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生涯的转折点在哪里?看看这10位创意人的分享

改变总是不可避免的。没有改变,就没有今天的我们。每天,改变都在以一种难以察觉的方式发生,悄无声息地成就着我们人生每一座重要的里程碑,比如结婚,换工作,生孩子。

但有时候,需要你主动寻求改变,比如当你在意志消沉、灵感缺失、情绪低落或者陷入困境的时候。正是在这些时候作出的改变,无论是细微的还是巨大,它们都会对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产生重大的影响。所以我们询问了10位创意从业者,从创意总监到摄影师,他们在生活中做了哪些改变,这些改变对他们的工作产生了哪些影响,希望他们的经历,能够给你以启示。

1. 当我的工作价值观发生改变的时候

Miyako Nakamura,MM.LaFleur创意总监兼首席设计师

设计生涯的转折点在哪里?看看这10位创意人的分享

我必须改变我对服装设计所创造价值的看法。我在纽约的奢侈品时尚行业做了10年的设计师。但我发现,人们对时尚的看法与业内人士对服装的看法脱节了。

无论我在哪里工作,最常见的阻碍是我必须先定义价值。艺术和商业潜力之间存在微妙的平衡,从来没有一个简单的答案能让双方都满意。所以我想重新思考我的职业以及成为一名时装设计师意味着什么。我认为要想让人们欣赏这些服装,我必须改变人们对我的服装设计的评价。

当我正在尝试转变我的思维模式时,我遇到了 MM.LaFleur 的创始人 Sarah。她给了我一个为职业女性设计服装的机会。当我开始为她设计时,我开始简化设计——减少装饰,更多地关注剪裁和纺织品的质量,以及它们的生产制造的方式。从那时起,我开始更少关注产品的外观视觉,转而更多地关注产品的生产过程。在 MM.LaFleur 从事了六年设计工作后,我为能够创造出真正意义上提高客户生活品质的产品而自豪。

这段经历教会我的是:也许你定义价值的方式和别人不一样,但你要明白,事物的价值取决于你自己。

2. 当我意识到商业重要性的时候

Elaine Chernov,Shipshape工作室创始人

设计生涯的转折点在哪里?看看这10位创意人的分享

在我职业生涯最初的五六年中,我逐渐意识到要想在设计领域取得成功,仅靠创意奖项是不够的。当我从设计和广告学院毕业时,我相信如果我努力做出最好的广告创意或设计作品,那么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但是当我在办公室无数次加班到后半夜之后,我才意识到,拿出最好创意的情怀并不是最重要的,一切都是生意。我只是在帮助别人销售更多的东西,我所服务的公司是在利用我的创造力,创造出对他们有利的作品。

我的心理态度发生了转变,这不仅是因为我身心俱疲,还因为我读到了一些观点——我成了一个企业及其附属文化的奴隶。

起初我只是不想再被人利用,于是我开始要求加薪,并要求明确自己的工作时间。当时,我在芝加哥与人共同创立了一个完全由女性成员构成的设计团队。我们学习了商业方面的东西,比如工资谈判、版权法、向董事会做报告的技巧等等。这些是我没有在设计学院学习过的,因为它与做出最好的设计作品没有直接联系。

最终,我从一个公司加班狗转变成为一个创业者,这不仅仅提高了我的生活质量,而且也使我洞悉了设计是影响企业的真实过程。

当你理解了一个企业运作背后的生命周期和每个环节,你就会开始看到企业的哪些部分可以从创造性的工作中受益,哪些部分听起来很有趣但没有任何实际效用。如此一来,你不仅可以更聪明地工作,而且还成为了企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一只不停敲打电脑的设计狮或程序猿。

3. 当我重新思考工作的真实本质的时候

Stephan Ango,Lumi联合创始人

设计生涯的转折点在哪里?看看这10位创意人的分享

我在大学的专业是进化生物学,但后来我发现设计其实也是个不错的职业。之前我从未想过做设计也可以成为我的工作。我一直对制作网站、界面和各种艺术形式感兴趣,但从没有把它们当成真正的「工作」。改变发生于我参观了上海一家无印良品店之后,我意识到世界上有些人的工作,决定了我们周围的物品的制造方式。这是一个改变人生的时刻——我开始想要从事工业设计。然而做出这种转变是相当困难的。获得生物学学位后,我向美国50多家设计公司申请实习但都被拒绝了,原因是我没有足够的经验。世界给我关上一扇门,又给我打开了一扇窗。之后我在荷兰一家很棒的设计公司找到了实习。这段经历让我坚定了追求设计的决心,从那以后我就一直从事设计工作。

在Lumi,我的生物学背景仍然影响着我的思维方式,比如我经常会寻求更科学的方法,而且在解决问题时更加注重条理性,这种思考方式对我的进步助益不小。另外,自然选择是我在开发若干代产品的过程中所选择的模式。如果不能在每一次迭代过程中用好已有的知识,又如何提升产品呢?

