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从另外一个角度,聊聊作者对UI设计师职业发展前景的担忧,欢迎从事UI设计的同学来参与讨论,会有赠书哦

今天要再来讨论 UI 设计师的职业发展前景了,不过,和你们想的不一样,我不想再聊什么职业红海、几百比一录取率、全栈全能之类的老生常谈的东西。

一个职业,卷,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尤其是成熟且收入高的职业,不卷才不符合事物发展的规律。何况 UI 设计师的人力市场到今天也和 5 年前一样,还是停留在大型菜鸡互啄的场面。远不能和医疗、证券、教师或者演艺练习生相提并论。

真正会让我对 UI 设计师发展前景觉得悲观的事情就只有一件 —— 国内的互联网产品免费机制。这也是一个我一直以来想讨论的话题,就在这次写一写。

国内互联网市场的发展,是一部浩瀚的 “免费经济” 发展史。虽然今天免费已经是深入国内民众骨髓的认知,但最早的中文互联网也是需要付费的,网游也都是要花钱的。

只是自有国情在此,付费确实阻碍了互联网行业的扩张和普及,一批创业家就开始通过免费的模式为用户提供服务,从而扩大了自己的产品覆盖面和普及程度。

印象最深的就是免费急先锋周鸿祎,和现在鲜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不同,一零年前他是当之无愧的互联网教主,因为他开发出了符合中国国情的互联网产品 “打法”,让 360 的发展如日中天。

就是他在自传中提到:

只要是在互联网上每个人都需要的服务,我们就认为它是基础服务,基础服务一定是免费的,这样的话不会形成价值歧视。就是说,只要这种服务是每个人都一定要用的,我一定免费提供,而且是无条件免费。增值服务不是所有人都需要的,这个比例可能会相当低,它只是百分之几甚至更少比例的人需要,所以这种服务一定要收费……

这就是互联网的游戏规则,它决定了要想建立一个有效的商业模式,就一定要有海量的用户基数……

于是,免费扩大用户基数,再通过流量变现就成为标准的互联网产品发展路径。扩张和增长就是所有 C 端互联网产品在前期的核心目标,即使是当年的千团大战,还是共享经济大战,虽然不能算免费,但是没有节制的补贴方式底层的逻辑是相同的。

所以有时候我会想我们对待互联网大厂应该有一颗 “感恩的心”,因为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互联网企业能这么跪舔用户……

免费模式虽然带来不少好处,但是带来的负面影响也越来越大。最核心的影响就是,用户对不能免费的应用,接受度无限接近于 0。

二十年前,我们可以用国内人均 GDP 低,大家刚过温饱线没多久,哪里有闲钱在软件上付费的借口。但今天再用这个借口是肯定不行的,除去还没脱贫的少部分人口,大多数网民都是有消费能力的,只是他们不愿意而已。

免费种下的恶果在今天最荒谬的表现就是,有无数月薪不过万的人每个月打赏成百上千给主播,或者在某些二次元游戏里动不动充 648 拼角色,再或者秉持要买买顶配思路买 2W+ 的苹果笔记本,但他们不愿意花任何一分钱在软件服务上面。

另一方面,那些在过去通过免费发家的产品,多数也在变现的道路上充满坎坷,类似微信、网易云、百度网盘、爱奇艺、迅雷这些国民级应用,在面对日益增长的流量费用和人力成本压迫下,温和的流量变现措施全部都失效,就只能选择最激进,最得罪用户的方式来开发需求。

比如迅雷打开铺天盖地的广告,腾讯视频会员还是要看广告,百度、UC 浏览器一定要在首页加一堆的新闻信息流。

而另一部分从立项初期就预见这种问题的产品,在产品的核心商业模式上就不会单纯寄希望于用免费做大规模以后再想怎么变现,也不会天真的认为做好产品用户就愿意付费。于是它们的商业模式,就是完全围绕在撩拨用户 G 点,劫持用户注意力,再兜售商品或者广告。

这也是国内产品圈子这么喜欢讨论人性和 “哲学” 话题的原因,因为本来就预设在国内做产品,就是以 “人性的弱点” 为中心做需求。

最典型的就是手游行业,在今天的网络语境里,买断制游戏是陈旧、落后、迂腐的付费模式。头部游戏公司想要挣钱,那设计玩法就不是好玩,而是怎么设置一个让玩家愿意充值的陷阱。

