动起我觉得对的感觉,来创作对的东西。

同样的黑暗氛围、电子音乐、诡异的故事情节,在别人笔下可能会呈现出《爱、死亡、机器人》,在我的笔下可能更为跳脱玄奇的《九火宫》。

人在绝大多数的时候,做决定,尤其是创作,都是情绪驱动的。讲道理讲逻辑可能很重要,但是并不一定是最有效方式。摸清自己的路数,找到激发自己的开关,才能迸发出来最大的能量。

我知道我自己的打开方式,而每个人的激发方式可能都是不同的。当然,这是最终落笔时候,激发自己的部分,在此之前,还得有更为扎实的根基。

子木:什么样的根基?

柴霖霖:得有表达的能力。在我身上,就是绘画的能力,用笔将脑子里的形象外化出来。

打小我就生活在一个有绘画氛围的家庭当中,我爸我妈我姐都会画画,很自然地我也被薰陶着,从小拿笔画画。就像我爸,12岁的时候也一样能画出相当不错的画作:

那会儿家在农村,我还在自家的院墙上涂鸦。在别的家庭,这么做可能换来一顿打吧?在我家就不会,相反得到了更多鼓励。(最近我家装修,刷墙的时候,我爸还把我画过的地方给单独留了出来)

之后初中高中我都作为艺术生参加艺考,为了学习黑白灰和基本的光影,我曾经就闷着头画上了一整年,还不带休息的,就更不用说其他方面技能的磨练了。要画好画,做好设计,基础的学习和磨练重要吗?当然重要,这是必须的。不过现在有很多渠道来学习这些东西,你不可能一下就完全掌握。

后来我上大学的时候,学的是视觉传达,而也正是大学时候的课程安排,导致我把画笔放下。直到工作之后,才重新提笔画画。

子木:看来你从小就是个灵魂画手啊。从放下画笔,再到重新提笔画画,这是怎么发生的?

柴霖霖:毕业之后第一份工作,我的职位是视觉设计,工作内容是绘制插画。当时的工作内容倒是压力不太大,只是在感觉上和我想要的不太对得上。

其实回过头看看我大学时候画的东西,我想要表达的东西通常会有一些有内而外的气意。

没有感觉,没有故事,更没有灵魂,这样绘画怎么会不陷入死胡同呢?

也正是因此,我开始在闲暇的时候自己画东西,磨。感觉很重要,音乐不能少。当我最喜欢的音乐响起的时候,脑子里面野马狂奔,我会忍不住想象。这个时候,任由自己发挥,下笔开始描摹自己想象中的角色形象和感觉。差不多是从下面这套作品开始,我似乎开窍了。你知道吧,就是味道对了的那种感觉。

这种肆意创造的感觉,简直太爽了。所以2018年开始,我就不停的画,不停地将我脑海中的想象和感受,借助画笔倾倒出来。我开始慢慢找到了工作和乐趣之间的结合点,这样一来,想不画都难了。

所以,之后跳槽到京东的时候,我的职位同样是视觉设计师,但是依旧是以风格独特的插画而著称,瞅瞅我的锦旗:

直到现在,入职腾讯,我的职位依然是视觉设计师。不过,最爽的一点在于,这里没有那么多限制,对我的要求,就是按照自己的风格来绘画!

子木:一直都是视觉设计师,一直都在画插画?真是宿命般的巧合啊!

柴霖霖:谁说不是呢?

子木:音乐在你画画的时候,似乎是必备的组成部分,为什么会这样?

柴霖霖:音乐对我的意义并不只是插画时候的辅料。其实我在大学的时候,我是街舞教练和舞蹈编排,我所钟爱的音乐风格也是炸裂炫酷、气场浩大的那类音乐,多是说唱和电子。

在人前我其实比较腼腆,但是在舞台上,我是另外一个样子。重低音和鼓点轰鸣起来,灯光照亮我周遭的舞台,随着节奏舞动,在C位上被尖叫环绕的感觉,神清气爽。某种意义上,我画画的时候,会有类似的感受。

与其说我在画画,不如说音乐在我的身体里面流过,和我的想象发生反应,留下了光怪陆离的痕迹。

听听我推荐的这个歌单,你就明白了!

柴霖霖的插画歌单

子木:太炸了!你的作品的正确食用方式,应该是关灯,开音响,在黑暗的房间里面用投影仪来观看。

柴霖霖:Yep !

子木:可是,如果商业需求和你的画风相悖你会怎么办?

柴霖霖:其实我最早工作时候的作品你看过了,和现在相比,最主要是力道不足。但是我在找到自己的独特风格之后,慢慢开始有意识地找和自己相匹配的工作了。现在在腾讯,招我进来的组长,就是因为喜欢我的风格和我的创作方式,目前做的几个需求,也都是顺着我的风格和方式来的,并不存在相悖的问题。

如果你的设计或者作品有属于你自己的灵魂在里面,总能够找到和自己相呼应的需求或者工作,这个时候,和自己的创作相悖这种事情就不存在了。

子木:跟我聊聊你最广为人知的系列《九火宫》吧。这套作品是怎么来的?

柴霖霖:其实最初,我是想给朋友画一幅插画,作为回礼的。不过,我在画的时候忍不住加入了一些想象的元素,结果成了一张明显带有故事张力的角色插画。

感觉对了,我随后画了8长凑成了一个系列,每个角色都是拿我的朋友作为原型来绘制的。在我眼里,每个朋友都有超能力!

这套东西后来在网上火起来,倒是在我的意料之外,但这不重要。之后我在此基础上绘制了一套9个反派角色。不过由于新的角色加入,出于统一性的考虑,我将整个故事设定重新修整了一下。

随着技术的磨练和成熟,加上《爱、死亡、机器人》的启示(当然还有它的音乐!),后创作出来的9个反派角色更加邪魅狷狂。

我的脑子里面一直都有一个庞大的宇宙在悄悄运转。有时候音乐会让里面的角色悄悄跳出来,让你们也看到。

子木:我看你朋友圈里面每天都都在发新的插画,新的角色。通常每天你会在这样的作品上花费多长时间?

柴霖霖:不同的角色,不同的角色需要花费的时间不一样。但是就像我之前说的,这对我而言本就是乐趣,为什么要纠结时间长短呢?情绪到了,技法熟练,画就对了。

子木:在你看来,大家对于你的画作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柴霖霖:对于技术、方法和原则的追求?这固然重要。但是真在创作的时候,一以贯之的气意比这些要来的更重要。有时候会有人去分析、解读作品中的元素和意义,但是身为执笔人,我画的时候并没有想那么多。方法和技巧,有的是机会学,但是感觉和情绪更难抓住,就像日本茶道里的「一期一会」,错过了,就不是它了。

是东方还是西方?是赛博朋克式的颓废冰冷,还是裙裾飘扬的玄奇曼妙?下笔的时候就别去考据了。

如果你有机会能看我画画,不要说话,跟我一起感受吧,那更重要。

子木:那你今后有新房子了,是不是还会往墙上画画?

柴霖霖:如果画了,到时候一定分享给你看!

结语

羯鼓起时方落笔,兴之所至画鬼神。如果你也想看看柴霖霖是怎么绘画创作的话,千万不要错过这周六的直播。

此外,关注柴霖霖的微博戳这里:@柴霖霖

请扫描二维码进入直播间:

点赞
收藏 35

发表评论 已发布 14

还可以输入 800 个字
 
 
载入中....
相关推荐
14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