在我看来,大家都应该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行业,并对内部的运作机制保持强烈的好奇心,这一点至关重要。传统教育关注于「解决问题」而不是「发现问题」。「善于发现有趣的、重要的问题本身就是一种技能。随着我对某一领域的研究越来越深入,我总会不停地追问为什么」。

4. 当我停滞不前的时候

Trevor Basset,星巴克高级设计师

设计生涯的转折点在哪里?看看这10位创意人的分享

我曾经在一家很小且不景气的品牌代理公司工作过。当时我觉得我的工作没有得到认真对待,几乎没有发展的空间。工作时我感受不到鼓舞,情绪也越来越低落。这一切源于我那沉默寡言、难以接近的领导。两年后,我意识到我需要提升自己,于是我决定离开这家公司。我有坚定的信念,但除了先前作为一名室内设计师的工作经历,在其他方面我并没有做足准备。不过能让我再做回老本行,我还挺有兴趣的。

在这段时间里,我自由地尝试新事物,但对于是否马上投入全职工作犹豫不决。在入职星巴克之前,我和专业户外品牌 Outdoor Research 签了将近一年的合同,过去两年我一直在那里工作。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完美的选择,我非常高兴能重新做回室内设计师。

我以前主要在小公司工作,所以搬到一个大约有5000人的办公室,对我而言是很大的变化。这个团队里有很多有才华的艺术家,欣赏大家不同的作品,可以使我在自己的作品中不断探索新的风格,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挑战自己。回首往事,我真希望当初能遵从自己的内心,早点离开。如果境遇不顺,我认为努力前行,及时寻找出路是很重要的。

5. 当我面临环境转换时

Nina Hans,Weekday Studio联合创始人兼创意总监

设计生涯的转折点在哪里?看看这10位创意人的分享

我和现在的商业伙伴兼生活伴侣进行了一次为期5个月的环球旅行,在旅途中我们思考为他人工作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我们又想为自己做些什么。正是在那次旅行中,「 Weekday工作室」的想法诞生了。

我们的工作室有五个核心价值取向,其中只有一个和设计有关。时间管理、情商、解决问题的能力、解决冲突的能力、坚持到底的能力、适应力和积极性,这些因素对我的工作的影响,和实际的设计技能不相上下。言出必行,守时守信可以帮助你脱颖而出,获得回头客和大量的举荐。虽然听起来很功利,但它确实帮助我们的工作室在很短的时间内成长并且在行业内站稳脚跟。

自 Weekday工作室建立以来,我的生活焕然一新。现在我专注于尽可能地了解我的客户、他们的顾客以及他们的竞争对手。我觉得我们工作室最大的优势之一就是倾听和了解客户的需求和痛点,并通过我们的设计来解决它们。

6. 当我意识到我还能做更多事情的时候

Sara Woolsey,Richer Poorer创意总监

设计生涯的转折点在哪里?看看这10位创意人的分享

在我做服装设计师的前6年里,我逐渐意识到,我并不想后半生一直在电脑前工作。工作经验对于设计师而言是职业生涯的一项巨大加分项,但我更想在一家较小的公司更多地参与到整体品牌战略中,我知道设计服装并不是经营一家成功服装公司的唯一要务。

所以在2012年的时候,当我工作的那家公司让我在升迁和离职之间做选择的时候,我告诉经理,我和我的丈夫一直在计划进行一次长途旅行,我的答案不言自明。

我俩开着我们的大众汽车在美国进行了长达三个月的公路旅行。途中我们认识了一些人,他们抛开先前的生活,行走在路上。但我真的很难做出这样的改变。在路上,当我们的面包车抛锚时,我几乎精神崩溃了。而当我开始接受这只是我们这次冒险旅行的一部分时,我终于开始学会享受和经历这一切。我不仅学会了放手,还学会了用一种不同的方式来对待我的工作。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发现自己一直在试图归纳一个特定的准则:设计师应该是什么样的,设计师应该追求什么,并让自己遵循它。我应当尝试把每一次旅行或工作中的经历都当做发现自己热情所在的契机。这让我更清楚我每天为何而工作。这种决策方式最终促使我成为了一名自由设计师,并把手头上的闲钱都花在旅行上——旅行对我而言就是创意发酵的过程。六年之后,所有的这些积累让我得到了现在的职位。

我发现我们常常是对自己最苛刻的那个批评者。我们需要善待自己。

7. 当我失业的时候

Kristian Tumangan,气象公司的产品设计师

设计生涯的转折点在哪里?看看这10位创意人的分享

我的职业生涯是从平面设计师开始的,同时从事印刷和市场营销工作。当我在一家线上营销机构工作时,我想更多地了解我们的客户和他们的用户,以及他们是如何建立自己的产品和业务的。

我开始参加用户体验工作坊,与设计师们进行交流,这让我从平面设计转向用户体验设计。我也开始在像 General Assembly 和 UCLA Extension 这样的机构参加一些非全日制的UX课程。我在上课的过程中被解雇了,尽管这听起来很不幸,但实际上这促使我在自己的舒适区之外去争取更多的机会。在这些活动中,我有幸被聘为产品设计师,并在气象公司工作。