传统 3A 大作设计游戏虽然也是为了赚钱,但因为买断的模式简单,所以设计的目标就是极致的好玩,毕竟质量会和销量直接挂钩。但是这些手游并不一样,设计到一半的游戏上线后通过玩家数据进一步优化沉迷要素,制造零氪焦虑,让对付费游戏一毛不拔的玩家愿意沉迷在开 648 盲盒的赌博机制里面。

绝大多数国产手游,从宣发、内测、公测、上线、版本更新,都只是应用精益模式试探和提高用户付费意愿的线上赌场!

同时,前面说到的那些转型困难的产品,还引发了另一种负面效果。就是免费带来的流量很容易让这些产品的管理层产生错误的幻觉,认为自己坐拥数千万上亿的用户数可以打造生态和平台,有无数的商业机会可以挖掘。

于是产品本身功能增长就越来越夸张,不管是你想要的还是不想要的,即使是共享单车产品也想打造本地生活平台。

这种尝试除了极个例产品成功了以外,大多数均以失败告终。在众多乱七八糟的尝试中,有一个共同被留下的业务非常耐人寻味,那就是互联网金融服务。

与其说叫金融服务,不如说叫互联网高利贷,你们可以随便打开一些生活类 APP,看看是不是动不动弹出让你借钱的广告……感兴趣也可以去查查国内互联网金融的规模,以及多少公司就靠这个业务养着。

前面讲那么多,就为了表达一个观点,免费在扼杀我们的创造力和可能性。产品的发展模式要不然是高度一致的,要不然就毫无底线。

国内互联网的市场几乎就围绕在 “大厂” 打转,因为在免费上它们拥有了最多的资本和底气,它们就可以把手伸到任何领域,再复制相同的做法打造产品,击败低级玩家。

加上用户本身对付费模式的免疫,我们非常难通过产品质量获得足够的回报,一些大厂没有染指的领域也很少有团队愿意投入和尝试。大家普遍抱怨的某些软件为什么国内没有,做不过鬼佬,这不就是废话嘛?做出来谁愿意付费?活得下去吗?

类似 Notion 这样的笔记工具就很值得借鉴,一个笔记工具在欧美流行后能拥有上百亿的估值,就是基于愿意付费的用户市场而实现的,而这个团队到今天也只有小几百人。

这样的产品在发展成熟地区比比皆是,它不只是彰显发达国家的人民付费意愿,而是为互联网从业者提供了更丰富的职业选择。

你既可以通过加入这样高利润率的小团队拿到不低于大厂的工资,也可以通过自己创业去打造一个中小规模市场的产品,而不用费心于打造 “平台”、“生态”、“闭环”。

而我们在国内 UI 设计的职业发展道路上能怎么选?起点和终点几乎都直指大厂,因为有盈利的公司本就不多,有盈利能力的往往也不是依托产品本身质量(而是运营、借贷、卖货业务),那留给 UI 设计师选择的余地自然就不多。

而大厂的设计师生存指南就是你也得跟着公司思考 “平台”、“生态”、“闭环”。这也是国内外体验设计中前期分析和调研步骤差异的最大来源。

在过去写的书里,我总会声明 UI 设计是帮助人类去驾驭机器和程序的桥梁,是一种改善人类生活的手段。但这种情怀似乎只能留存在纸面上供大家畅想,而回到现实世界中我们就要摇身一变,拿着丰厚的收入帮着资本家一起举起镰刀挥向用户……

所以行业卷有什么问题吗?一点也没有。

UI 设计行业真正的危机,是在长久以来被免费模式异化的国内互联网企业发展模式和用户心智,它们容不下我们创造的激情和真正为这世界带来美好改变的渴望……

最后,站在设计师角度上也提个建议,如果是面对国内的软件和产品,尤其是面向设计师的生产力工具,能付费就少喝点奶茶,尽量支持正版。

给同行饭吃,也是为自己的职业环境添一份力!

欢迎关注作者的微信公众号:「超人的电话亭」

埋葬UI设计师的坟墓不是内卷,而是免费模式

点赞 68
收藏 18

复制本文链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优设网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