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最近在社交圈刷屏的Teamlab 展览如梦如幻,想知道这位日本艺术家是如何创造的,来看今天这篇专访。

阿里巴巴UED – 王镇雷:2001年,毕业于东京大学的猪子寿之并不满足于在工程学院所学的知识,选择了跨学科情报研究的研究生方向,三年后才毕业离开。虽然身处象牙塔,但猪子2001年3月便创立了 Teamlab 团队,至今已有超过400名员工,并且在上海、台北和新加坡设有办事处。

1977年出生的他从小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他甚至认为“变态”是对那些有创意、有天才想法的人的称呼,也毫不在意别人用变态来称呼他。

猪子曾经一下子退掉正在住的房子,还把其他衣服也都丢了,追求那种“一无所有”的状态,以此来逼迫自己想明白什么才是对他最重要的事。喜欢《海贼王》等日本漫画的他会把公司装修得充满卡通感,他并不认为科技应该像别人常常所描绘得那么深沉和科幻,也不愿意用黑色、蓝色来表达技术的高端。在他眼里,数字媒体、电子技术都是充满无限想象空间的,应该想孩子眼中的卡通世界一样绚丽多彩。

猪子认为,彩虹色才是改变世界的颜色。想必这些也正是 Teamlab 那孩子气十足的 Logo 的来源吧。

与大部分设计师所了解的绘画、平面设计不同,数字媒体艺术所涵盖的面更为广阔。Teamlab 团队超过90%的员工都是工程师,但他们根据创意,摇身一变也可以成为画家、数学家已经建筑家。其中,装置艺术更是脱离了屏幕和纸张的范畴,常常通过对整个空间的构建,给予人完全身临其境的感受。

起初,这种跨界艺术并不为设计界所接受。在11年那场“红白”歌会上,Teamlab 为日本偶像团体 ARASHI 创作的一段歌舞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几个舞者和背后的大屏幕完美配合,将彩色方块聚拢又炸裂,整块屏幕都成为了舞者的画板。而这段惊艳的视频不仅在 Twitter 上狂揽近300万次点击,更是引起了另一家以设计为卖点的公司的关注——MUJI。

2015年,MUJI to Sleep 正式上线了(现在叫 MUJI to Relax)。包括我在内的很多朋友可能都不知道这款帮助睡眠、播放大自然之声的 App 出自猪子寿之和 Teamlab 之手。不像很多白噪声或睡眠软件都用电子乐的方式来制作声音,Teamlab 坚持必须采集真实的自然之声。

于是18个人的团队走向日本的大自然深处,花费了整整六个月的时间,采集了大海、鸟叫、篝火、山涧、森林、瀑布这六个场景的声音。为此,MUJI 官网还特意制作了一段关于 MUJI to Sleep 的介绍视频,但是因为太过宁静,大家都表示看着看着就被催眠了……

“自然”,是 Teamlab 非常关注的一个主题,在他们的作品里,“自然”元素随处可见。

很多人最爱的 Teamlab 作品是创作自四国深山瀑布的《Waterfall Deep in the Mountains》。Teamlab 在从日本德岛县办展之后并没有直接将设备运回东京,而是冒着危险来到的德岛县一个峡谷里,找到一处深山瀑布,做了一场“自然投影”。

“水是生命之源。因此瀑布也是一种充满了神秘生命力的象徵。而在水流激烈冲落的瀑布之中,花朵盛开着。花朵,会从诞生、生长、结出花蕾、开花,到不久後的凋谢、枯萎、死亡。也就是说,花朵永远地重复着诞生和死亡。”

猪子如此描述着。

水流的每一个动态都是瞬时的永恒,转瞬即逝不再出现,Teamlab 所展示的不是过去也不是未来,是自然界最美的当下。

而除了“自然”以外,“童趣”则是另一个猪子热衷的主题。

Team Island 是 Teamlab 创作的一个主题系列,主张“Learn and Play! Future Park”。在这个 Park 中,不管是成年人还是孩子,都可以自由自在地描绘出自己想象当中的东西。猪子认为,人类原本就是极富创造性的生物,用考试或其他“仅有唯一解”的问题训练人,是非常不合理的一件事。所以 Teamlab 有责任让人们感受彼此,共同创作。

在乐园中,小朋友可以把自己画的画通过机器扫描。

然后画上的生物就会被“创造”出来,并且在大屏幕上和大家互动玩耍。

总而言之,这是我见到过最酷的设计团队,最酷的设计,和最酷的设计师。更多 Teamlab 的梦幻作品可以在他们的官网找到,有机会必须要去亲身体验一番。

小编有幸在会议室和猪子老师相处了一个多小时,畅聊 Teamlab 的工作方式、最满意的作品和对未来的展望。

Q:Hi 猪子老师好!本科工程学&研究生情报研究方向的你,当初为什么转向艺术成为一个“变态”设计师呢?

