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注意到@吴尧we ,大都是从他那些融合了传统和现代的插画作品开始的。

从色调古朴又不那么传统写意的武当山,到放飞而统一、有趣又富有张力的 24 节气图,再到《上新了!故宫》中融合古今的创意,吴尧似乎有一种调和严谨真实和浪漫想象之间的独特能力,拿富有古意的笔触和色调,从容绘制出摩登和现代的画卷。这种老到的笔法和成熟的画风,和他刚刚毕业没几年的身份摆在一起,有一种别样的错位感,很难让人不去想「为什么他可以做到这样」。

所以我们的编辑 可可洛 专程去北京和这位带有传奇色彩的插画师见了一面,在他紧凑的日程中,完成了这一期访谈。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可可洛:对于很多插画师而言,第一次接商稿都有着重要的意义,意味着从独自创作走向按需设计,那么你的第一份商稿做的是什么?也是国潮风格的嘛?

吴尧:我的第一个商稿,其实是给王俊凯做的。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那个时候诛仙在站酷发出的邀请,希望我来做一个插画,而这幅插画是用于游戏的宣发。当时的需求只是说,这上面会有个男星的剪影在上面,然后我很快画完了,这也是我的第一张商稿,风格上也是大家所熟悉的中国风,大家合作相当愉快。

不过,当时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上线。直到有次我在学校吃饭的时候,发觉学校所有广告牌都是我画的那张插画,我就看到广告男主是王俊凯,然后有个朋友告诉我,王俊凯有张为诛仙唱的主题曲 EP,而上面的插画,也是我的画。当然,在此之后,我跟诛仙也有很多的合作,但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张商稿,就是这个了。

可可洛:第一次商稿就和这样的大牌合作,确实令人羡慕啊。有的插画师觉得跟大牌合作,为了曝光,宁可降低收益,你也会这样嘛?

吴尧:我倒不这么觉得,因为做设计也是需要钱的。

当时我在做我的武当山毕业设计,在山上住了三四周,这些都是靠做商稿来买单的,商稿的价格让我有精力去完成自己感兴趣的内容。当时我在武当山,画了100多幅画。在当时,我是用商稿来供养我做创作。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可可洛:既然说到你的毕业设计,为了创作去武当山实地闭关创作,一点一点磨了那么久,觉得值得么?

吴尧:真正的创作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

我们是学艺术,做设计的,如果连真实的文化或者物体它原本该是什么样的,都没有看到、感受到,你凭什么来在这个基础上来做东西呢?很多在网上搜到的照片是无序的,是已经经过编辑、处理、失真的,甚至很多来源是不可考的,信息是不准确的,那你如果你用这个来作为设计的根据,笔下出来的,就不会是好的东西。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可可洛:记得你上学的时候,曾经非常认真地为武汉的老房子「画像」,是什么让你一直坚持着做这样的的一件事情?

吴尧:说是「坚持」可能并不那么准确,这可能和我学习的方式有关系。

我上大学时,其实并不喜欢以「应付」的方式来对待老师的作业。仔细想想,在这个事情上,我很奇怪。当时老师很认真地上课,我在完成他布置的作业同时,也同期在做自己东西,而我又不太喜欢那种按部就班的效果。这样一来,在实际的场景和项目中去验证那些既有的知识,就成了更加吸引我的一种方式。

课堂提供了方法论,那技法层次更应该自己去研究,画老房子的过程,就是消化这些东西的过程。

其实现在想来,我做过的也只是很少的几项事情,比方说武当山的系列和武汉的老房子。在我的大学同学看来,无论是去武当山创作还是满武汉乱窜地去画房子,是我很有钱的证据。但其实为了做这些事情我也是付出了额外的代价——我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的娱乐活动,几乎不参加聚餐,我给人上课、做商稿的收益,全都投入到跟我的创作有关的事情里面去了。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还记得那时候,我会在五六点上完课后,坐地铁跨区去给人上课,教人画画。那地方在十几公里以外,下课之后,常常一个人坐上末班地铁,再回到学校,循环往复。这样的过程,就是纯粹的无趣和匹配。

诚然我现在毕业了也就两三年,但是我的创作和练习,其实早早地就伴随着无趣的兼职和各种商稿开始,毕业了多久并不能拿来丈量我创作的时间。

可可洛:那么就说回创作,你的作品当中有很多「流行」和「潮流」的元素,那么你是怎么看待如今「追随潮流」的趋势?