这次转变后我开始从事用户体验设计工作,迎接一个又一个挑战。这些新的体验让我成为一个更有同理心的问题解决者和设计师。

这个过程中,我还领悟到,花时间让自己沉浸在好奇心中,不仅能帮助你学习新知识,还能让你获得意想不到的机遇。那些想要做出改变的人,请不要停止前进的步伐,力图成为行业中的专业人士,并永远对新事物保持好奇。

8. 在听到我老板的鼓励的时候

Brooklyn Dombroski,自由摄影师

设计生涯的转折点在哪里?看看这10位创意人的分享

摄影一直是我的最爱。自从我11岁拿起35毫米的相机,它就成了我手臂的自然延伸。但是到了上大学的时候,我决定去读一个平面设计的学位——因为我发现摄影并不适合我。我不认为我能在这个竞争如此激烈的领域成为一名称职的摄影师,所以我找到了一份在夏威夷一家冲浪公司做视觉营销的工作。然而那个摄影梦一直都萦绕在心头,折磨着我。三年后,我开始构想如何才能转变成自由摄影师。我知道如果我要做出改变,就必须全力以赴。

我的老板知道我的心已经飞去别处了,她鼓励我继续前进,追求梦想,成为一名全职摄影师。对此我很感激她,因为那时我充满对未来的恐慌。我一直在质疑自己的能力和自我价值。老实说,她的一推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我从最基本的事情开始做起,每天都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感到很幸运。在这个转变过程中,我学会了放弃稳定和安全这样的字眼。我也意识到我并非一无所有,我完全有能力来掌控我的生活,让我的梦想成为现实。

虽然自由职业的生活方式并不适合所有人,但我鼓励人们不懈地追求他们热爱的事物。我相信,我们的灵魂将永远不安,直到我们活出真我。所以请务必抓住改变的契机。

9. 当我真正开始审视自我的时候

Suzan Choy,设计师和插画家

设计生涯的转折点在哪里?看看这10位创意人的分享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曾经历过很多不同类型的公司——从传统公司,到代理公司和初创企业。我在其中一家机构工作的时候,获益尤其多。当时因为轮岗项目频繁,新团队不断组建。然而,要学会与新同事愉快地共事,对我来说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在我的工作生涯中,我意识到持续的争论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我无法改变别人的行为或感受,但我可以改变我处理问题的方式。

我开始在脑海中记录冲突发生的时间,并开始问自己,当时的感受以及为什么它对我影响如此之大。然后我退了一步,考虑我的同事或客户的感受。他们的话背后可能的动机是什么,是好的还是坏的,一切的关键是要设身处地为每个人着想,想想是否有一种大家都满意的方式可以处理这种情况。

经过这样的转变,我开始站在我的客户和同事的立场上来思考问题。这样做之后我感觉好多了。这意味着,每当有人提出一个尖锐的话题或出现一个问题时,我不会下意识地开启自我防御状态或发脾气,而是以幽默和轻松的方式来处理问题,这就创造了一个积极的空间。与此同时,我周围的人也开始学着温和地处理突发情况。

这个过程帮助我学会了对别人和自己都要有耐心。我对一种情况的反应也会极大地影响其他人对我的反应。同时我也学会了信任别人,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不是别有用心,他们只是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工作做好。

10. 当我停止抱怨的时候

Adi Goodrich,布景设计师、摄影师,Sing-Sing创始人

设计生涯的转折点在哪里?看看这10位创意人的分享

我最近做了一个改变,在我们的 Sing-Sing工作室开办了一所学校,我们叫它星期六学校。为了我们的工作,我和我的搭档肖恩一起做了很多项目,包括布景设计、摄影、动画和电影制作。我们的工作室在洛杉矶柏树公园附近,我们觉得我们可以和社区共同分享它。

多年来,肖恩和我一直羡慕其他城市炫酷的一面,因为洛杉矶缺乏这种感觉。我们渴望有更多的教育资源和机会来遇到志同道合的艺术家。

我们通过开办一所学校消解我们对洛杉矶的负面情绪。我们邀请一些从未谋面的艺术家进入工作室,向他们传授我们20年的经验,并就艺术、创意和合作进行了精彩的讨论。上节课我们上了音乐课和人物肖像插画,我们的朋友约翰·鲍尔斯负责当堂音乐演奏,有15个人参加了我们的课程。他们所缴纳的学费用以支付模特和音乐家的费用,这真是太酷了,这些模特和音乐家可以花两个小时上课,在拿到薪水的同时给予一群年轻艺术家宝贵的知识。

洛杉矶经常让人感到孤独,通过开办学校,我们觉得自己与这座城市的联系更加紧密。我们可以运用我们的技能,邀请我们的朋友与到场的人分享他们的才华。这也是一种减少我们投入商业项目时间成本的有效方法。广告终究会让你觉得有点虚无空洞。

如果你对你所居住的社区有负面情绪,那就由你来做出改变。我知道大多数人没有工作室可以分享,但这是我们必须提供的。想象着参与者分享他们的困扰,遇见新的合作者足以让我觉得美妙而不可思议。

图片来自 unsplash.com

点赞 1
收藏 53
继续阅读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发布 4

还可以输入 800 个字
 
 
载入中....
4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