A:首先,从小我就对艺术和科技有着极大的兴趣,但是要问为什么?我现在的想法是,因为科学和艺术是打开人眼界的东西:科学帮助人把世界看的更清楚,而艺术则能使人看到以前看不到的东西。以我们人类的眼球为例,平时所能看到的焦点范围和深度都非常有限(就好像你看着我的手指就看不到我的脸了)。可惜大多数时候,我们没办法注意到自己看到的内容很有限。

然而,当人们掌握科技之后,就可以预测各种现实的发展,因此可以看到以前所看不到的、想象不到的东西。另一个方面,艺术让我们看到的范围更广泛。举个例子,如何画出“下雨”这个场景?其实早期的画作,大家都通过地面上的积水和雨伞来表达下雨。而现在,小孩子都知道下雨就是画各种各样的线,而在日本浮世绘中,也是通过画很多的线来表述雨——无论哪种形式,你都没有见到雨,是艺术让你感受到了雨。

大学以前,我其实对科学更感兴趣,但发现大学科学讲的更多的是宇宙、原子这些太大或太小的问题。太遥远的东西,就算看清楚也不太重要,所以不看也无所谓了。

Q: 是什么契机让您成立 Teamlab 团队?听说团队超过90%的员工都是工程师,还有很多通才、全才。在融合中会碰撞出什么不一样的火花?会遇到怎么样的困难呢?

A:大学毕业后读研究生,大家都单纯的想要找个可以糊口的工作……但我不管从性格还是为人处事来看,找工作都好像比较难……于是就干脆创业。96年进入大学时,互联网方兴未艾,一切新技术进入视野,所以对这些新的、可能改变世界的东西非常感兴趣。

由此,我觉得如果自己将来能够创造属于这个数码时代的设计,一定会非常有意思。到了新时代,不应该是个人创作,更多应该是集体创作的时代。我认为这个时代是各个专业集合在一起的样子。

不过,虽说是各个专业合作的时代,但 Teamlab 刚成立的时候都是学工程的几个同学,所以刚开始也确实没有赚什么钱。慢慢更多其他工程专业的同学进入之后,才慢慢形成了这样的一个工作环境和氛围。

挺意外的是,跨专业的合作并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Q:简单描述一下团队的工作日常?

A:早上起得很晚,11点左右,就这样去上班。工作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到了公司之后和大家打个招呼,看看目前的工作进度,提一些建议,然后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Q:人们会用“梦幻”形容Teamlab 团队的数字媒体艺术,能否举例说明设计创意产生的过程?

A:最开始我有想法,觉得人是有边界的,因为边界的存在让人觉得很孤独。那么有没有可能消除这种边界,让人融为一体呢?回想起以前有一种艺术风格叫“点描”——就是近看是一个一个点,但是画完之后远看就是一种整体的画。于是,就想做出一个环境,周围存在各种像素点一般的小点,看起来像是一个整体的画。当我们身临其境的时候,就有一种自己是点的一部分,也是这个大世界的一部分。

有了这种想法之后就进入实操阶段,在深圳找到了一个 LED 屏幕厂家,自己设计了一种软件,并寻找建筑师来设计这样一种空间,最终让人能够与其融为一体。

Q: 您最喜欢的一个作品是什么?

A:要从我的作品里选一个真的太难了,简单举三个例子吧。

第一个作品:《漂浮在飘落的花朵中》(Floating in the Falling Universe of Flowers) ,利用设计错觉产生一种所有花朵在空间的感受,时间久了你就无法分清是自己在动,还是花在动,还是整个世界在动。

《漂浮在飘落的花朵中》(Floating in the Falling Universe of Flowers

在《漂浮在飘落的花朵中》(Floating in the Falling Universe of Flowers)中,观众可以使用手机选择、放出蝴蝶,与此同时,漂浮着的花朵持续随着季节的变化,发芽、茁壮、开花、凋谢、枯萎,顿时间,四季的更迭与变化尽收在观众眼前。

第二个作品《无序中的和谐》,是一个互动型电子装置,包含了一组看似无尽的全息图,观众可以进入装置在内部走动。有人走近人像时,它会对观赏者作出反应。装置中的人像也受其它人像影响,通过这种方式作品和参观者能融为一体。每一位人像都各自演奏着音乐,互相影响,最后所有人演奏的音乐会有着有韵律的节奏,在无序中达到和谐。

《无序中的和谐》(Peace can be Realized Even without Order)