吴尧:「追求潮流」和「看起来潮流」之间,有很大的差别。

我之前给学校做过整整四年的毕业设计海报创作,前几年的海报都我都是一些 带有「插画风」的东西来呈现,今年我换了一种想法,使用3DMAX建模。

就这个时候,有个学弟评论我说「之前吴老师是在低水平的重复自己,今年终于走出了自己的舒适圈。」这种指点的感觉非常微妙,也让我很好奇为什么会这么说,于是我特意去跟他沟通交流了一下,并且发现他并没有足以撑起这种高姿态的作品。

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他谈起潮流趋势的时候,看起来头头是道,而根本上他只是在用技术的新旧,来评判艺术品价值的高低。

这真的是一件无比搞笑的事情。

在主题琢磨上的进步不是进步吗?不断变化和提升的技法不是进步吗?建模真的就那么稀奇吗?把建模摆到「先进」的神坛上,去踩更为传统的「插画」,这真的是令人哑然失笑的事情。

技法、工具和元素都是服务于表达的。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潮流也好,光怪陆离也好,流于形式的东西终究是片面的,这样的东西是经不起推敲和琢磨,也扛不起时间冲刷,甚至难以吸引你多看一眼。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始终认为我自己能力是非常有限的。

这种感觉促使我去研究古人是怎么做东西,他们是怎么去重新表达,怎么用画面去把故事出来。这些都是被时间检验的东西,能留下来的都是最优秀的。所以在看的时候,我会用一种「偷」的心境去学习,看完之后觉得哪都好,还会觉得很羞愧,觉得自己画的不好。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其实我们也都想吸收、创新,但感觉创新并不容易。

它其实也是有基本的点,打比方说,怎么运用柔顺的线条、怎么运用方正的线条,基础的金木水火土的元素,是一个有标准衡量的。线条的情感、颜色的情感、身上的感觉,运用到自己的画中。

即使如此,我也始终在探索新的方式,以贴合当下的方法来做东西。

在画画和创作这件事情上,我会把「古」和「今」两者分开,用多重身份,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印证,摸索,呈现。

可可洛:的确,我们在你的很多作品上看到了「古今融合」式的呈现。在这些作品乍看起来自由随性,但是细看又极为考究,这当中有什么秘诀吗?

吴尧:秘诀是「花时间」。

其实,真实的原因,因为真正要做好,是必需要有大量的前期准备。在了解项目本身的基础上去做,你比如现在让我去直接画一些法国的东西,虽然我也很喜欢油画,但是其文化我不甚了解,所以也不会贸然去画。

像这些他们觉得很稀奇的主题,我们是比较慎重的,因为我觉得我们做一个东西要有一个起码的严谨的态度,例如我们去做知音号的东西,我们是要来了船的图纸,确定了每个房间应该是怎么样的才敢去画那个船,去做那样一个事情。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画颐和园那张图,我们也是拍摄了很多遍,因为担心网上找的文物资料有纰漏,里面的每件文物都是购买颐和园的文物书籍参考而作,保证合适性。其实往深了说,做设计并不是随心所欲、天马行空的想象,而是理性的、克制的。看起来随性的元素,在我这里其实都有它必须出现的理由,而不是看起来那样随意和毫无关联。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中国的工笔画,欧洲的文艺复兴时期、尼德兰时期的创作,准确的透视、理性的布局,就很有趣。现在的人就很过分的去背目录,应该去真正的看作品,吸收别人的东西,内化成自己的东西。

可可洛:所以,你之前在网上因为一个抄袭者连抄都抄不对而生气,也是出自于这种骨子里的「理性」和「严谨」么?

吴尧:可以这么说。因为当时那个抄袭作品当中的公共建筑是来自于故宫的角楼,抄袭的画手把两边的角的结构去掉了,另外还有一张图的建筑也是抄袭的,而抄袭的原作当中,我们是把那个建筑所处的时间设定在唐代,而整体造型是参考了日本和敦煌壁画的东西,改出来的。抄袭者也将它原样照搬到自己的画中,这完全是没有意义的。连抄袭都抄不对,我能不生气吗?