2013年teamLab创作了《无序中的和谐》(Peace Can Be Realized even without Order)。灵感来源于日本远古节日阿波舞节,作品阐述了空间的重构,想要反映互联网时代中,人们在没有规则的交流中彼此获得沟通和平静的可能性,呼吁大家用一种新的方法认识和平的含义。

第三个作品,瀑布的例子。大家都知道人类这种生命体是经过十几亿年变化过来的,这种变化时刻都在进行,但在一瞬间看来又好像静止不动一般,每一个瞬间都是独一无二的艺术呈现。通过在深山瀑布投影画面,在流水的每一个独特的瞬间创造出花朵绽放、生长的过程。

△  Ever Blossoming Life Waterfall

Q:Teamlab 的装置艺术、新媒体艺术作品很多都很有科技感,但也非常超前。请问有没有想过把新设计与商业结合在一起呢?

A:根本就没有想过怎么跟商业做结合。从2001到现在十多年的时间里,都是在尝试把技术、设备卖给其他公司来“勉强为生”的。过去传统的艺术形式给人感觉有界限,艺术和人没有关系,但我其实更希望让观众也能参与到艺术当中。

Teamlab 是一个有500人的大公司。其中七八成的人员都是在做一些和企业合作的事情,以此来赚钱。前不久东京的展览会,Teamlab 将作品在当地展出,DMM 公司会来协助参与,然后制作节目,这也是一种商业化合作的方式。

总的来说,商业应当是一种顺其自然的状态吧。

怎么样?是不是已经迫不及待了呢?让我们一起相聚在 Teamlab 绚烂的梦幻海洋中吧!

欢迎关注阿里巴巴UED 的微信公众号:

alibabaued-qr

「优设国外专访系列」

  1. 《优设专访国外篇!专访追波人气设计总监 GLEB KUZNETSOV》
  2. 《优设专访国外篇!对话2016年「全球最佳设计团队」UENO.》
  3. 《优设专访国外篇!对话「用色惊艳」的人气设计师LUDMILA》
  4. 《优设专访国外篇!对话波兰独立设计师RUSLAN》
  5. 《优设专访!为ADOBE 做过品牌设计的顶尖团队RAMOTION》

「优设名师专访系列」

1、曾任腾讯大粤网设计主管的跨域达人:《优设访谈!腾讯设计师米田的设计之道与成长之路》

2、没有听过冯叔的设计师不是好设计师:《优设访谈!著名设计师冯铁的设计思考与经验之谈》

3、前端重构视觉交互无一不精的设计师:《优设访谈!腾讯高级交互设计师C7210的十年设计路》

4、非议不断前行不止,用心的设计团队《优设访谈!国内知名设计团队专访之滴滴DISIGN》

5、前网易现阿里写的书是交互领域必读:《优设访谈!阿里交互设计专家刘津的设计管理之路》

6、职业路径最为清晰的科班交互设计师:《优设访谈!LBE安全大师产品总监晓生的职场进阶之路》

7、能靠脸吃饭偏偏不的设计界「鹿晗」:《优设访谈!阿里资深设计师的自学设计之路》

8、300多人的百度设计团队该如何运转:《优设访谈!国内知名设计团队专访之百度大UE》

9、百度上海团队负责人的非科班设计师:《优设访谈!百度设计大咖JJ YING的自学成才之路》

10、他带的学生已经是国内的设计大咖了:《优设访谈!灰昼:从非科班生到首席美术总监的15年设计路》

11、设计的产品有几亿人在用的非科班生:《优设访谈!腾讯电脑管家视觉负责人张晓翔的UI自学之路》

12、英雄联盟穿越火线天天爱消除都有他:《优设访谈!腾讯游戏Tgideas团队设计总监李若凡的十年设计路》

13、高考一百多分现任UC艺术指导的大神:《优设访谈!小火:从非科班生到UC艺术指导的励志设计路》

14、可能是颜值最高的全能设计师网红咯:《优设访谈!锤子科技设计总监罗子雄的全能自学之路》

15、一人能扛得起整个设计流程的多面手:《优设访谈!薄荷科技设计总监张智超的12年全能设计路》

【优设网 原创文章 投稿邮箱:yuan@uisdc.com】

================明星栏目推荐================

优优教程网 UiiiUiii.com 是优设旗下优质中文教程网站,分享了大量PS、AE、AI、C4D等中文教程,为零基础设计爱好者也准备了贴心的知识树专栏。开启免费自学新篇章,按照我们的专栏一步步学习,一定可以迅速上手并制作出酷炫的视觉效果。

设计导航:国内人气最高的设计网址导航,设计师必备:http://hao.uisdc.com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快来秀出你的观点

还可以输入 800 个字
 
 
载入中....
相关推荐
评论 收藏