可可洛:我注意到,你的画作中,建筑占据的比例特别高,从黄鹤楼到故宫、大雁塔,你对建筑有什么特别感情么?

吴尧:实话是……这些都是来自甲方的需求,我自己对古建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在这些项目当中,我完全是一个做设计的心态。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可可洛:建筑画了那么多,又没有什么太大的偏爱,会腻么?

吴尧:不会,每个作品背后的东西不一样,有很丰富的传统,有丰富而不同的故事,在研究和探索过程中,自然而然会带来不同的创作历程。

可可洛:那么最近你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一幅?

吴尧:如果说是「下一幅」似乎是太俗了,但是实际的情况确实没有最满意的作品。

真实的情况是,我每次画大画的时候,刚打完草稿就会觉得好像差点什么,可是线稿都画完了,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画下去,最后看起来,好像也还不错,那就下次继续努力。每张画都是这样,每次都有新的点要去追寻,想着下次再调整一下。在这样的心境之下,很难会感觉哪幅作品很满意。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一边不断尝试新的东西,一边还会遭遇新的遗憾。比如在和故宫合作的项目中,在旅行箱上使用全新的材质来呈现,但是从产品设计的角度来看,它又可以做的更好,设计师应该也能想得到。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可可洛:不过商业项目总像考试一样,总会有限制,在日常的设计项目当中,你都是怎么应付甲方的「无理」要求的呢?

吴尧:没有,我觉得要说服甲方。在前期花大量的时间了解甲方的需求,越详细越好。我一般商稿是只出一稿的,画之前做足够的功课,就像我之前说的,每个元素为什么在这儿都是有原因的,然后再开始整理草图、线稿等等。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可可洛:感觉你对武汉、学校有很深的感情,付出了很多。接下来还有什么计划嘛?

吴尧:我有感情,是因为我了解它们。随后我还会给武汉创作一幅大画面的作品,把城市中的几百幢建筑全部建模,然后把透视什么的全部打乱,只有线和色块,会创作一批妖怪在城市里乱穿,做一整面的墙,是一幅巨大的城市写真。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可可洛:现在你有了自己的工作室,相比较以往自由式的工作模式,现在会不会因为要管理而让工作变得更加琐碎庞杂?

吴尧:并没有。虽然工作室是今年刚开的,但是一起的兄弟、同学已经合作了两三年了。现在的工作状态,感觉可以比作一个螃蟹,我是身子,然后他们是钳子或者爪子,每个人擅长的东西不一样,每个人的工作也不一样,我也在发现他们的特长,然后争取将优点扩大,每个人也会对自己有比较清楚的了解,能做到什么程度,为什么没有做到,他们会自己清楚。相较于工作,我们反倒是每天聊吃的、玩的更多。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可可洛:自从上次出了国潮插画私房课之后,最近还有很多小伙伴都在催您出新课,不知道您近期有没有这个计划?

吴尧:最近有几个出版社联系我,想要出一本绘本,我就想把它做出一个课程。整体会是大唐不夜城的那种风格,其中一个主题是一带一路的,我觉得这个很好玩,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异域风情,将书与课程结合起来,时间跨越线可能会比较长。在2021年,准备除了手头舍得的品牌合作和厦门旅游的合作,剩下的时间打算静下来做一些作品。

吴尧课程指路 → https://pro.uisdc.com/detail/p_5f58adbee4b0b5edf0a143f1/6

第一个商单就是王俊凯,这位刚毕业的国潮插画师怎么做到的?

之前没有出课程的原因,可能是希望自己能够产出很好的内容,我不想产出那种像应试的产品,我想除了部分必要的技巧、技法,更多的将重点放在教会大家怎样去想、去创作。如果是一带一路这个主题,就很有意思了,因为它的题材是多变的,能够激发我们的想象。如果开课的话,可能会将技巧与想法相融合,有些小画可能会是一个全创作过程的展示,包括如何用图片与色彩,大画的话可能时间跨度会比较长,还是会以录播的形式来展示,让整个课程有种带着观者去旅行的感觉,一起经历、一起成长。

可可洛:恩!谢谢吴尧老师!期待你接下来的新作品!

点赞 43
收藏 37
继续阅读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发布 3

还可以输入 800 个字
 
 
载入中....
3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